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6章 法制社会

那说话的年长警察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叫王宏禄,那个小年轻则是小李,而那个三十左右岁、留个过气中分头的正是铁掌帮的弃徒齐飞。这时他也正打量着王小军,两人目光相对,齐飞道:“小军,你好啊。”
齐飞翻开一个小本道:“崆峒派最著名的武功是一门掌法,叫伏龙铜掌,以刚猛凌厉著称。”
王小军瞪大眼睛道:“呼隆嗵掌?动静这么大?”
陈觅觅道:“是因为你们参与,所以上午那俩警察也把我们送回来的吧?”
齐飞摆手道:“师父已经将我逐出师门,再说我入门也比你晚,师哥就不要叫了,你可以叫我大齐。”
小李纠正他道:“是伏龙铜掌。”
王小军道:“这么说王警官也是武林高手?”
王小军嘿然道:“情况不同,不过我那时候也没想过要骗你们——”他指着齐飞道,“你们三个这是……在一起啦?你俩当初去铁掌帮不是为了找他去的吗?”
齐飞道:“不是哪都有民武部的,一般是武林门派错综复杂的地方才设立,从这个角度上说,我还得再次感谢铁掌帮。”
齐飞叹气道:“你能不提这事儿了吗?谁还没有年轻气盛的时候,咱们还是说回案子吧。”
齐飞起身道:“根据记录上写的,黑虎门的掌门本来是祁青树,现在接待我们的却是胡兄,看来我该恭喜一下了。”
王小军道:“www•hetushu.com可是这种事打110也不好使啊,来俩片警能干什么?还不得把命赔上,警察也有妻儿老小,我们不落忍啊。”
王宏禄道:“没错。”
王宏禄道:“凡是涉及到武林门派的案件,都由我们民武部管,崆峒派从西安刺杀雷登尔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调查他们了,现在看来可以并案了。”
王小军道:“你们走啊?大老远的还麻烦你们跑一趟,让本地民武部出面不行吗?”
王小军也没有表示奇怪,点头道:“好。”
庆功宴还在继续,这时从门口进来三个人,其中那个年纪比较大的掏出证件亮了亮道:“我们是警察,这里谁做主?”
王宏禄道:“比如事发之前积极通报我们,或者事发当时愿意配合我们警方。”
齐飞道:“这跟我们掌握的情况一样,不过还是我们知道得多一点——我可以告诉你,袭击你们这帮人是崆峒派的。”
王小军纳闷道:“我骗你们什么了?”
“和警察合作吗?”王小军和胡泰来陈觅觅交换着眼神,显得有些迟疑。
胡泰来道:“怎么合作?”
胡泰来道:“多谢。”
齐飞道:“这点我们会去调查。”
王宏禄道:“我们有理由怀疑他们是因为参与了拳击赛外围赌博,所以他们的目的是打伤雷登尔,好确保他们下注的一方能稳赢比赛。”
王小军道和*图*书:“你砸人车那事儿翻篇啦?”
王宏禄不悦道:“这怎么叫打小报告呢,这种暴力事件就该交给我们警察处理,你们就算为民除害,把人打伤了不也是麻烦吗?再说法律里只有正当防卫,可没有为民除害这一条。”
王小军嘿然道:“武林里的事我们自己解决就行了,凡事都给老师打小报告的学生不讨人厌吗?”
“呃——”王小军嘿嘿一笑道,“一定一定。”
陈觅觅道:“崆峒派作为武协六大派之一,怎么会纵容门人作奸犯科呢?”
陈觅觅惊讶道:“崆峒派,那不是六大派之一吗?”
齐飞一笑道:“小军,你最近风头很响啊,在峨眉山上打败了余巴川,又两次粉碎了崆峒派二号人物的计划——”他半开玩笑半认真道,“从此以后你也是我们民武部关注的重点人物了。”
王宏禄又好气又好笑道:“是你问我们还是我们问你,一会再叙旧,先谈案子,我们可是带着任务来的。”
王宏禄苦笑道:“差不多吧,案子的展开还是要和同行配合的,不过毕竟术业有专攻,大家彼此知根打底的话,打起交道来更方便一些。”
齐飞给王小军拨了一个电话道:“这是我的号码,以后有事给我打。”
王小军笑道:“师哥,你也好。”
王小军纳闷道:“你们当警察的怎么也研究上武林门派了?”他随即恍然道,“和_图_书你们是民武部的?”
小李道:“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齐飞道:“如果是以前,遇到这种事你一定会选择报警,可是你自从进了武林,你就开始自行其是,你们这种江湖事江湖了的思维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再往前一步可能就是违法乱纪,我就是前车之鉴。现在是法制社会了,你们这些‘侠客’也该顺应时代,不能再快意恩仇,上面设立民武部,就是为了防止武林高手做出妨害社会治安的事,你好好想想吧。”
胡泰来忙起身道:“三位警官有什么事?”
胡泰来道:“怪不得他们遮遮掩掩不想被人看出路数,原来是名门大派,我们黑虎门和崆峒派素无往来,所以他们连我师父也骗过了。”说到后来,胡泰来颇有痛心疾首之意。
王小军看着这三个人,嘴角渐渐露出一丝微笑,因为他发现这三个人他居然都认识。
王小军道:“你们三个一个部,就为了盯我们铁掌帮呗?”
王小军道:“我明白了,你们也就是高级反扒大队,只不过针对的对象都是武林高手。”
王宏禄道:“怎么,有什么顾虑吗?”
齐飞尴尬道:“王哥别讽刺我了,咱们是搭档关系,我要借助的是你和小李的刑侦经验,我能被特招进民武部,无非是因为在铁掌帮待过几天。从这点上说,我该好好感谢铁掌帮。”
王宏禄道:“你当初跟我们说压和*图*书根就没有什么江湖,还让我们别信高手在民间那一套。”
王小军道:“你们民武部到底是管啥的?”
王小军这才道:“铜的啊,我说打不过我呢,硬度不行!”
有弟子急忙去找祁青树,祁青树淡淡道:“有什么事让他们跟新掌门去说。”
胡泰来都:“这个人我们在西安之前从没见过,也没有什么恩怨,现在看来反而是我们坏了他两次好事,我不明白的是他们为什么要刺杀雷登尔。”
王小军点点头,接着又道:“王警官,小李,你们不认识我了吗?”
齐飞语重心长道:“小军,你发现没发现你的思想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
王宏禄无奈道:“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你骗得我们好苦啊。”
王宏禄摇头道:“那你高看我了,我们现在的老大是齐警官。”说着一指齐飞。
齐飞认认真真道:“没错,而且有人一直认为孙立干的这些事本来该由铁掌帮干出来,万幸你们没有。”
王小军道:“合着临时工这套说辞在哪都适用啊?”
王小军愕然道:“你们别只盯着好人呀。”
那年长的警察道:“我们是为了调查上午博览会的事而来——”
王小军一笑道:“我就不信孙立挨了打好意思报警。”
齐飞道:“但我们觉得像孙立这种江湖名人不应该为了钱这么简单,所以想问问你们知不知道什么线索?”
王宏禄道:“我们hetushu.com这次来一是为了了解情况,二来也是为了征询一下各位的意见,如果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你们愿意跟我们警方合作吗?”
王小军委屈道:“我们铁掌帮的人都低调内敛有底线,你们看错人了。”
“你们问你们问。”
齐飞点头道:“我希望以后两个人打倒100多的事情也不要再发生,那事儿我已经替你遮掩过去了,下次不行!”
这时陈觅觅忽道:“金玉佛和金信石要来博览会的消息事先连黑虎门都不知道,孙立他们在将近一个月前就开始着手谋划了,是谁给他通风报信的?”
齐飞问胡泰来道:“你们对上午袭击了会场的那帮人了解多少?”
齐飞道:“这次落网的九个人都是崆峒派的,那名逃走的老者名叫孙立,是崆峒派掌门沙胜的师弟,沙胜对此的解释是孙立带着部分崆峒派弟子叛逃出帮,为了经济利益四处作恶,说句拽文的话,就是被金钱蒙蔽了双眼。”
王宏禄点头:“你又说对了。”
王小军愕然道:“怎么危险了?”
胡泰来道:“可以说完全不认识——在西安的时候,他们曾在停车场袭击过美国拳王雷登尔,当时是被小军击退的。”胡泰来当然还记得齐飞,当初唐缺暗算了他,是齐飞出面阻止了唐缺,所以他很承齐飞的情。
小李道:“我们不希望同行给你们造成困扰,所以特地让他们不要打扰你们,等着我们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