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六十七章 故旧

石台子旁边坐着一个身形健朗犹如青松的老人,他穿着一件整洁的粗麻布长衫,满头银白的长发整整齐齐的披散在身后,发梢几乎垂到了地面上。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老人站起身来,向姬昊招了招手:“我是五龙垚,你叫我五龙阿公就是。姒文命把你丢在这里,自己又不知道跑去干什么了。既然来了,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吧,好好学点东西。”
顺着甬道快速前进了近百里,以两人的速度,这也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而已,五龙垚一拐弯,就到了另外一条规模更加惊人、更加恢弘的甬道中。
姬昊不吭声,对于一个老人一千多年前的友情,姬昊觉得什么言辞都太无力了一些。
“南属,你是来自南荒大陆。”
五龙垚指着这条甬道笑道:“这就是巫殿十条主甬道排名最后的‘癸’道,十条主道附属的侧道,是你们这些学徒居住的地方。而这十条主道两侧,居住的都是……”
姬昊的脑袋边放着一个陶土制成的大碗,里面还剩下了一点儿黑色的m.hetushu.com粘稠药汁,正散发出让人作呕的腥臭味。姬昊咧咧嘴,他嘴里满是这股子可怕的腥臭味,他差点吐了出来。
推开石屋厚重的石门,门外是一条干净、整洁,没有任何装饰物,和石屋一样打磨得水平如镜的甬道。
石台子上放着一盏小小的石灯,成年人脑袋大小的石灯中装满了金黄色的油脂,一条坚硬的灯芯杵在石灯中熊熊燃烧,金红色的火光照亮了整个石屋,这是屋子里唯一的光源。
姬昊跟着五龙垚走出了石屋,同时暗自琢磨这个名字。
五龙垚带着姬昊顺着甬道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指着石门上镶嵌着的铜牌说道:“记住了,你刚才休息的石屋是‘徒部南属火行第十八万九千八百七十一号’。”
四周墙壁也是黑漆漆的打磨得平整如镜,这是一间长宽五丈的石屋子。除了姬昊躺着的这块大石板,屋子里只有正中一张方方正正的石台子,旁边摆着四张石墩子。
这条甬道宽达三里,高达二十里,甬道中和*图*书不仅有大队大队的行人往来,半空中还有周身光焰隐隐的人急速飞行。
听到姬昊这么快的分析出了药汁中的四种主要成分,老人欣然一笑,轻轻拍了拍膝盖笑道:“姒文命这次带了个好孩子回来。嘿,你也懂巫药?”
“巫药,略懂。”姬昊看着老人笑道:“我刚出生三个月就能走能跑,能口吐人言,所以族中大巫祭说我是祖灵赐下的神童,从小就把我带在身边,学了整整十年。”
从石板上跳了下来,姬昊向老人肃然行了一礼:“原来是阿公的朋友,我是姬昊。”
姬昊的脸上一抹黯然之色闪过。
姬昊点头记下了这个编号,同时为这个编号后面蕴藏的惊人信息感到一阵阵头皮发麻。
老人恍然点了点头,他掐着手指计算了起来:“唔,金乌部么?南荒只有火鸦……你们回复族名了?”
“剩下的编号,就不用解释了。以后这间屋子就归你使用。”
老人眉头一挑,笑着说道:“哦?只学了十年,就能辨识出我这碗‘四全汤’m.hetushu.com里面的主药材,你们部族的传承也是非同一般了,在南荒,你也出身大部落吧?”
原本身上十几个透明的伤口已经痊愈,一点疤痕都没留下来,而且重新生长出来的肌体一点不显虚弱,已经恢复到了最强盛的状态。
老人笑着连连点头:“难怪姒文命要我好生照看你,原来你是姬菘的子孙啊。姬菘呢?他这些年好么?我还说,等再过几百年,我有空了,就去找他好好叙叙旧呢。”
“火行,你出身火属血脉部族,你的巫力属性就是火性的。”
五龙垚,五龙是姓氏,垚才是老人的名字。五龙氏,姬昊隐约对这个姓氏有点印象,应该是来自某个极其古老的部族血脉,拥有极其非凡的背景。
姬昊直起了身体拉开衣襟看了看身体。
姬昊苏醒的时候,他正坐在石墩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姬昊上下打量。
而且体内还有一股沛然药力没有完全消化掉,这股热烘烘的药力就好像几头小老鼠,正在姬昊体内窜来窜去,为他提供了充沛的精力。
和*图*书没说完,就听得一声巨响,十几里外主道旁的一扇青铜大门被炸得四分五裂,一个浑身焦黑的老人踉跄着从中走了出来,‘咚’的一下一脑袋栽倒在地。
摇晃一下脑袋,姬昊发现自己躺在一块大石板上。长三丈宽两丈的石板有三尺厚,冷冰冰的、硬邦邦,连一块兽皮都没垫上。
“徒部,代表你在巫殿还是学徒的身份。”
姬昊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金乌部,在南荒还算有点名气。”
老人的脸骤然一僵,眼里两行泪水‘汩汩’而下:“噢,老朋友也不在了啊……是哦,他比我的年纪还要大一些。他没能突破么?那次见他,他还说想要试试用火鸦的精血配制巫药,看看能否突破巫王境。”
姬昊的心里顿时一个咯噔,大巫的寿命最长也就是千年左右,这个老人一千七百年前就去过南荒?那么他肯定是超越了大巫境的巫王甚至更强大的存在。
一抹红光在老人脸上浮现开来,他看向姬昊的表情越发的慈祥和蔼:“一千七百年前,我去南荒游历过,不小心被一和*图*书条绿纹铁烙头给咬伤,差点没死在那里,是你们火鸦……金乌部的大巫祭姬菘救了我的命。”
“蝎子心脏,毒蛇的毒囊,蜈蚣的尾巴,蝙蝠的膀胱……这方子……”姬昊手指沾了沾大碗中的药汁,放在舌头上砸吧了一下,苦着脸说道:“居然还是千年血钩蝎的心脏,用来治外伤最好不过,但是这味道……”
宽十丈、高百丈的甬道规模惊人,有不少身穿粗麻布长衫的男女在甬道中往来。姬昊顺着甬道向左右望了一眼,发现甬道上每隔十丈就开出了一扇门户,有些石门敞开着,里面是和姬昊昏睡的石屋一样大小、一样简单的屋子。
姬昊醒了。
睁开酸涩的眼皮,看到的是石质的天花板。黑漆漆的石头质地光滑细腻,打磨得很是平整。
说到‘巫药’两个字,老人光滑丰腴、犹如孩童一样水嫩的脸上不由得荡起一阵神光,眉飞色舞得满脸胡须都差点飘了起来。他斜着眼看着姬昊,脸上的表情已经分明在大声的叫唤——‘我是巫药方面的大行家,娃娃,赶紧来仰慕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