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七章 痛打

普莲张了张嘴,不说话。他双手紧握尖刀,身体一抽一抽犹如半死的鱼一样蹦跶着。
“阿姆!”
姬昊手一用力,牛角尖刀就深深的没入了普莲的小腹。
听了姒文命的话,姬昊一时没做声。
一句话不和就大打出手,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听到蛮蛮的喝令声,这些神卫的头领,一个身材极其魁梧,足足有五米高下,额头上还生了一支红色独角的壮汉急忙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然后重重的单膝跪在蛮蛮面前,深深埋下了头。
他对人体结构很是了解,这一刀避开了普莲小腹附近的内脏要害,只是穿透了两层并无大碍的肌肉,就从普莲的后背处钻了出来。
普莲惨嚎一声,他觉得姬昊的拳头就好像一根铁桩子,还是烧红的铁桩子钻进了自己的小腹,烧得他五脏六腑都抽搐成了一团。眼前黑漆漆一片,普莲剧烈的痉挛,胸前浮动的白莲剧烈波动着,差点因为他心神失手而崩溃瓦http://m•hetushu.com解。
普莲神色难看的从远处飞回,一朵白色莲花萦绕在他胸前,不断放出道道白光钻进塌陷的伤口。伴随着骨骼细微的摩擦声,普莲的胸膛慢慢的隆起,伤势在快速的恢复。
“蛮蛮,我正要去祝融峰一趟,这次本来是为了另外的事情来的,但是没想到碰到了这样的事情。唔,姬昊,你留下来好好的陪伴你阿爸、阿姆……等我回来的时候,你愿意和我去蒲阪么?”
姬昊检查了一下姬夏的伤口,尤其是背上那些深可及骨的鞭痕,阴沉着脸,他走到了普莲身边,一把抓着他的脖子拎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是一拳砸在了他小腹上。
姒文命一直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边的事情,看到普莲如此怪异的反应,姒文命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他上前了两步,一手按在了姬昊肩膀上,一手拍了拍蛮蛮的脑袋。
“好恶心!混蛋!”蛮蛮厌恶的hetushu.com退后了几步,皱着脸冷喝道:“讨厌的家伙……你们都给我滚过来,是谁让你们来这里捣乱的?”
普莲原本生得很俊俏英武,很有立体感的面孔变成了平平一片,五官混在了一团,血流满面,囫囵话都说不出一句。他‘呜呜’挣扎着,不断扭动面孔,鲜血覆盖的眸子里尽是说不出的恐惧和怨毒。
“你好大的胆子!”蛮蛮一脚跺在普莲的脸上厉声喝道:“姬昊救了我的命,是谁让你来他的部落捣乱的?”
他听说过蛮蛮的某些‘光辉事迹’,知道蛮蛮在很多时候就意味着‘天大的麻烦’。但是这次,普莲还是第一次和蛮蛮直接打交道,他做梦都没想到,蛮蛮何止是麻烦,她简直就是噩梦!
“蛮蛮小主人,我们只是奉命跟随普莲外出。我们不是七太子的直属护卫,那几个,都被这位小兄弟干掉了。”独角壮汉瓮声瓮气的说道:“我们可没有欺负这些部族的人。”和-图-书
‘咯咯、咯咯’,普莲的喉咙里传来奇怪的声音,他翻着白眼,惊恐的看着姬昊,突然一股骚臭味从他胯下传来,这家伙居然被吓得屎尿气流。
面对普莲的怒骂呵斥,姬昊很干脆的从身边的族人腰间拔出了一柄牛角尖刀,三尺长的石质尖刀打磨得很是锋利,常年浴血让这青石磨制的尖刀闪耀着淡淡的赤红色光芒。
“蒲阪啊!”姬犳低声咕哝了一句。
蛮蛮干净利落的给了普莲一耳光,恶狠狠的呵斥道:“就算是七哥的人又怎么?打死了,也就打死了。喂,虽然我不怎么知道家里的事情,但是这极北疆域,好像不是七哥的地盘吧?一直是大哥负责这边的事情,你是七哥的人,你怎么跑来这里了?”
但是普莲猛不丁的看着姬昊用这么长的一柄尖刀刺穿了自己,身体的触觉清楚的告诉他这柄刀有多坚硬,更有多冰冷。普莲的心都碎成了渣,犹如濒死的鱼一样疯狂的扭曲跳动起来。
“你和图书敢打我?”普莲不敢直面蛮蛮,但是对于姬昊,他有着绝对的心理优势,他声嘶力竭的吐着血泡泡,大声的尖叫呵斥着:“你怎么敢打我?卑贱的蛮子,你敢打祝融神国的臣子,你……”
小腹上的尖刀让普莲彻底崩溃,他尖着嗓子怪叫道:“我奉七太子的命令外出公干,你们杀了我,你们就是和七太子作对!蛮蛮,七太子是你兄长,你怎么勾结外人杀我?”
蛮蛮抬起脚,狠狠一脚踏了下去。
姬昊将青茯扶起,交给了几个火鸦部的妇人,搀扶着她送回了屋子里。青茯伤势很重,但是她自己就是精通巫药之术的巫祭,只要能安静的调养,伤势并不是问题。
普莲呆了半晌,看着蛮蛮怪声叫道:“他救了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听说,是姬昊勾结异族恶鬼,害了你的性命,我这才带人来……”
姬夏摇摇摆摆的挣扎着站起,狂笑一声后,一耳光将刚才压制着他的神卫打得飞出去一里多地,满口的大www.hetushu•com牙都碎成了渣滓,混着血水不断的喷了出来。
但是站在一旁的姬犳则是眼神突然变得锃亮,很是狂热的看向了姒文命。
面色阴郁的他怒视着地上几具神卫的尸体,朝着姬昊疯狂的咆哮起来:“你好大的胆子!”
话刚出口,蛮蛮就冲到了普莲的面前,双手抓起他的胳膊,把他一把拎起,狠狠的往地上一砸。地面一阵颤悠,普莲整个身体硬生生的镶嵌在了地上,嘴里又喷出了大量的血水。
姬昊深沉的看着普莲,脑子里瞬间转过了无数的念头。
数十个原本骑着火蛟,飞翔在空中高高在上的神卫早就乖乖的跳下了坐骑,恭谨的单膝跪在地上。那些骄狂放肆的火蛟,也是乖乖的蜷缩成了一团,静静的趴在自家骑士的身后不敢动弹。
普莲双手紧握着小腹上插着的尖刀,声嘶力竭、疯疯癫癫的尖叫着:“你们敢杀七太子的人,你们敢杀我,你们都不得好死!啊,啊,蛮蛮,我是七太子的人,你居然勾结外人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