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二章 拦截

风吹草动,长草中突然传来疯狂的野兽咆哮声,随后血腥味迅速向四周扩散开。
巨鹰一声不吭的向下一沉,剧烈的旋转着从高空笔直坠落。
孟獒怒吼着摔在了地上,还未等他爬起来,蛮蛮已经拎着两柄大锤子冲了上来,犹如打铁一样两柄大锤呼啸着不断向他砸了下来。
天空云层很厚,黑暗笼罩四野,只有极少数几条云缝里,有如水的星光洒落,犹如一根一根七彩的光柱,从极高处笔直的刺在了蛮荒的大地上。
火光炸开,盾牌剧烈的震荡轰鸣,孟獒怒嚎着被燚枪喷出的火光炸飞出百多丈远。他手中圆盾是西荒百金精华淬炼而成,坚韧异常,寻常兵器根本无法在上面留下半点儿痕迹。
但是燚枪毕竟是巫帝遗宝,普通巫器根本难以抵挡他的锋芒。枪头犹如穿透镜花水月一般掠过两人身体,两人齐声惨嚎,手肘处鲜血狂喷,四条手臂在血光中高高的飞了起来。
“风行,那两个交给你了!”http://www.hetushu.com
姬昊长啸一声,右手一道火光冲出,他握住了燚枪,一枪横扫掠过了两人的身体。
一道星光正好照在一株奇异的小树上,枝条遒劲的小树色泽赤红,七朵拳头大小的乳白色花苞正在星光中缓慢绽放开。花朵在吞噬星辰之力,七彩星光甚至在花骨朵边形成了肉眼可见的七彩旋流。
大巫生命力顽强异常,两个青年瞬间损耗了七成精气,依旧有力气发出惊怒交集的怒吼声,同时哆哆嗦嗦的伸手进袖子,分别掏出了解毒和补充元气的救命巫药。
瞬间三百锤落下,孟獒口吐鲜血,软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巨鹰飞翔在离地二十里的高空,在地面看来,巨鹰的头颅比蝇头还要小数倍。但是箭矢却精准无比的从巨鹰下颌透入,穿透它的头顶激射而出。
“姬昊,你好大的胆子!你敢袭击巫殿的执事!”孟獒厉声尖叫,不敢置http://m.hetushu.com信的看着姬昊。
两根箭矢激射而出,几乎是离开弓弦的瞬间,就穿透空气到了孟獒的两个同行青年的心口前。
摸了摸腰间多出来的一个储物皮囊,孟獒回头看向了两个同伴:“所以,这次的事情,回去巫殿后,你们知道该怎么说。给无忧太子一份人情,虽然他看不上我们的人情,但是我们也不亏。一百块绝品混沌巫晶,这已经够买下很多人的性命了。”
石剑如风,两人身上同时有符文光芒闪过,他们身穿的黑色长袍防御力很不坏,他们在长袍内还穿上了贴身的软甲,他们身上的防御巫器,足以抵挡普通大巫三五下的攻击。
风行深吸了一口气,闪烁的目光变得无比坚定。他拉开长弓,造型粗朴、简陋的长弓上突然有一抹非凡的光芒凝聚,两根箭矢同时搭在了弓弦上,风行低声喝道:“杀!”
七朵白色的花苞就变得越发的荧光皎洁,散发出的香气就更加的馥郁诱人,四hetushu.com周的野兽就更加的疯狂。
“我的胆子一直很大!”双手握着燚枪用力一挥,热浪四射、火光喷射,燚枪将孟獒手中的软枪弹飞,同时枪尖喷出一道金红色流火,狠狠撞在孟獒手中的盾牌上。
孟獒对比那一株凝魂花,正想要高谈阔论的阐述他对生存的看法,地面上一支无声无息的箭矢激射而起,狠狠的贯穿了他们座下的巨鹰头颅。
他左手一挥,一块银白色的圆盾从手腕上喷出,用力的迎向了姬昊手中急速劈下来的燚枪。同时他右手一弹,一道灵蛇一般的软枪急速颤抖着,带起了点点寒光狠狠向姬昊扎了过来。
风行的手指头哆嗦了一下,但是站在他身边的雨牧低沉的喝道:“动手!这些年,还没受够这些软蛋的气么?他们除了勾结外人,欺负我们这些学徒,他们还会什么?”
姬昊大踏步向孟獒三人即将坠落的地点狂奔而去,同时冷酷无情的下达了杀戮的命令。
孟獒满意的笑了起来,他指了和-图-书指远处草原中,那一株正散发出馥郁清香的小树,讥嘲的说道:“弱肉强食,这就是道理。那些孱弱无能的野兽,会用自己的血肉催活这株凝魂花,但是最终只有最强大的七头凶兽,才能享受凝魂花的美味,让自己滋生出灵智。”
但是燚枪喷出的高温无物不焚,孟獒万分心痛的看着圆盾,上面被烧出了拳头大小的一个透明窟窿,这面盾牌已经彻底被毁掉了。
雨牧紧握双拳,咬着牙厉声喝道:“动手吧!大不了离开巫殿,四荒之地,哪里不能逍遥快活?”
但是姬昊冲了过来。
无数凶猛的野兽疯狂的向这株小树袭来,它们相互撕扯、杀戮,鲜血不断渗入地面,小树的枝条轻轻摇晃着,兽血不断被小树的根茎吸收,小树的枝条变得越发鲜艳红润。
“想要活得好好的,就不能做那些傻乎乎的为人做牺牲的蠢畜生。我们只能……”
孟獒站在巨鹰背上,咬着牙冷声喝道:“这不能怪我们,是那群小子自己找死。他们www•hetushu•com居然招惹了旭帝子和无忧太子,他们就必死无疑。”
两个和孟獒同行的青年相互看了看,同时点了点头:“孟獒大人说得是,我们当然不会这么蠢!”
夜,深沉。
一头巨鹰双翼喷吐着黑烟,无声无息的从空中掠过。
孟獒和两个青年同时惊呼一声,他们只是大巫,还没有凌空飞渡的能力。驾驭天地元气飞行,那是巫王才有的大能。他们随着巨鹰一起从空中坠落,他们甚至连借力的地方都没有,只能犹如陨石一样笔直的向地面落了下去。
箭矢如狂魔,狠狠扎进两个青年的心脏。雨牧淬在箭头上的剧毒爆发,两人只来得及将箭矢从体内拔出,还没来得及调动巫力修复被重创的心脏,剧毒已经流转全身,瞬间将他们的生命精气消耗了七成。
“旭帝子不说了,烈山氏的势力,你们也都知道。无忧太子,他是代替水神共工氏,执掌北荒在蒲阪的一切权力,北荒所有在蒲阪的部族都唯无忧太子之命是从,他开口了,那群小子只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