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6章 风衣人

风衣人不急不躁道:“兵不厌诈。”
周佳眉头微皱,似乎感觉哪里不对,蓦然间她喝道:“坏事!中计了!”她侧头见只有胡泰来在身边,于是在他背上一拍道,“泰来,我拜托你一件事,你去跟上唐缺,无论他要干什么,你一定要阻止他!”
那人一出现,唐门弟子们不约而同地又把目光集中到了王小军身上,一天之内见到两个掌力非凡的人,众人还是不自禁地把两人联系在了一起。
王小军眼瞅三人马上就要攻过来了,忍不住道:“那位老兄,你想干什么我不知道,不过咱们有言在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们跟唐门没有任何关系,一会你可别误伤了好人。”
“你下去歇着!”陈觅觅喝了一声,上前截住风衣人大打出手,那风衣人一双手掌白皙细腻,身材瘦小,俨然像一只紧凑的螳螂,出招快如闪电、凶狠、见机极巧,而最让人难受的就是他那股阴柔之劲,每每在人疏忽大意时猛然趁虚而入,陈觅觅的太极功夫讲究气定神闲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这会她又急又怒,又想着为王小军报仇,出手不免意气用事,好几次差点被风衣人钻了空子,风衣人边打边悠然道:“武当小圣女好大的名头,可是太嫩了些。”
“这……”王小军犹豫了片刻,他看看唐思思道,“思思,你怎么想?”
这时场上局面仍然焦灼万分,唐缺手里捏着和图书一把蜂毒针,见平时对他敬若神明的弟子们都脸色不善地盯着他,无奈也只好呆呆地垂下手来。大太保的身影远远地出现在院子一头,他双手捂着脖子,嘶声道:“大少爷不好了,暗器谱被偷走了!”
唐缺喝道:“这里哪有什么自己人?”
看到后来王小军也觉得脖颈子发紧,那风衣人一语不发又干脆利落,占尽上风后更不来和唐缺搭茬,竟似要凭三人之力扫平唐门,但从他下手的力度看,似乎又不是有深仇大恨的样子,这三人的目的简单又直接——就是要把唐门所有的人都放倒而后快……
唐缺满眼血红,大喊大叫地指挥唐门弟子进行拦截,但是眼看已经难成气候,那身穿风衣之人如影随形地跟在那张网附近,全然不必担心暗器来袭,网所过处他也随之展开围剿,唐门弟子就像落入了圈套的棋子一样,被一片片吃净。
唐缺怒道:“唐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了算了?”
这时胡泰来也已在救助王小军的半路上了,陈觅觅在他身前一闪道:“让我来!”她面带怒色,婉转跃至王小军身前挡住风衣人,厉声道:“你好不要脸,竟然偷袭!”
唐缺怒目道:“我看这些人就是你招来的!”
王小军见状再次加入战团,三个人都是一等一的身手,只是王小军受伤之后不能再和陈觅觅刚柔相济,由此三个人和*图*书也打得难解难分。
王小军往前一闯,摆开双掌离风衣人还有十来步远时嘿嘿一笑道:“老兄,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也有点看不惯你的做法了,不过咱们讲好,只分胜负不……”那风衣人更不答话,突袭而上,双掌发出破空之音,嗤嗤两声已经按在王小军胸口,王小军被打得连退了十几步,只觉一股阴沉之力顺着心肺入体,他和那人还没交手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周佳面有难色道:“可是……我和思思毕竟还是唐家人,你们要有能里就帮唐门一把,就当是帮阿姨了。”
胡泰来一听二话不说就要往上冲,王小军一把按住他小声道:“你照顾好这母女俩,我总觉得这事儿邪乎得很,不知道对方还有什么后手。”说完不等胡泰来同意已经扑向风衣人,陈觅觅与此同时一起跃出,大声道:“我去对付墙上的。”她脚尖在墙壁上一点,身子轻飘飘地稳在了墙头之上,似乎还很有余裕的样子,墙头那人吃了一惊,想不到唐家堡里还有这等高手。唐门弟子中有人几乎忍不住要喝起彩来,他们白天被王小军吓破了胆,这时又见识了陈觅觅的轻功,如此强劲的两人化敌为友加入了自己的阵营,他们的士气也空前高涨起来。
胡泰来不明所以,但听她这么说,急匆匆应了一声跟了过去。
王小军摊手道:“又看老子干毛,我不认识他!”
陈觅觅和_图_书看得真切,失声道:“小军!”
王小军苦笑道:“我就是。”
那张大网被破之后,先前墙头上的两人就此消失,唐门弟子一簇一簇地慢慢聚集起来,眼看强敌就公然在院子里和王陈二人恶斗,竟然个个束手无策。
他话音未落,那人已经先声夺人地开打了,他速度极快,东一蹿西一蹿,所过之处凡有唐门弟子都被他一掌拍倒,片刻之间他在院子里转了个半圈,竟有一少半的唐门弟子就此失去抵抗力,虽说他们不善近战,可对上这人竟无一合之将也是骇人听闻。
周佳又道:“大太保呢,快打电话让老祖宗赶回统筹大局。”可是一时之间也无法找到大太保,有人应了一声去办了。
“好,那就让我领教一下你的铁掌!”风衣人再次猱身而上,双掌挂定风声猛击,王小军只觉从小腹到胸口又辣又热,似乎一口血就要喷涌而出,他这次受伤有八成原因是他对风衣人并无敌意,想着让对方知难而退也就是了,可是没料到对方下手毫不留情,实质上等同受了偷袭,他并无轻敌之意,却吃了轻敌之亏,这还只能说明对方机诈阴险,但是风衣人在知道他就是王小军之后,似乎才真的动了怒意,他双掌每每带着破空之声,就如两把尖锐的凿子直钻,王小军起初以为他掌法也以刚猛为主,这时才知道自己错了,此人内力深厚,但掌法极阴极http://www•hetushu.com柔,间或又有堂皇威猛的招式,就算王小军没受伤时也是劲敌,这时他手脚微麻、内力运行不畅,战斗力陡然降了一半,遇上这一轮猛攻无法以硬相抗,还回去的几掌都是铁掌三十式中以守为攻的招式,也正因为他看似随意,也显得这几掌极为精妙,那风衣人微微点头道:“你这几招果然还不错。”只是这嘉许的话里并无半点暖意,就像师父在鼓励徒弟一样,可以看出此人平时也是极其自傲的性子。
墙头上的两人压力骤减,又开始兜着那张大网满院晃荡起来,悠闲的样子就像大戏开场以后的龙套旗官一样,那场景看起来既紧张又诙谐,可谓别开生面。
唐门弟子们自然也有自己的小算盘,王小军和陈觅觅虽然也不算什么坚定的盟友,不过这两人毕竟无害,而且还在为了保护自己等人拼命,而场上的对头只有一个,暗器扔出去打到友军的比例是三分之二,谁都能看出王陈组合一破谁也无法挡住风衣人,大伙谁也不是傻瓜,想来想去还是周佳的话靠谱,二太保一声不响地带着人去守门去了。
王小军道:“阿姨,您是不是想让我们帮忙?可我跟风衣哥已经说好了,我们两不相帮。”
王小军按着胸口喘息道:“不怪他,怨我废话太多,废话太多永远是打架的大忌……咳咳。”
唐缺脸色剧变,几个起落就赶到了大太保身边,他来不及多说,顺和-图-书着屋后的巷道跑了下去。大太保就踉踉跄跄地跟在他后边。
这时周佳踟蹰道:“孩子们,我有个不情之请……”
那风衣人眼神一闪道:“你就是王小军?”
陈觅觅见王小军眼看就要支撑不住,她加紧攻势,她的对手在墙头闪转腾挪尽显伶俐,只是拳脚功夫差得太远,数招之下就只有沿墙头逃窜的下场,陈觅觅身子直掠而起,似乎要弃他不顾去相助王小军,那人眼见陈觅觅背后露出了空门,紧赶一步挥拳打去,陈觅觅就像长了后眼一样侧手用武当绵掌把他粘下墙头,顺势在他肩膀上按了一掌,然后再不看他,发足急奔向王小军,如此一来那张横亘在唐家堡的大网一面委地,终于发挥不出什么功效了。
王小军嘿然道:“你爱怎么说怎么说,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以你们唐门目前的实力,想要摆平你们我们三个也够了,还用得叫人来?”
唐缺想想这话也没错,不禁哑然。
这时周佳忽道:“大家别乱动,要是伤了朋友那就是作茧自缚,唐家堡的安危在此一举——二太保,你带人去守住门口,不要再让人闯进来了。”
唐思思见唐门弟子不断倒下脸上也有恻然之色,这时咬了咬牙道:“别看了,帮忙!”
唐缺大声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他抬手就要放针,手下有人道:“伤了自己人怎么办?”
唐思思针锋相对道:“让你说了算我们这些人都得死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