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5章 一张专门对付唐门的网

面对打定主意的王小军和胡泰来,周佳无论如何劝阻都无济于事,她也看出这些孩子是下定了决心,又见他们又乏又累,也只好先让他们住一晚,至于明天怎么办,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你跟我来。”陈觅觅把他领到自己的房间,说道,“我去洗个澡,你帮我看着。”
陈觅觅脸一红道:“不给,怕你把持不住。”
王小军这时才问唐思思:“墙上那俩人你认识吗?”那两个人脸面上都没有特意遮挡,看年纪不过都在三十左右岁。
随着唐门弟子们集体改换暗器,墙上两人终于有点吃不消了,其中一人忽然把手指塞进嘴里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接着唐家堡的大门被人一掌拍飞!
王小军感慨道:“看得我都想吃牛排了——走,咱们去外边看得真切些。”
有人把四周的探照灯打开,唐家堡的院子里顿时亮如白昼,随之,王小军也瞪大了眼睛,因为就在此时此刻,他发现了全世界最有意思的一幕:唐家堡一东一西两边的墙上各站着一个人,他们拉起了一张硕大和_图_书无比的网,网上缀满了强力磁铁,这两人在墙头飞跑,这张网就在院子里拖来拖去,负责警戒的弟子们已经和他们对上了面,这画面有意思就有意思在:唐家弟子的暗器多为钢铁所铸,在这张磁铁网前,他们的暗器一脱手就歪歪斜斜地被吸到网上,有些离网太近的弟子,暗器明明还在手里拿着,但被那网磁性所吸,都不由自主地飞了上去,还有的弟子的暗器从镖囊里“脱颖而出”,也都啪啪啪地上了网。
陈觅觅带了一身换洗衣服走进浴室,片刻就听到了水声。透过磨砂玻璃,陈觅觅妙曼的影子映射出来,王小军不禁心驰神往起来,他尴尬地想看看电视,结果发现房间里压根就没有电视……
陈觅觅道:“你也去洗洗吧。”
也不知睡了多久,王小军在睡梦中冷丁就听外面有人大声喊道:“夜袭!有人夜袭唐家堡!”
唐缺跳到院子中间大声道:“不要慌,把灯打开!”作为唯一在场的唐家主事人,他此刻也只能勉强自己冷静应对。
陈觅觅和图书见他不怀好意的样子,瞪了他一眼道:“想什么呢,洗完赶紧回去睡觉。”
王小军苦笑一声,这好死心回房睡觉。不过这两天的车开下来也确实累了,王小军倒在床上,头刚沾到枕头就陷入了昏睡。
门外,站着一个瘦小的人影,这人把自己裹在一件宽大的风衣里,戴着帽子,用白布遮着脸,只露出一双发亮的眼睛。
王小军随之明白,身在这是非之地,陈觅觅是保持了应有的警惕,小姑娘爱干净,所以让他帮忙看着。
三个人跑到一楼大厅一看,见唐思思和周佳正站在窗户前向外探望。
陈觅觅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王小军正觉有戏,却瞬间又被她推出了房间,这姑娘手上带着太极劲,王小军愣是连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就被推了出来。
唐思思和母亲同房,跟他们不在一层,三人又不好跟上去看她们到底住哪,这时全都抓了瞎,陈觅觅急忙掏出手机给唐思思打电话,胡泰来就扯开嗓子喊:“思思!思思!”
王小军乐不可支道:“有趣,能想出这个办http://www.hetushu.com法的人也算是天才了。”
这两扇大铁门今天也算倒足了霉,下午被王小军先拍倒一次,一时间无法彻底修好,被弟子们暂时固定在那,这时再遭重创,被拍飞的铁门带着一股狂风倒卷进来,弟子们纷纷躲避。
陈觅觅也笑道:“看来这张网是为唐门量身定做的。”
王小军摊手道:“为什么要把持啊,咱俩又不是外人,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豺狼虎豹的……”
王小军懒懒问唐思思道:“你们唐门就没有会打飞蝗石的吗?”
不多时陈觅觅走出来,她歪头擦拭着长发,薄薄的睡衣下,玲珑的身段若隐若现,尤其是那两条大长腿,晃得王小军都不知道该看哪好了,他咳嗽一声道:“那个……我……”
他这一句话算是提醒了唐门弟子,其实这些人里也有打非铁质暗器的,只不过数量极少,那两人轻功又极高,所以难成气候,这会他们全都抛下擅长的暗器,满院子里捡石子往上扔去,虽然准头差些,倒也起到了虚张声势的作用。
“我很好。”王小军开门出去和_图_书,胡泰来也从自己的房间里跑了出来,三个人相顾一笑,胡泰来忽道:“不好,思思在哪?”
墙上的两人轻功绝高,他们拽着这张网来回奔行,俨然把唐门弟子的暗器当成了鱼,要先来个斩尽杀绝,偏生有人不信邪,还在不断地往上扔飞刀飞叉之类的暗器。
唐家堡这会彻底陷入了混乱,弟子们衣冠不整、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大部分人都还没闹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是有人夜袭,王小军也没看见任何敌人。
王小军泄气道:“我还是回去洗吧,我又不怕人看——”他腆着脸道,“临走给个睡前吻吧。”
陈觅觅已经拍门道:“小军,你还好吗?”
他们这一出来,立刻引得唐门弟子们怒目而视,唐家堡今夜就住着他们几个不速之客,现在闹了这样的乱子,众人不约而同地都以为是王小军搞的鬼。
王小军高高举起双手道:“看毛看,这些人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就瞅个热闹,两不相帮。”
王小军听到这句话立刻露出了那种痴汉的笑容,哈喇子耷拉了老长,他嘿嘿傻笑道:和_图_书“那我去洗洗?”
王小军瞬间清醒,一骨碌坐起身来喃喃道:“妈的,怎么我去哪哪就不太平?”
王小军悚然道:“此人掌力不在我之下!不,或许还在我之上!”
这是唐缺也已到了气急败坏的地步,他屡屡掏出蜂毒针射向墙头的两人,但那蜂毒针又细又小,往往离目标还有十万八千里的时候就被吸得渺然无踪,唐家弟子大都不会轻功,那面五六米的高墙平时起的是防御敌人的作用,今天却成了掩护对手的绝好屏障,唐门弟子们只能搬来梯子准备爬上墙头迎敌。
这时就听唐思思的声音喊道:“我在楼下。”
唐思思摇摇头,又向周佳看去,周佳凝神看着场上的局面,皱眉道:“不管对方什么来头,他们必定所图者大,有这样本事的人,绝不会随随便便跑去别人家搞一出恶作剧就算,何况这里还是唐门!”
王小军打开门道:“什么事?”
唐思思和母亲一个屋正好叙旧,王小军拖着疲惫的身体到了自己的房间,别说,条件还不错。他刚把两条腿放在床上,就听陈觅觅在外面敲门道:“小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