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三章 供诉

手指一勾,孟獒腰间系着的皮囊被姬昊抢了下来,随手一抖,数十块人头大小的混沌巫晶就飞了出来,‘叮叮当当’的摔了一地都是。
他们身上每个巫穴内都缠绕着一团绿气,雨牧秘制的巫毒犹如跗骨之蛆,和他们的血肉、精气纠缠在一块儿,顽固的盘踞在他们巫穴深处。
顿了顿,孟獒突然骂道:“荒唐,胡说八道,蒲阪过去十年,根本没有少女失踪!”
荒漠,荒山,荒凉的石洞。
孟獒简直被逼得要发疯了,他浑身抽搐着,犹如快死的鱼一样疯狂跳动起来。
姬昊冷酷无情的说道:“如果你还要人证的话,我可以请祝融彤弓太子做证。”
孟獒吓得尖叫怒骂:“我没做过,你不要诬陷我!姬昊,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
“过去十年,蒲阪有三万少女无故失踪,找到她们的时候,她们都衣衫凌乱的惨死在荒郊野外,死前都被人用最无耻的手段凌辱过。”姬昊又是一拳砸在了孟獒的眼眶上:“这件事情,是你做和_图_书的!”
孟獒和两个同伴哀嚎着被丢在了地上,好像滚地葫芦一样摔成了一团。
“好嘛,这是我们发现的巫晶矿中的巫晶。”风行激动得一把抓起一块巫晶,随后用尽力气狠狠的拍在了孟獒的脸上:“混蛋,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共工无忧他们是脑子坏了,没事给你这些东西?”
雨牧憨厚的笑了笑,然后从袖子里掏出了一瓶巫药:“正好……我手上有一瓶。嗯,我还在里面加了‘千蚁草’、‘蜈蚣草’、‘血蝎叶’、‘黑蛇花’、‘白毛蜘蛛藤’几种药草,服下去后,不用你动手,也能痛得他死去活来。”
随手一耳光抽在孟獒的脸上,打得孟獒半边牙齿全都喷了出来。
“什么?”蛮蛮震怒的咆哮起来:“这家伙杀了这么多无辜的女孩子?我砸死他!”
“没有,没有……南荒金乌部的人?他们怎能做人证?你,你,你,姬昊,这事情和祝融彤弓太子又有什么关系?祝融,祝融,他是祝融神http://m.hetushu•com国太子?你,你……”
孟獒眼珠乱转,想要找一些合情合理的说辞。
“好如意算盘。”姬昊又狠狠的给了孟獒一顿,这才掏出了一块鞣制好的兽皮,切开了孟獒的手指,让他将自己的供诉仔仔细细的写在了兽皮上。
“噢,南荒金乌部的族人不能做人证?为何戊山部的那些人说的话,就能做证据了呢?”
“你们既然敢诬陷我,我只是想要让你试试被人冤枉,却没有办法分辩是个什么滋味。”
“为何打我?”
每当一丝新的巫力滋生,剧毒就把巫力同化为毒气,附近被毒化的血肉就更多了一分。到了最后,孟獒三人已经满脸发绿,浑身酸软剧痛,差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姬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风行下意识的向一旁跳开了几步,歪着头看着雨牧骂道:“死胖子,你够狠的。”
姬昊讥嘲的冷笑着:“废话少说,共工无忧和那所谓的旭帝子把你叫进去,都说了什么?”
不多久www•hetushu.com的功夫,洞窟内就传来了声嘶力竭的惨嗥声,孟獒气喘吁吁的尖叫着,在姬昊的移魂之法的控制下,痛得灵魂几乎崩溃的孟獒尖声尖气的嚎叫着,将共工无忧和旭帝子要他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姬昊蹲在孟獒面前,一把拎着他的长发,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通老拳。沉重的拳头打得孟獒鼻梁塌陷,鼻血有如泉水一样喷了出来,痛得孟獒嘶声惨叫。
随后只要共工无忧和旭帝子那边动用自己的势力轻轻的一推,被扣死了罪名的姬昊等人在巫殿是绝对待不下去了,就算有姒文命出面担保,他们也会被驱逐出巫殿。
无缘无故挨了一刀,孟獒又是痛又是冤枉的尖叫着:“姬昊,你要讲道理,我没有做过!蒲阪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我没做过,你袭击巫殿执事,这是死罪啊!”
随后是孟獒的两个同伴也是依法炮制,三分供诉被姬昊仔细的收了起来。
“雨牧,有没有可以让他变得http://m.hetushu.com更加敏感的巫药。也就是,我如果给他一刀,他经受的痛苦会是平时一百倍、一千倍的巫药。我记得,巫殿的典籍中有‘九死碎魂散’,但是我没有来得及调配现成的药剂。”
姬昊用极其冷漠的声音说道:“我有人证,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是你做的这些事情。如果你要更多的人证,我可以从南荒给你找一千万个人证出来,有一千万南荒金乌部的子民可以给我作证,是你残杀了三万少女!”
‘呜’的一声闷响,蛮蛮抡起锤子就要往孟獒的脑袋上砸下去。幸好有雨牧眼疾手快,急忙一把拉住了蛮蛮,硕大的锤子歪歪斜斜的擦着孟獒的面皮落下,在地上砸出了硕大的窟窿。
“现在,要去蒲阪找人,没有一个大人物帮我们出头,我们想要扳回这一局,还是很难。”
随后以共工无忧和旭帝子的身份,随意派遣几个高手追杀,轻轻松松就能将姬昊等人碾成粉碎。
一如姬昊所料,共工无忧和旭帝子用自己的身份吓唬了孟獒一通,然后给了他一http://www.hetushu.com点好处,孟獒已经答应配合他们的说法,将姬昊一行人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并且贪图戊山部新发现的矿脉,恶意讹诈戊山部的罪名通告给巫殿。
姬昊则是闻声大喜,一把抢过药瓶,随手给孟獒灌下去了小半瓶。
但是姬昊丝毫不给他机会,他长啸一声,双手结了一个法印,一声真言吐出,法印狠狠在孟獒眉心一拍,顿时孟獒灵魂剧烈的震荡起来,差点被姬昊一击将他的灵魂打碎。
姬昊拔出黑石长刀,干净利落的在孟獒的大腿上扎了一个透明的窟窿。这柄曾经在金乌部充当过一段时间祭器的石刀贪婪的吞噬着孟獒的鲜血,眨眼间就吸得他大腿的皮肤都变成了惨白色。
孟獒脑子里一片混乱,他真的要疯掉了。
孟獒痛得眼泪都喷了出来,他声嘶力竭的咆哮着,目光中满是不解。
“我们亲眼所见,就是你干的。”姬昊冷声道:“蒲阪失踪三万少女,居然还一点儿风声都没有穿出来,孟獒,你很能一手遮天么。你勾结了巫殿哪位长老,才帮你把事情掩盖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