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九章 无忧

姬昊身体微微一抖,丝丝无形寒气从四面八方袭来,顺着他的毛孔就要侵入体内。姬昊急忙调动体内巫力全力反击,身上每个毛孔都喷出大股热气和无形寒气撞击在一起。
“来条驯服的战兽牲口都比你有用!”在南荒多年,姬昊也沾染上了南荒部族汉子粗犷直爽的脾气,他当即朝着孟獒厉声呵斥道:“孟獒,你丢尽了巫殿的脸!一条牲口都比你有用,起码牲口还懂得护住主子!”
“旭帝子,你似乎碰到了麻烦?有小人,讹诈上你们烈山氏了?”一个清朗犹如玉块撞击,冷冽好似冰川崩裂,亢劲有力好似宝剑出鞘的声音远远传来。
“孟獒,巫殿派你过来,是帮我们主持公道的!”姬昊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冷喝道。
‘呼呼’声中,姬昊身边有白色的寒雾涌出,一道小小的旋风死死裹住了他的身体。
这些花朵莹白可爱,花香袭人,随着水雾撞击在护墙上,花瓣震荡之间居然发出了清脆如碎玉的hetushu.com声音。
这样的香炉没有丝毫烟火味,但是沁人心脾的幽香随风飘出数里远,真的是洁净到了极点,也雅致到了极致。
神魂空间内,尚未命名的石剑蠢蠢欲动,不断发出高亢的鸣叫声。
“嗯?难怪敢上门找旭帝子讹诈,原来还有几分浅薄的本领!”轻盈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身穿银色长袍的青年男子缓步踏着冰雾冉冉走了过来。
孟獒目光游离闪烁,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今日,本不该是我来。姬昊,你传讯是给五龙长老他们。但是,今日巫殿长老们齐聚蒲阪议事,人王召集大会,没人敢不去啊。”
在这些少女的身边,或者跟着一头冰螭,或者跟着一头冰鸾,这些珍禽异兽一个个浑身莹白,点点冰晶不断从他们体内喷出,在他们身体下方盘成一团冰云,将他们托在离地数尺的空中。
银发,银眉,银色的瞳孔,白皙的皮肤犹如羊脂美玉,身穿银色长袍的青年抱着和-图-书一张只有三根琴弦的玉琴冉冉走来,所过之处,戊山部的族人纷纷跪倒在地向他大礼参拜。
有巴掌大小的莹白花朵飘荡在水雾上,随着翻滚的水雾卷了过来。
手指一勾,共工无忧手中琴弦骤然轰鸣。
‘叮咚咚咚’几声清脆的琴声响起,山谷内有一阵清凉沁骨的风吹了出来,朦胧的水雾贴着地面犹如流水一样滚滚而来,高有三尺的水雾浸润过树木、花草,最后撞击在护墙上,沿着护墙翻滚而上,很快将整个护墙都淹没在了水雾中。
说话的人还没出现,就已经悍然对姬昊下了黑手。
就算你是炎帝后裔,也不能这么颠倒黑白,胡乱给人栽赃定罪!
姬昊气得七窍生烟,体内巫力翻滚,炽热的火流沸腾,他的七窍是真正的有冉冉青烟冒了出来。披散在身后的长发无风自动一根根浮起,每一条头发内都有一条极细的火光喷出,随后满头长发化为大片火焰升腾而起,犹如在姬昊身后披上了一和-图-书件火焰的披风。
孟獒气得脸色发黑,他愤怒的看着姬昊,正要破口大骂,但是‘叮咚咚咚’又是几声琴声传来。
鸦公轻鸣一声,化为数丈大小,将姬昊驮在背后,冉冉浮了起来,飞到了比护墙略高的位置。
向着山谷内戊山部的驻地一指,孟獒怒道:“不就是一条巫晶矿么?你们眼皮子就浅到这种程度?没见过好东西么?死皮赖脸的也要从里面沾点好处?知道有人是你们招惹不起的么?”
孟獒的脸色骤变,原本他在旭帝子的面前已经犹如一条哈巴狗一样乖巧顺服,但是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排场,他就好像一条被打断了腰杆的癞皮狗,只差跪在地上摇尾乞怜了。
银发青年笑了几声,远远的看着姬昊冷声道:
天地圣兵,自从孕育成型之后一直在地下沉睡,如今出世,已经迫不及待痛饮鲜血!
姬昊憋着一口气,咬牙看着孟獒怒道:“孟执事!巫殿,就任凭他们这样随意诬陷自家人?”
这些冰螭、和图书冰鸾显然都是精挑细选的异种,冰螭长不过三尺,生得晶莹可爱;冰鸾也只有两尺多长,格外的精致华美。他们顾盼之间双眸熠熠生辉,体积虽然娇小,但是身上的气息却足以媲美大巫。
旭帝子笑着回过头来,微微向银发青年鞠躬行了一礼:“野犬乱吠,惊动了无忧太子,是为兄待客不周。”
少女们手中捧着玉瓶,里面是春香扑鼻的香露和美酒;她们抱着硕大的玉盘,里面是滴溜溜乱滚的宝珠和银色的仙露;她们拎着巫晶雕成的香炉,炉子里没有炉火,而是用万年玄冰调成的香块,在巫力催发下玄冰缓慢蒸发,淡淡的清香就随着冰雾慢慢的释放了出来。
数十名身材高挑,皮肤极其白皙细嫩,生得唇红齿白个个都有倾国之色的少女身穿白衣,冉冉踏着水雾从山谷中缓步走来。
“我是无忧太子,你也可以叫我共工无忧!像你们这种贪生怕死却又贪婪无比的小人,既然被我碰到,怎能容你们活着回去?”
姬昊冷hetushu.com眼看着孟獒瞬间变化的面孔,毫不怀疑如果不是碍于巫殿执事的身份,这家伙肯定已经驱动巨鹰狼狈逃窜。他之所以不走,不是因为自己的自尊和骄傲什么的东西,纯粹是害怕姬昊向巫殿投诉他,让他丢掉了巫殿执事的职位而已。
姬昊冷眼看着缓步而来的青年,也不由得为对方的长相暗自大赞了一声——好一具皮囊,比祝融天命还要英俊许多,举手投足时那一股威严自生的威仪,更是只有在祝融彤弓身上才见到。
孟獒突然一翻脸,指着姬昊厉声喝道:“我想要说什么?混账东西,一群不知道死活的小崽子,你们冒犯了旭帝子,你们知道么?见过不知道死活的,没见过你们这种不知道好歹的!”
带着透骨寒意的琴声吓得孟獒不敢作声,面对姬昊时的气焰骤然被打击得无影无踪。
吭哧了几声,孟獒干笑道:“所以,我本无意来此,只是被长老们指派而来。”
姬昊看着孟獒怒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你是巫殿执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