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6章 答案

唐思思道:“我大哥也是一样。”
汇通迟疑了一下道:“请随我来。”
众人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王小军道:“那我们这群受了欺负的小孩怎么办?只能每天练哑铃自己打回去了呗?”
众人暂别了妙云,汇通领路进了后院一间仓库,指着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道:“用剩下的都在这里了。”
陈觅觅道:“这是最显而易见的答案,只有找到绵月才能水落石出。”
汇通双掌合十道:“我师父他老人家年事已高,又不想卷进这些江湖俗事中,就请你们不要再打扰他了,绵月师叔的事,我会尽力追查,给你们一个交代。”
汇通:“……”
陈觅觅道:“汇通师傅,我们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就是想请教你一些事情。”
胡泰来随手又捡起一个革包道:“所以按理……咦?”他忽然双手使劲挤了挤道,“这个革包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汇通道:“他跟绵月师叔去主持武协大会之后,至今未回。”
王小军嘿然道:“没想到绵月不但会放水,还会作弊。”
唐思思咬着指头道:“那我大哥的飞针是怎么回事呢?”她已经检查过暗器考试时用的玻璃,并无问题,而且只要有洞,这个考试对材质要求也不高。
王小军点头道:“用这种办法,唐缺的飞针虽然扎进了气球,但气球没有破,所以人们都以为他的考试失败了,这就是他始终想不通的问题——他的针到底哪去了。”
其余和-图-书三个人一起围上来道:“怎么了?”
陈觅觅吁了口气道:“虽然找到了答案,但没有惊喜,这些人到底去哪了还是个谜。”
汇通面有喜色道:“多谢多谢。”
王小军无语道:“您怎么总往最坏的地方想,绵月难道还敢跟您动手吗?”
王小军见状加快翻那堆玻璃,忽然从中抽出一块手感异样的,他双手扳住那块玻璃一掰,那玻璃居然不就此破碎,而是被掰出一个弧度,直至两边对接都安然无恙……
陈觅觅道:“这就第一步验证了咱们的想法。”
王小军道:“会不会是这样——就因为这些人都是后起之秀,所以绵月才看中了他们,所以故意作弊让他们进不了武协,正好趁机招揽进他的民协里。”
唐思思道:“考官是两个,为什么所有活儿都是你在干?”
唐思思道:“可是我就是好奇嘛。”
陈觅觅道:“原来如此。”她不禁又重新打量了汇通一眼,这和尚年纪轻轻就拜在妙云门下,在少林派中辈分不低,最重要的,绵月和妙云都肯收他,说明必有过人的天分。
汇通不满地瞟了王小军一眼,但又不敢违背妙云的意思,道:“是。”
妙云道:“我看这也是个办法。”
妙云淡淡道:“这两天武协的事你都知道是吗?”
王小军道:“汇通师傅,我师妹段青青、虎鹤蛇形门的武经年还有丁青峰这些人考试不过以后去哪了你知道吗?”
王小军忙www.hetushu.com道:“汇通师傅别这样,这件事和你无关。”
屋子里,到处都是木桩、架子、玻璃等物,王小军他们也是经过初试的人,这时看到这些都觉得熟悉。
妙云又道:“这几位施主就是为了武协的事来的,问你什么问题你就实话实说吧。”
胡泰来旧事重提道:“禅师,您可不能不管啊。”
汇通胀红了脸道:“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各位答应。”
王小军道:“你说。”
王小军感慨道:“要想打碎这种‘玻璃’,别说后面是豆腐,就算是铁箱子也得打塌了。”
汇通道:“你们是怀疑我们少林截留了这些人?这么多高手是分批离开的,谁能把他们一起截走?”
妙云摊手道:“小孩子打架打输了找对方家长告状,也得看情况吧,他爹要是四五十岁,说不定还能管住他,我可是快80了……”
王小军他们面面相觑,众人忽然都觉意兴阑珊,他们这次来其实更多的是想求助少林而已,但眼见少林派只有一个不想管事的老和尚,而且确实也没能力管,汇通也代表少林道了歉,还能怎样?
陈觅觅道:“圆通师傅呢?”
陈觅觅忽道:“当时圆通在哪?”
陈觅觅道:“现在首先要确定的是他们在考试过程中有没有人做手脚——”她问汇通,“汇通师傅,我们能看看那些考试的用具吗?”
王小军道:“这些用具都是谁准备的?”
汇通愈发意外道:“怎么m.hetushu.com会这样?”
王小军摆摆手道:“罢了,我们这就走,妙云禅师那里我们也不去告别了,就请汇通师傅代为转告吧。”
胡泰来捡起一个革包捏了捏道:“第二天的考试我算是参加了的,这种难度该难不住大武才是。”第二天的考试项目,练拳的考生是要打破悬挂在空中的革包看到里面的字条,胡泰来打破过一个,如果按以前的规则,他已经是完成了考试的新人,他和大武又交过手,所以他是有发言权的。
汇通忽然冲他们躬身道:“各位施主,我代少林和绵月师叔向你们赔罪了。”
胡泰来道:“可是这些东西放在这里,他就不担心败露吗?”
胡泰来使出全力一挤,那革包终于裂开,露出了里面白色的硬塑料板,原来外面的一层看似皮革的封皮只是伪装,里面则是一个椭圆的塑料球,这种东西别说挂在半空,就算放在地上用锤子砸也不会轻易破开。胡泰来沉声道:“毛病出在这了!”
王小军道:“这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了,想阴你总有办法的。”
王小军低声道:“开始了!”
这时汇通走到门口躬身道:“师父,您叫我?”他见到王小军等人后神色躲闪,显然有心事。
陈觅觅道:“少林高僧主持的考试,谁会怀疑用具里做了手脚呢?要不是武协大会上出了意外,这些东西他可以随时回来销毁。”
这时汇通讷讷道:“其实……我知道一个办法,把气球上贴上m.hetushu.com一张透明胶带,可以保证针扎不破。”
汇通道:“不知道,我只负责监考,一旦有人失败即刻会被‘请’出去,他们去哪我可管不着。”
汇通道:“这个我也没留意。”
妙云道:“我的师弟我最了解,他心事重,一旦决定了就不会更改,他提出要替我去武协大会的时候恐怕就已经做好了撕破脸的准备,只是没想到我那么容易就答应,要是换了你,你筹备了好些年的计划都开始干了,会因为你年老体弱的爷爷一句话就罢手吗?”
陈觅觅见这一老一少越扯越远,急忙道:“禅师,我们这次来少林还有一件事——今年的武协考核就设在少林寺,但有几个人考试不过后就此失联,所以我们来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汇通连忙摆手:“不是我!我只是突然想起来的。”
妙云闻言让门口的小和尚去找汇通,一边嘿嘿笑道:“你们这趟来少林,先是告状,再是要人,忙得很呐。”
汇通低头道:“是,我就是怕扰了您的清修,所以没跟您说。”
王小军道:“为什么绵月当初不直接收他们做徒弟呢?”
汇通目瞪口呆道:“这……这……”
妙云道:“你做得对也不对,清修如果能扰得了,那就不是清修。”
胡泰来两只手一面一只按在革包两端,逐渐往中间加力,那革包被压得慢慢变形,最后几乎变成一条长棍状,居然始终都不破,可想而知,它被悬挂起来就更不可能被一拳打破了http://m.hetushu•com
汇通道:“他是我师兄,躲些懒也是应该的。”
汇通局促道:“谢师父夸奖。”
陈觅觅好奇道:“他跟绵月的关系是不是比一般人都近?”
妙云忽道:“汇通跟圆通虽然都是拜在我的门下,其实都是绵月收入少林派的,平时也都是跟着他学功夫,只不过圆通八面玲珑更得绵月的喜欢,汇通嘛,就死板一些,不会来事儿,不过悟性和秉性都不错。”
妙云道:“考试有人不过很正常,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王小军道:“奇怪就奇怪在这些人本来是绝对不应该失败的。”他对妙云道,“您可能不关注江湖太久了,这几个人都是后起之秀,实力超出同辈很多,他们是不可能一起失手的。”
王小军也拎起一面玻璃道:“隔着玻璃打豆腐而豆腐不碎,对青青而言也是小菜一碟。”
众人一起道:“是你?”
妙云迷茫道:“这事儿我也不知道,当时是谁主持的?”
众人:“……”
唐思思道:“失手也不该失联啊。”
“是圆通……”汇通刚说了三个字就意识到了什么,后面的也就不用再说了。
唐思思补充道:“而且‘玻璃’都不会碎。”
汇通道:“陈姑娘请讲。”
王小军道:“圆通和汇通。”他补充道,“圆通和绵月是一伙的,此刻肯定不在少林,我们能见见汇通师傅吗?”
妙云道:“当时绵月也不到30岁,他怕他过早收徒遭人说闲话,所以就借我的名收了俩徒弟,相当于寄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