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6章 狭路相逢

……
唐缺讥笑道:“你考虑考虑?我们民协也不是谁都能进的。”
这时唐思思走了进来,她小心翼翼地顺着墙边往里边挪去,唐缺毕竟和她从小到大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忍不住道:“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熟?”
王小军道:“这是我妹妹,那俩是我朋友,我们组了一个乐队。”
王小军摆手道:“你也别套磁,我们只玩摇滚,不玩别的!”
唐思思四下逛了一圈道:“这么好的房子居然就这么空着,难道是老王金屋藏娇的地方?”
“呃……”王小军是了解武经年的,知道他跟胡泰来一样是个武痴,他说这样的话是因为见猎心喜,但这茬儿却不好接,只要一动手,谁都能一眼看出他就是王小军,可作为武林世家的子弟,别人出言挑战,不应战似乎也不大合理。再有就是他不知道李威的功夫怎样,也就更不清楚他儿子的成色,莲花掌他都是头一次听说。
唐思思把假发往头上一扣,快步走出去打开了院门。
四个人上了一辆出租车,不等王小军报出地址师傅就问:“咱们去哪个酒吧?”
众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不料武经年却伸手拦住了唐缺,他客气道:“原来是李兄弟,幸会,令尊是莲花掌的掌门,想必你掌上的功夫也不会差吧?”
王小军http://www.hetushu.com道:“我考虑考虑吧。”
王小军苦中作乐道:“要不咱真组一个乐队吧?”
武经年眼睛一亮道:“不知方不方便讨教几招?”
在等饭的过程中,王小军翻出从段青青那里拍的名单端详着,失笑道:“这上面咱们见过的朋友还真有不少。”上面详细记录着河北本地的门派名称、掌门是谁、所在地址,中午参加宴会的很多人都在名单上,熊炆和秦祥林也赫然在列。
王小军把假发扔给她道:“遮上点吧,别把外卖小哥吓个好歹。”
陈觅觅跃进去从花盆下面拿了钥匙开了门,大家进了屋子,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光是客房就有好几间,一应生活用具齐备,只是落了一层浮土,显然有个把月没人住了。
胡泰来道:“民协可以光明正大地招兵买马,武协还得考试,而且六大常委如今都形同虚设,咱们得赶紧想办法遏制绵月。”
王小军弱弱道:“我们不去酒吧,我们去这。”
师傅不依不饶道:“吉他落家啦?”
王小军马上道:“别套磁啊,那是我朋友的妞儿。”说完自己也觉得亏心,自己这四个人就没一个能看见脸的!要不是两个姑娘身材都不错,连男女都看不出来。
陈觅觅忍不住道:“这hetushu.com套说辞你们都是练过的吧?”
陈觅觅点了点头。
王小军他们透过密密匝匝的假发传递着眼神,却是谁也不肯轻易开口,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屋里这些人彼此可算十分熟悉,稍有不慎就会被识破,自然谁也不想草率导致暴露。
王小军道:“他出远门了。”
王小军冷丁扫见墙上有张全家福,照片里一对老夫妻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在院子里合影,王小军鬼使神差道:“我是他儿子。”
陈觅觅摘下假发在手上把玩着道:“总算到家了。”她忽然有感而发道,“好怀念楚中石的手艺。”
这时院外门铃响起,唐思思道:“外卖来了,我去开门。”
王小军道:“如果我决定入,一定会露两手的。”
王小军索性懒得说话了。
王小军咂摸着嘴道:“早知道就让熊炆和秦祥林直接入武协了。”
武经年道:“是这样,我们是代表民协来的,民协是一个刚成立不久的武林协会,发起人是少林的绵月大师……”
王小军脱口道:“还要考试吗?”
“说不好,可能得几个月。”王小军心里直叫苦,匆忙之中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自己是李威的儿子,但潜意识告诉他这么做是对的,他这个年纪,要说是李威的朋友那也太惹人怀疑了。
武经和_图_书年道:“这位是?”
唐缺翻个白眼,懒得再说。
武经年试探道:“那……我们明天再来?”
王小军言简意赅道:“不要慌,他们是来找李威的。”他顺手捡起假发又顶在头上,压低声音道,“把他们打发走再说。”
武经年道:“那你是?”
武经年尴尬道:“那个……请问李威李掌门在吗?”
武经年见自己的提议无人回应,只得尴尬地笑了笑,又道:“李兄弟,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民协,民协是咱们武林人自己的组织,宗旨是利用咱们学的武功服务于社会,最适合你我这样的有志青年,不管令尊入不入会,我们都欢迎你的加入。”
王小军道:“不如你留个电话,我有需要的时候找你。”
武经年道:“那请问令尊什么时候回来?”
唐缺不耐烦道:“我们想请他加入我们的民协,就是这样。”
唐缺道:“考试倒是不用,但你最好在入会之前能露两手,对那种滥竽充数只想进来图个新鲜的人,我们是不欢迎的!”
“请问,这是李老爷子家吗?”门口站着两个人,当先的壮汉客气地问了一句,他身后的青年长相十分英俊,但板着脸,嘴角下垂,显得一副轻蔑样子。唐思思一见这人顿时吓得手脚冰凉——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自www.hetushu.com从武协考试失败以后就失踪了的唐缺,而头前那壮汉唐思思也认识,是武经年!她一惊之下不知该说什么,就那么愣在了当地。
王小军不知该如何回答,模棱两可道:“家传的武功,总算是学过几年。”
王小军道:“很正常,这是老王的旧宅嘛。”
王小军把假发刘海撩开一个洞口看着他道:“就咱们现在这副尊荣?回来晚了还不得在路上吓死几个——还是叫外卖吧。”他用手机搜附近的店,点了四份饭,照着金刀王给他的纸条报了地址。
武经年走到门边敲了敲道:“有人吗?”
这一幕屋里的三个人看在眼里也都露出了骇异之色,王小军紧张道:“他们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们了?”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最后一行划过,他无意中扫了一眼,忽道,“咦,这个地址怎么这么眼熟?”那个地址,正是他刚才点外卖报过的,地址之前写着:莲花掌掌门李威。瞬间王小军就都明白了——这个院子是李威以前住的地方,不知为何到了金刀王手里,而武经年和唐缺是代表民协来这里招募李威的!
武经年道:“如果是武林同道,我们一并欢迎。”
唐缺冷冷道:“既然如此我们告辞了。”让这位唐门大公子礼贤下士显然令他很不满意,何况对方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hetushu•com门小派。
陈觅觅站在窗前看着院外道:“我总感觉这像是练家子待过的地方,你们看墙边那个印迹,像不像兵器架留下的?”
胡泰来眼见两人就要进来,急道:“怎么办?”
“好。”武经年掏出个小本撕下一页写着号码的纸放下道,“希望能尽快再见。”他走到门口,忽然回过头来对胡泰来道,“其实……我觉得你很眼熟。”
武经年又问了一遍,王小军这才无奈地挤压着嗓子道:“你们找他有什么事?”
胡泰来道:“我饿了,咱们先去吃饭吧。”
车子虽然七拐八拐,但并不出城,最后停在了一片居民小区的后面,在一条静谧、干净的巷子里,果然是闹中取静,地理位置极佳。
众人进了小巷,远远地透过一人多高的木栅门就可以看到宽敞的院落,这居然是一个独门独栋的所在。
武经年见开门的是个怪里怪气看不见脸的姑娘,又不说话,也不以为意,径直向屋子里走去。唐思思这会再想阻拦已经晚了,她急中生智,猛烈地咳嗽起来。
唐缺却直接推门走了进来,接着就是一愣:屋里的三个人跟外面那个一样都是长发飘飘,他们既不起立也不说话,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注视着自己,这场面任谁见了都得觉得瘆得慌,要不是天才刚擦黑,唐缺几乎就要一把飞针射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