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六章 影刺

鸦公的脸上露出一丝人性化的狞恶笑容,哪怕平日里在姬昊和蛮蛮面前,他是一头温驯可爱的长者,但是他骨子里,依旧是金乌部仗之以横行丛林,杀戮无数的恐怖战兽!
丘陵中的草木摇曳,一些灵草散发出淡淡的幽光,星光落在这些灵草上,点点肉眼可见的光点就融入了那一圈幽光中。这些灵草体内不断发出‘咔咔’脆响,偶尔有一株灵草积蓄了足够的星力,就骤然拔高了一截或者增大了一圈。
“咕,咕,咕咕!”
漫天星辰光芒耀眼,犹如实质的星力旋转而下,丘陵中无数野兽静静的蜷缩在巢穴中,默默享受星力淬炼身体带给它们的快慰感觉。
地面上数十条阴影激射而起,它们避开了蛮蛮,狠狠的向鸦公刺了过去。
“还是雨牧那胖子有趣,他做的东西好吃啊,太好吃了,嗯,好吃,难怪他长这么胖。你说以后我们回南荒的时候,把雨牧打晕了带走,让他以后专门给我,还有姬昊,还有鸦公你做和_图_书东西吃,你说好不好?”
四面八方,都有草木的阴影发生了诡异的变化,森冷的杀气从四面八方袭来,骤然间鸦公留在地下的影子也扭曲起来,一柄阴影形成的利刀狠狠扎进了鸦公的影子。
那个沙哑的声音骤然到了另外一个方向:“嘿,动手吧,下手赶紧利落一点,可不要让我们影魔的名字被那些出钱要命的大人给看遍了。”
微风吹过,几头最靠近蛮蛮和鸦公这个方向的野兽突然浑身一激灵,它们惊恐的东张西望了一阵,然后迅速的窜回了巢穴中。
野兽的生存本能远比人类强大,这些野兽发现了某些危险在逼近,它们没有丝毫犹豫的躲藏了起来。
‘噗’的一声,黑色羽毛洞穿了大树,数人合抱的大树被一团烈焰笼罩,眨眼间就被烧成了一团灰烬。
烈烈阳光笼罩了方圆十里的丘陵地带,强光下一切影子荡然无存。
“鸦公,少司很漂亮,和阿姆一样漂亮。就是冷冰冰的,哎,你和图书说她是不是从小被埋在冰山里面,从里到外都是一块儿冰呢?”
突然间鸦公翅膀一抖,一根黑色的羽毛带着一缕火光激射而出,犹如强弓激发的利箭,带着尖锐异常的破空声狠狠射向了三里外的一株大树。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数百丈外传来:“一头扁毛畜生,一个小丫头……嘿,解决掉这头畜生,这小丫头生得很水灵,有很多尊贵的大人非常宠爱这个年纪的小女人,把她带回去,还能卖一个好价钱。”
“阿爸说了,重要的事情要是害怕忘记了,就一定要记下来,这样可以避免耽误事情……嗯,回南荒的时候,打晕雨牧大胖子,把他带回南荒,记下来了。”
几声凄厉的惨嚎响起,攻向鸦公的阴影纷纷化为一缕黑烟飘散,几个浑身穿着紧身黑色皮甲的精悍身影浑身冒着黑烟从空中摔了出来。
姬昊全力突破的时候,蛮蛮趴在鸦公的脑袋上,一边抓着鸦公的羽毛玩耍,一边絮絮叨叨的咕哝着。
和-图-书鸦公张开嘴,无声无息的一道金红色吐息喷薄而出,滚滚火焰狠狠击打在阴影形成的利刀上。那柄影子所化的利刀立刻散开,一丝丝影子迅速向四周散去,鸦公的吐息在地上烧出了一个深达数丈的大坑,坑内岩浆翻滚,但是并没有击伤这些诡异的敌人。
鸦公震怒,嘴里再次喷出大片火焰,无声的火焰划破长空,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落去。
蛮蛮从腰间锦囊中取出一块玉版,认真的用一柄刻刀在玉版上歪歪扭扭的记下了一行字。
“而且麻烦事最多的也是太司,这家伙比蛮蛮还笨,米饼没熟抓起来就吃,烤肉还带着血也是抓起来就吃。真是个大笨蛋啊!”
鸦公张开嘴,一截三尺多长的金色半透明骨骼被他喷了出来。
风吹草动,鸦公突然抬起头,他的灵性比那些野兽强大无数倍,野兽能察觉危险的到来,鸦公同样感觉到了空气中的一丝异样气息。不是杀气,也不是杀意,而是一种纯粹的,源自血脉深处的危机和_图_书预感。
“太司简直就是废物、累赘嘛,昨天一头钢牙野猪差点就撞死他,要不是蛮蛮一锤砸死了那头野猪,哎呀,少司就要伤心了。”
“风行那家伙,怎么就和南荒的地老鼠一样?整天东张西望的,好像随时会有人找他的麻烦一样。你说,他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成天担心被人发现呢?”
一抹淡淡的阴影从树干上一闪而过,随后阴影融入了地下草木留下的影子里。无数草木的阴影就好似魔怪一样扭曲延伸,急速的向鸦公和蛮蛮这边窜了过来。
‘噗嗤’声中,鸦公身上凭空出现了一条伤口,大片鲜血带着高温喷洒了出来。鸦公浑身羽毛竖起,他紧紧抿着嘴,唯恐自己发声大叫会惊扰了姬昊,强忍着不发出半点儿声音。
鸦公挺起了身体,大屁股依旧堵住了身后的洞口,慢慢的张开翅膀,身上黑色的羽毛中一缕金色荡漾出来,大片金红色的火光在羽毛中蓄势待发。猩红色的眸子里火光四射,鸦公施展了金乌和图书神眸,万分仔细的向四周扫了过去。
鸦公眯起了眼睛,嘴角一缕涎水挂了下来,他用力的点头,很欢快的‘嘎嘎’叫了一声。
一些年月深久,已经有了一点灵智的野兽站在小山包的顶部,人立而起,朝着天空大口的吞咽着。它们偶尔会转过头来,警惕的向鸦公、蛮蛮望上一眼。但是发现鸦公和蛮蛮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杀意,这些粗通灵智的野兽又继续吞吐星力,进行最原始的修炼。
蛮蛮猛地站了起来,她同样紧紧咬着牙不发出半点儿声音,从鸦公的头上跳了下来,抓起了放在地上的两柄大锤。小手一旋,两柄大锤的锤头急速旋转起来,大片火光喷涌而出,几条已经逼近的草木阴影骤然被火光一照消失得无影无踪。
鸦公是真正的上古三足金乌遗留的血脉,他施展的金乌神眸远比姬昊得到的传承强大许多。在鸦公的视野中,身边百里内的草木土石都变成了半透明,那些野兽和虫子,则是变成了一团团大小不一、强度不同的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