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3章 保守派

王小军诧异道:“想不到你还是个保守派,别看你和华涛言不对路,但这件事上你俩其实是可以好好聊聊的。”
车子停在路边,车上的四双眼睛盯着沙胜,沙胜的一双眼睛则盯着王小军。王小军用低到只能车里人听到的声音喃喃道:“小心,老家伙心情不爽,别拿咱们当出气包。”
沙胜意识到失言,就此不再说话了。
王小军道:“你有什么私心?”
唐思思道:“那你怎么当时不说呢?”
唐思思道:“沙丽为什么不告诉你这一切的幕后主使是绵月?”
王小军道:“你为什么不同意?”
王小军道:“别讹人啊,弹劾你的是你孙女。”
沙胜微微一笑道:“多谢小圣女高抬,想不到我还多了一个小知己。”
陈觅觅继续道:“小军的爷爷眼看势必要被撤职,妙云禅师和我师兄都是方外之人,你和他们同僚这么多年对他们的性格是很了解的,剩下的,江轻霞根本不足为虑,华涛论资历也比不上你,你只要留在武协,主席的位子八成就是你的,所以你才不会理会什么民协,这就是你所谓的私心吧?”
众人一起道:“什么意思?”
沙胜道:“为什么?”
不等别人说话,陈www•hetushu.com觅觅道:“我不相信。”
沙胜道:“我跟余巴川能走到一起,是因为我们都对你爷爷有意见,他要另立门户,我对他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沙胜吃惊道:“你……”
沙胜顿了顿道:“一个月前,她就和我说过‘民协’的事儿,她的原话是她和‘几个朋友’想组一个全新的武林协会,我问她具体是谁,她又不肯告诉我,只问我在合适的时候愿不愿意助她一臂之力。”
王小军道:“你主要还是怕这个吧?”
双方对视了片刻,沙胜消沉道:“你们走吧。”
王小军又道:“你跟余巴川不是好基友吗?他也不给你提个醒?”
王小军道:“这么说这两天的事你都知道了?”他又道,“你别想太多,我就是好奇,现在我们跟你孙女势不两立了,从这个角度上说,咱们才是同一战线的。”
沙胜摔上门道:“去机场。”
王小军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被绵月算计了,或者这么说吧,要没后来的事,你能猜出幕后的人是绵月吗?”
陈觅觅不好意思道:“我也是在沙丽出现以后才慢慢想明白,自家人的弹劾比外人的指责当然不可同日和*图*书而语,沙丽抓住这一点给了沙前辈致命一击,反而证明了沙前辈的清白。”
王小军笑嘻嘻道:“那我们走了啊,这地方一两个小时也未必有车,看你的样子不是赶火车就是赶飞机,不如你现在就打电话让他们等等你,崆峒派掌门嘛,这点特权还是有的。”
沙胜慨然道:“我们学的是好玩意,但抱着功利心一定是要出事的!江湖人争强好胜,以前武协大会一年能给他们一次展示的机会,这么多条条框框的约束下还是会打出脑浆子来,要是随便让他们出手干涉普通人的事情,那岂不是处处成了战场?不是他们把别人脑袋打破,就是互相之间打破脑袋,就拿你们铁掌帮和崆峒派来说,咱们两派向来不和,那么在同一件事情的立场上也会不同,一有分歧那不是找茬打架吗?”
王小军刚想开车,陈觅觅道:“沙前辈去哪,我们送你一程吧。”
王小军道:“好吧,我们这就和你孙女死磕去,要是成了能还你个清白,要是不成……你就打打麻将养老吧,诶,你们家附近有老年活动中心吗?”
沙胜道:“我百口莫辩,又没证据。”说到这,沙胜忽然沮丧道,“说到底,是不该有私和-图-书心啊。”
王小军愕然道:“那你处处和我为难干什么?”
陈觅觅道:“这些都是下三滥的做法,目的就是为钱,我相信沙前辈这点底限还是有的,你要真是图财,不管是刺杀雷登尔还是绑架金信石,自己一个人做的把握更大,何必搭上整个门派,分赃不均不说,还容易暴露。再低级一点的,你完全可以把这些人革出门派再让他们胡作非为,也不会留下把柄给人抓住。”
沙胜瞪眼道:“我说的那些话也是真心的。”
车子再次上路,车里除了王小军鼓捣导航的声音,谁也不说话,一时陷入了尴尬。众人既不能听音乐,当着外人的面又不知该聊什么,就这样一直往前开了十几分钟,最终还是王小军受不了了,他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道:“沙……前辈,谈谈你被自己人弹劾的感觉呗。”
沙胜沉默了良久,忽道:“你们相信孙立做的那些事是我唆使的吗?”
王小军叹气道:“还以为你只是个传统守旧派,到头来还是勾心斗角四个字。”
沙胜继续道:“我当时没有细想,以为就是年轻人一时异想天开胡闹,就没同意。不想她隔三岔五地重提此事,而且越说越有鼻子有眼,说什么和*图*书要让武林人积极参与到社会活动中,从此以后地位大大提高什么的,我忍不住训斥了她一顿。”
沙胜怒道:“你们把我送得还不够远吗?”
沙胜忽然长叹一声道:“那是因为我成了他们的绊脚石。”
沙胜默然片刻道:“身在武协,谁不想当主席呢?”
众人都点头。
胡泰来道:“所谓的朋友,其实就是绵月和余巴川。”
沙胜被人戳了痛处,哼了一声道:“滚!”
王小军瞥了他一眼道:“你也太不矜持了,谁说你好话你就觉得谁是好人呗?我一直都以为那就是你唆使的,不过觅觅这话说完我也改主意了。”
陈觅觅道:“沙前辈,你不愿意多了解沙丽和你说的新协会,是因为你觉得你有可能会成为武协的主席吧?”
沙胜一愣,沉着脸把提包扔到了后备箱,拉开后门道:“给我腾个地方。”唐思思刚想往边上挪挪,胡泰来干脆和她换了位置。
沙胜道:“主要我还是不相信沙丽,她太年轻了,正是干蠢事的黄金年纪,我要是跟着她卷进去,崆峒派维持了这么多年的局面怕也要不保。”
唐思思忍不住道:“沙丽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说她只是想当崆峒派的掌门和武协的常委,好说好商和*图*书量也不是不行,毕竟你是她爷爷。”
沙胜冷冷道:“如果你这是作为武协主席发的命令,你可命令不着我这个前常委。”
沙胜咬牙道:“少些变数,少些意外。”
陈觅觅道:“她游说的是别的门派都可以这么说,唯独不能对沙前辈坦白——因为沙前辈是武协的常委,万一不成功武协的高层就会有所警觉,那就不是今天的局面了。”
陈觅觅碰了碰他,王小军道:“你不好奇吗?”绵月、余巴川、沙丽如今是一丘之貉,而沙胜又是被沙丽搞下台的,说明至少沙胜跟余巴川不是一伙的,这种简单的换算王小军他们自然也会,所以虽然对沙胜还没好感,但已经谈不上敌意,这也是王小军肯拉他的原因之一,最主要的还是他想知道崆峒派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江湖上都知道余巴川和沙胜以前是一个鼻孔出气,他们为什么会反目的?
沙胜嘿然冷笑道:“我也没你想得那么笨,绵月一力主张你顶替你爷爷成为常委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了,这和尚无论是武功还是智谋,都是目前少林一等一的厉害人物,做这么大的决定何以如此草率?结论只有一个——他是在为沙丽成为常委铺路,果不其然,很快就证实了我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