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2章 峰回路转

唐缺出列道:“我。”
唐思思抢先道:“道长,他是我大哥唐缺,唐门的长子长孙。”
净禅子这一出来,全山上下拭目以待,不管在人们心里他是不是恃强凌弱蛮不讲理,总之好戏就要上演了。
净禅子缓缓摇头道:“晚了,我儿子势必已经在他手里。”这个当世豪杰以前万事不萦于怀,此刻终于陷入武当和儿子的两难之中,如果只是简单的掌门之位,他早就撒手不管,可是现在他不主持大局,武当派就算不会落在路恒源之手也必将内讧而后分崩离析,师父的努力就付之东流,百年名派就算毁在这一代了!
唐缺既不回答也不废话,把手里的纸一扬道:“这是赵志刚的出生证明和他的DNA检验报告,这两张纸证明:赵志刚是赵和义的亲生儿子,第二,赵志刚是赵和义在30岁时候生的。”
唐缺走到胡泰来面前道:“我知道你和王小军陈觅觅是一伙的,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还你在唐家堡救命的情,以后咱们就两不相欠了。”
唐思思忍不住道:“大哥万岁!”
王小军沉声道:“唐缺按身份来说是民协的人,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呢?”
路恒源道:“大家弹劾你并不是因为你不公正,而是你行为不端。我就纳闷了,难道这一点你很证明自己的清白吗?不要说你自己的儿子你自己都联系不上吧?他明明在一个小m•hetushu.com镇上当中学老师当得很开心,你为何不把他找来证实一下?”
路恒源自从唐缺拿出那两张纸以后表情就变得很奇怪,既像是苦笑,又像是自嘲。
这时净禅子也愈发紧张,他死死地盯着唐缺道:“赵志刚现在何处?”
净禅子摆摆手,他冲路恒源大声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说你要找我报仇,我只想弄明白,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众人也均好奇,路恒源是言文清的儿子,最后又接了父亲的衣钵,言文清和净禅子又都是龙游道人的徒弟,那他可说是净禅子的亲师侄,这两人无论如何也谈不上“仇”字。
净禅子惊诧道:“竟有此事?”他苦笑道,“言师兄,你活得好辛苦啊……我竟半点也没察觉到。”
路恒源道:“那你们谁的威望高?”
净禅子咬牙切齿道:“你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我让你不得好死!”
路恒源惺惺作态道:“大家都听到了吧,鼎鼎大名的武当前掌门可是在威胁我了。”
净禅子手脚冰凉,灵风小声道:“师兄,让我上去拿住他,一定不让咱侄子有事!”
净禅子毫不犹豫道:“言师兄自入派后诚心向道、谨慎自持,待人接物也是秉公廉明,我处处不修边幅不拘小节,论威望也是言师兄高。”
就在这时,唐缺不紧不慢地走上山来,他手里捏着几张和*图*书纸,颇有心事的样子,这会山上人头攒动,谁也没注意到他,他凝神听了一会人们的窃窃私语,得知那个穿着朴素的老道就是净禅子,他忽然扬着声音道:“赵志刚是你儿子吗?”
胡泰来只是一笑,唐缺那天被千面人用蜂毒针刺伤,躺在地上只能等死,因此还流了不少眼泪,是胡泰来及时赶到救了他,并答应不把这件事说出去,所以连王小军也没告诉。
“我父亲年纪比你小、武功威望都比你高。”说到这路恒源一字一句道,“那为什么最后是你当掌门?”
净禅子道:“言师兄年纪比我小,但入门比我早,况且他在入门之前就已是闻名遐迩的高手,武功自然比我高。”
净禅子看唐缺眼生,又听他说起儿子,不禁颤声道:“你是什么人?”
刘老六叹气道:“路恒源想必自从懂事起就在筹划这件事,他有几十年的时间去明察暗访,我们却只有几天,当然被他赶在了前头。我之所以急着上山,是推断出这件事有可能是言文清的弟子在搞鬼,本想借当年和游龙道人的谈话给净禅子做个证,不想路恒源一口咬定他父亲听到的是另一番话。”刘老六说到这感慨道,“这小子该狠的时候狠,该奸的时候奸,确实是个人物,可我至今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对当掌门有这么深的执念。”
净禅子大吃一惊道:“不错—和图书—谁在说话?”
王小军小声道:“啥情况,我怎么不知道?”
净禅子脸色大变道:“你……你什么意思?”
路恒源愤然道:“我看你才是惺惺作态,为了邀宠你自爆家丑,把你有个私生子的事早早告诉了龙游道人,我父亲却因为患得患失始终没找到机会坦白,他没想到龙游道人早就知道了此事,你是因为这样投机取巧才当了掌门!”
唐思思也意外道:“大哥?”
路恒源道:“你说得好听!自从龙游道人宣布你当继承人之后,我父亲郁郁寡欢最终抱恨而终,你问我和你有什么仇,你是我间接的杀父仇人这还不够吗?”路恒源渐渐失控道,“龙游道人不辨是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灵风怒道:“少假惺惺的,你中伤我师兄这事怎么算?杀人灭口的命令是不是你下的?”
胡泰来懊恼道:“可恨我们没能找到人把他保护起来。”
路恒源讥诮道:“你们的掌门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我有什么可说的?”
王小军道:“他怎么在这?”唐缺本来被绵月安排在“红组”,但是行动那天没有出现,王小军也没太在意,唐缺这个级别的人物对他来说已经到了可以忽略的地步……
净禅子叹气道:“就算你说的对吧,但这是先师的主张,不管你信不信,在先师没有公布掌门继承人之前,我一直是把言师兄当成未来掌门看待http://www.hetushu.com的。”
灵风冷冷道:“既然你们身处公正之中,为何还要起义?”
千面人失声道:“唐缺,你不是替我们干活的吗?”
路恒源如此圆滑世故的人这时也被净禅子震得愕然无语,净尘子眼见这位前掌门一出现就风向逆转,忽然跳起来叫嚣道:“我们不服!自从你师父当掌门以来,武当就是你们这一派的一言堂,如今你失德在先,还想仗着武功高强镇压同门吗?”他这是看局势不妙,拿出了鱼死网破破罐子破摔的态度,那些别派别支的道人们知道今天是翻身的唯一机会,有不少都附和起来。净禅子这一支虽然势力不弱,但毕竟只是一个支派而已,当下武当山上又陷入了混乱之中。
灵风喝道:“姓路的,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净禅子冷眼旁观,忽然喝道:“但凡说我搞一言堂、对同门差别对待的,那就拿例子来说话,只要有一件事可以证明我确实不公,我愿意当众道歉,然后永不再过问江湖之事!”
净禅子愕然道:“唐门怎么也牵扯进来了?”
净禅子道:“这……也是我多年来的疑惑。”
王小军感慨道:“唐老大终于干了件人事。”
净尘子一时语滞,转而冲那些支持者挤眉弄眼,那些人冥思苦想,竟然半晌无人说话。
陈觅觅也顿时惊道:“不好!路恒源这么说是在威胁我师兄!”
陈觅觅思索道:“赵和和*图*书义好像是我师兄的俗家名字,我师父说过,他是35岁才入的武当派——”她雀跃道,“有了这两张纸,岂不是证明了我师兄的清白?”
路恒源盯着净禅子,神色闪烁道:“我问你,当初我父亲和你,谁的功夫更高?”
胡泰来仍然认认真真道:“多谢!”
净禅子道:“身处公正之中还要起义,为的是贪图行使不公正的权利。”
唐缺淡淡道:“以前在何处现在还在何处,我没打扰他,他在学校干得还不错,快升副校长了。”
唐思思道:“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净禅子道长跟他作对的话,他就会对道长的儿子下毒手!”
陈觅觅一个箭步冲到唐缺面前抢过那两张纸,她匆匆看了一眼振臂高呼道:“我师兄是清白的!”
净禅子又惊又喜道:“真的?”
唐缺扫了她一眼,冷冷道:“我进民协是为了出名,绵月说好了让我参加‘大行动’的,可事到临头他又变卦了,让我去鸟不拉屎的地方找什么赵志刚,我怎么说也是唐门大少爷,这种杂活你以为我稀罕吗?”他顿了顿又道,“而且我先后收到了来自两个人的命令,一个要我让赵志刚‘暂时消失一段时间’,另一个则想让他‘永远消失’。我知道我没什么本事,到哪都惹人嫌,可还没低贱到给人当枪使的地步!”
路恒源似笑非笑地盯着净禅子道:“净禅子前辈,看来你对我的提议不大赞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