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3章 套路

净禅子摆摆手,忽然道:“小军,一事不烦二主,还是你代我辛苦一趟吧。”
王小军道:“你别忘了,咱俩还有一战呢。”
这时陈觅觅已经拉着段青青把刚才的事情简短地述说了一遍,后到的群豪们听得人人激愤,金刀王指着台上道:“主席,你去把他收拾了!”其他人应和道:“对,和他打!”
众人默然,如今真相大白,路恒源一厢情愿地找上门来可说是莫名其妙,因为这笔账无论如何也算不到净禅子的头上,何况他做的种种劣迹令人齿冷,不光武当派,就连全山的武林人士都视他为公敌。
他话音未落,净尘子已经跳出来道:“路恒源,想不到你是这种恶毒的小人!我第一个就不与你干休!”他张牙舞爪地向台边扑去,本来满心希望有人能拦住他,不料所有人都冷眼旁观,净禅子笑眯眯地看着他,见他到了台下不动地方了,挥挥手道:“你上呀。”
路恒源挥舞着手臂道:“当年龙游道人不公,你们没人站出来说话,你们都是帮凶!”他渐渐地陷入亢奋和失控的边缘,嘶声道,“我今天就是以言文清后人的身份来讨个公道,我爸没干成的事儿我一定要干成!”
“沙丽单独挑战你那次,你m.hetushu.com拼了命也没显露出铁掌功夫来,这点我倒是很佩服你。”
周冲和躬身道:“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
唐思思对刘老六翻个白眼道:“就是!”
王小军道:“老胡要不是这么忠厚,唐缺就不会这么投桃报李。”
听了路恒源和净禅子的话,全山的人都是既感慨又无奈,谁也没料到路恒源所谓的“仇”是指这个。
王小军道:“言文清和净禅子的情况像极了韩敏和江轻霞,但是峨眉姐妹胜在有什么话就当面说,反而好过憋在肚子里,言文清要言明他想当掌门,净禅子多半让也会让给他的。”
刘老六忽然道:“看路恒源那一身武功,显然是言文清从小就调教出来的,他自以为掌门之位十拿九稳,所以不收别的徒弟专门教导儿子,会不会是想父子两代把持武当派啊?龙游道人正是看出了他的心思,所以才让净禅子接了位。言文清临死前把净禅子的秘密告诉儿子,用意也很明白,就是让路恒源寻找机会颠覆武当派!”
“走开!”净禅子喝了一句,净尘子忙躲得远远的。
王小军顿足道:“倒霉催的!你们那会就开始策划让我背锅的事了吗?”
净禅子却已转向陈觅觅和图书道:“师妹,让你受委屈了。”
王小军道:“别想诳我,我身上一没她的照片,交上去的手机也很干净,我也没有说梦话的习惯。”
路恒源冷笑道:“我不跑,我倒要看看武当派里谁更急着溜须拍马,要对我这个师侄下手?”
陈觅觅一惊道:“我怎么没想到?”
净禅子恭恭敬敬地挨个向刘老六、胡泰来、唐思思还有唐缺行礼,道:“多谢各位为老道做的一切。”
净尘子嘿然道:“凭我这两下,还是不献丑了。”
净禅子一笑道:“是师兄矫情了,对付卑鄙小人,就该早拿出雷霆手段,一手软差点害得你当了姑子。”
净禅子也小声道:“我好几天没吃饭了,走路都打晃,不然用你干嘛?”
王小军再次无语,他拍了拍手刚要上台,忽见山下呼呼啦啦跑上来一大群人,头前的是峨眉四姐妹中的郭雀儿,紧接着是华涛、瓦督、丁青峰、段青青等人,后面还有张庭雷、武经年、沙胜、金刀王、熊炆,总之昨天在地下车库里的人齐齐到了,几十号人一起围过来招呼道:“主席!”
“哪一掌?”王小军顿了顿道,“是替沙丽挡下的那一掌吗?”
净禅子眼望路恒源道:“想来无论是我还是http://www•hetushu.com武当七子上台打败你你都不会服气,那我就让一个后辈跟你打。”
胡泰来道:“死者已矣,还是不要把人想得太坏吧。”
刘老六道:“你才几岁,怎么赶得上那些老妖精?”
王小军道:“你们怎么才来啊?”
刘老六苦笑道:“你这小子,是该说你蠢呢还是忠厚?”
本已进入看戏模式的王小军诧异道:“我?”
唐思思道:“言文清心眼也太小了吧,不给他当掌门居然活活气死了。”
路恒源摇摇头道:“如果你内力不出问题,加上铁掌的功底我们或许还可一战,但你现在是打不过我的。”
金刀王摊手道:“最早一班飞机就是这个点儿。”
路恒源道:“也不是,高建平的真假我们同样不能确定,是陈觅觅让你暴露的。”
王小军道:“这些先不提,有些问题本该是问绵月的,不过问你也是一样——我很好奇,你们是什么时候识破我的身份的?”
王小军愁眉苦脸道:“我看我不行!”他小声道,“道长,跟您说实话,我打不过这小子,我看这事儿还得您亲自来。”
王小军道:“后来的试探?”
王小军想了想,愤然道:“老子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们的套路!”
金刀m.hetushu.com王嘿嘿一笑道:“我倒是想替你上台,不过我金刀没带来。”
王小军道:“说重点,后来我是怎么暴露的——是因为李浩的师叔高建平吗?”
刘老六道:“我说你能不能给我办个那种上山不用买票的证儿啊,你们武当门票多贵啊!”
王小军叹气道:“罢了罢了,关键时候还得自己来,你们瞧着就好了。”他紧跑几步二次上台,路恒源冷冷道:“武当高手这么多,怎么又把你支上来了?”
灵风沉声道:“师兄,是你亲自出手还是我上去拿下这个败类?”按灵风的脾气早想上去一战,不过想到净禅子这些天吃了这么苦受了这么多委屈,于是想给他一个出气的机会。
陈觅觅被他逗得破涕为笑。
这时灵风指着路恒源道:“你爹没当上掌门,你就把帐算在净禅子师兄身上,对他百般构陷、甚至叫人去杀他儿子吗?”
陈觅觅哽咽道:“师兄也受苦了。”
千面人忽然高叫道:“恒源,你还是快跑吧!”
路恒源点点头:“你运气不好,黄小飞虽然没拍到你的特写,但黄大飞拍到了,慢镜头上很清楚,你那一掌像推开水珠一样把那些火药钢珠都推开了,世上能打出如此霸道掌力的人并不多,李浩就绝对做不到。”
和_图_书恒源道:“不,那时绵月只是起疑,还不能确定你就是王小军,事实证明你还是很聪明的,后来的试探不但没能奏效,还让他更加迷惑了。”
路恒源淡然道:“那我就长话短说吧,一开始你伪装成李浩,不得不说他们都被你骗了,至少是没对你起疑。但你在对付飞车党的时候,不该出那一掌的。”
王小军眼睛一亮道:“真的?”
王小军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崩溃道:“合着你们来真的是为了看热闹的啊!”
净禅子走到他跟前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背道:“我看你能行。”
陈觅觅道:“修道之人最讲究内心空明,掌门师兄有什么话都对师父坦白,说明他已经彻底放下了,言师兄藏着掖着,那就是还有后顾之忧,虽然他在顾虑什么我不知道,但我要是我师父,也一定会把掌门之位传给心里没有负担的那一个。”
路恒源目光闪烁道:“此话当真?”
王小军无语,净禅子又在他背上一推道:“你上就是了,有我照应着你,怎么会让你打败仗?”
路恒源道:“绵月假装把行动时间定在五天后,而又透露给你陈觅觅将在三天后接任掌门,你当时的表现是立刻要退出行动,我们就知道,你就是王小军,你要去找陈觅觅好阻止她成为武当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