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8章 冷静的余巴川

众人皆感不耐烦,这还是第一天刚露面就横行霸道的余巴川吗?
余巴川忽然冲台下拱手道:“各位英雄大家明鉴,这一场是我和王小军的比试,王东来如果暗中插手那我可不服!”
余巴川道:“你离那张桌子也远点!”
到了餐厅,这里已有三三两两的人在活动,武林人几乎没有睡懒觉的习惯,这是一个少有的出来度假开会还能大清早就集体集合的团体……
余巴川把所有觉得不放心的地方都检查过,见唐门的人也离他尚远,王小军又道:“你到底好了没有?要不咱俩去银行租个保险柜在里面打?”
王小军皱眉道:“为什么咱俩打架你永远是话多的那个?”
王小军把两个包子一起塞进嘴里,又往肚子里倒了一杯牛奶,见众人都在看他,小声嘀咕道:“算了,吃个七八成饱得了,要不他们还以为我吃最后一顿呢。”
王小军倒不是全在说笑,昨天下午就没好好吃东西,这一晚上折腾下来早就饿了,他说要吃早点,众人也只好跟着。
这时王东来沉声道:“一会小军打败余巴川以后你们要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绵月还是由我来对hetushu.com付。”
王小军一挥手道:“咱也走”所有人轰然相随,一路上碰到不少去餐厅吃早点的人,听说要开打,早点也顾不上吃了,这一行越聚人越多,等到了会场,这里也早已人满为患,三四百号人,这一大早居然一个不差地都到齐了!
王小军装模作样地掰了掰指头道:“打你刚够,可能还富裕个青城四秀加余老二。”
王石璞讷讷道:“师父……”
众人一听这是余巴川动了歪心思,他意图对王小军不利,又怕王东来当场报复,所以要将王东来一军,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王东来会严词拒绝的时候,不料老头只是淡淡道:“上台就是签了生死状,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今天都不找你麻烦。”
余巴川点点头,虽然只是“今天”不找他麻烦,那也足够了。
众人再感诧异,这爷孙俩口口声声要打败余巴川,似乎对此已胸有成竹,然而在这件事上大家的信心也并不足……
余巴川跃上主席台,冷眼盯着王小军道:“小……”谁都知道他的本意是想说“小兔崽子”,但他扫了一眼台下的王东来,就此打住,讥诮道,“m.hetushu.com这一晚上你学了多少武功?”
王东来沉声道:“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问。”
王小军又道:“能打了吗?”
陈觅觅道:“那你准备怎么对付余巴川?”
在场的都是行业精英,“隔山打牛气”大部分也只是听说过而已,这种功夫要让内力远程传输达到伤人的目的,简直就是玄而又玄。武林中人都讲究怎样把有限的内力淋漓尽致地都运用在招式中造成更大的威力,像远程输出这种夸张的做法无异于拿钞票捆儿去把人砸晕,就算一般土豪也承担不起,一个传说中的功夫而已居然把余巴川吓成这样,却是谁也不知道他在这上面吃过大亏。
余巴川又道:“且慢!”
王小军道:“你什么你,我问你去哪?”
余巴川直面王东来道:“说是比试,其实是生死较量,万一有什么损伤,王帮主不会做出逾矩的事情来吧?”
王东来微微一笑,走开了几步。
余巴川冷冷道:“你们铁掌帮可真会作秀,过去二十几年不学,一晚上就能成事了?”
王小军手里举着个红薯,被噎得一愣一愣的,像个清早去赶集的傻小子。绵月hetushu.com、余巴川、沙丽已经站到了主席台下的一侧,王小军紧走两步噌的跳上台,把红薯咽下去,伸手指点道:“余巴川,来打架!”
余巴川一掠而走,心里正在琢磨该怎么速战速决,就听耳边有人轻声道:“你去哪?”余巴川循声看去,只见王小军不即不离地贴着他跟他一起往前飞跑,余巴川不禁大吃一惊道:“你……”
余巴川从没有小瞧过铁掌帮,甚至是隐隐有低姿态心理的,这跟他的经历也有关——自他四十岁以后,挨的打都是铁掌帮里的人干的,可以这么说,就算一个傻子练过十年铁掌他也会认真郑重起来,这在他和王石璞的一战就能看出来,虽然王石璞不是傻子,但以余巴川的功力和身份,他其实可以不用那么如临大敌的。现在王小军这一掌的精妙显现出来,余巴川没有太多的意外,反而有点放下心来,他一直在忧虑王东来会不会在背后搞什么鬼,如今见真的只是教了王小军武功而已,终于踏实了。原因很简单,王小军无论再怎么练,终究还远不是他的对手。余巴川也是武林里少有的奇才,除了性格跋扈之外,在专业上确实做到hetushu.com了戒骄戒躁精益求精,相对的,心态上也十分稳定,不会因为一招得失就一惊一乍。这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
王小军真想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她,对这帮人,他没有任何信任顾虑,但是说不说也没什么差别,他们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主心骨,告诉大家还是一样要受煎熬,只是多了不稳定的因素而已,所以他决定暂时保密。他摸着肚子道:“我……准备先去吃个早点。”
这时外面有人传来消息:余巴川等人已经到了会场。
余巴川越发觉得有诈,他仔仔细细地把主席台附近的人都审视了一番,又特意观察了一下脸色晦暗的王石璞,这才稍稍放心。王小军心里好笑,原来余巴川在担心王东来用这种特殊的法子偷袭他,显然他是操错了心。
“看掌!”王小军已经扑了上去!
王小军道:“绵月并不知道我爷爷散功的事,我们现在只能玩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王小军只是无言地看着余巴川,余巴川道:“可以开——”
王石璞道:“是。”原来他从王东来指导王小军功夫中已经感觉到了一些不对,他浸淫在铁掌上也有二十年的苦功,自然明白其中hetushu.com的微妙。
陈觅觅无奈,又偷偷给他抓了块红薯。
王东来道:“你无非是怕我的隔山打牛气,既然如此我也请大家做个见证,我绝不会接近主席台,手掌也不接触地面。”
陈觅觅走过来拉住了王小军的手,反而是她的手冰凉。陈觅觅小声道:“小军,一会你打算怎么办!”
这时东方已露出鱼肚白,众人也就懒得再回住处,各自找个地方小憩。可是也各怀心事。唐傲已经输了一场,王东来武功全失,王小军对余巴川又毫无胜算,这场赌约已无任何希望。
王小军干脆懒得说话了。
余巴川见这掌是奔自己胸口拍来,双手一圈往王小军手臂上罩去,这一招既是防御也是反击,势必要逼得对方撤招自保,再长驱直入拿下空城。王小军没有后退,只是手掌往前一吐,余巴川暗暗吃惊,他如果还按套路出牌,最多只能伤到王小军的手臂,自己却门户大开不死即伤,他果断收手,斜插里掠了过去。这刚一碰面,自己居然就落了下风!
人们见王家祖孙出现,纷纷侧目让路,有些能搭得上话的便来和老主席叙旧。王东来淡淡道:“今天的主角是我孙子,一会大家多多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