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三章 对碰

嬴云鹏冷眼看着祝融氏,同样冷笑连连:“敢问老夫哪里冒犯了大祭酒,让大祭酒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也请大祭酒明白,哪怕大祭酒身份高贵,天地之间少人能比,我东荒夷人,我东荒十日国,也不是任人欺凌的!”
他看懂了这地图上演绎的景象代表着什么——在名为赤坂山的大山之中,以人力在七日之内开辟两条万里长河,连贯沿途的所有水系水脉,化为一枚巫符沟通天地之力,充当某座巨大巫阵的核心符文。
“姒熙来了。”见到大声叫嚷的姒熙,帝舜很平和的笑道:“还正要让人去找你,商量了两天事情,我们北边赤坂山一带,需要开凿两条万里长河配合巫阵布置,工期很紧,七日之内必须完工,能做到么?”
五龙垚等人同时脸色微变,他们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同时看向了帝舜。
姬昊怔怔的看着地图上那两条大河勾勒出的符文,不断的将自己这些日子在巫殿学会的符文、巫阵的知识将其一一和*图*书印证,越是想越觉得妙用无穷,越是想后心的冷汗越是冒了出来。
这是何等逆天手段,这是多么瑰丽的奇思妙想。
他的眼睛很亮,眸子里有双瞳,看人的时候似乎能看透人的灵魂,这是他唯一和常人不同的地方。
姒熙则是放声大笑了一声:“哈,来干什么?你们几个老家伙,姬昊被人冤枉了,你们还不知道么?”
大殿内坐着上千人,大家都盘坐在草席上,看着大殿中用极其细腻的金沙铺成的地图。
姬昊站在一旁,看得浑身寒毛直竖。
五龙垚带着一丝愠怒的说道:“舜,姬昊给我们发信求援,我们忙着商议大事,所以让巫殿派人去处置。最是轻松不过的一件事情,怎么会闹到这里来?”
姬昊看着和蛮蛮生得有七八分相似的青年,心知肚明这就是火神祝融氏了。不管是看在蛮蛮的份上,还是金乌部的份上,姬昊都很是恭谨的向祝融氏行了一礼:“是,详细的经过,崇伯都知和_图_书道了。”
轻轻拍了拍掌,帝舜笑道:“只要能暂且挡住一个半个月,今年北边那几个部族的收成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只要粮食都进了粮仓,他们若要打过来,我们只管迎上去就是。”
眼看祝融氏就要对嬴云鹏下手,帝舜突然幽幽叹了一口气:“谁能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
姒熙正要开口,一旁一名身躯高大,浑身肌肉虬结,每一根毛孔似乎都有一股煞气喷薄而出的虬髯老人厉声喝道:“冤枉?诸位是说我孟洚派出去的人办事不力么?这小子向五龙长老他们传讯求救,几位长老分不开身,老夫作为外殿长老,派了族中最得力的子侄孟獒前往,难不成还会有什么变故?”
祝融氏慢慢的站了起来,双眸火光四射盯着嬴云鹏冷笑道:“嬴云鹏,你是想死么?”
姒熙冷哼一声,指着孟洚的鼻子喝道:“就是你这老糊涂派出去的人坏了事情。什么得力子侄?分明就是软骨头废物一个!”
话音http://m.hetushu•com未落,面带悲色的嬴云鹏就大步走进了大殿,朗声高呼道:“舜,我刚刚查清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想不到,我们巫殿居然有这么狼心狗肺、心狠手辣的无耻小人!”
帝舜也微微一呆,笑呵呵的向姬昊打量了一阵,不断的点头说道:“是个好娃娃,嗯,金乌血脉么?南荒金乌一脉,已经很多年不出南荒一步了。大祭酒,你说呢?”
祝融氏‘咔咔’一声冷笑,俊美的脸上浮现一缕杀气,随后浑身火光四射,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团炽烈的流动的火。
大殿内众多人王臣子纷纷笑着点头,脸上神色都轻松了许多。
深邃的眸子往祝融氏身上一扫,嬴云鹏冷声道:“还有一个叫做蛮蛮的小贱人,贪生怕死临阵逃脱,坏了我巫殿名声也就罢了。他们居然还讹诈事主,威逼绑架巫殿执事。”
嬴云鹏都能说出‘绑架巫殿执事’的话,想必孟獒三人没有回到巫殿的事情,已经被他们查了个七七八八了。
和图书舜就笑了,他向坐在大殿中的众多臣子笑道:“我说了,让姒熙来,他肯定是这口气,绝对不会有丝毫推挡。只要这座大阵一成,配合巫殿锻造的那些大型器械,赤坂山一代就高枕无忧矣。”
坐在帝舜身前不远处的五龙垚突然叫了起来:“姬昊,你来这里做什么?”
姬昊绷紧了脸,见到嬴云鹏在这里出现,姬昊就知道,他偷偷回到蒲阪,直接去找姒熙而不是回去巫殿求助,果然是最明智的选择。
“七天?”姒熙大步走到地图前,掐着手指计算了一阵,满不在乎的点了点头:“现成的水脉就有七千里,七天之内开凿两条万里长河,小事一桩。”
嬴云鹏愤怒的高举双手,不断的向着天空挥动着:“苍天无眼,怎么不一雷劈死他呢?那个叫做姬昊的小杂种,纠集了名为太司、少司、雨牧、风行……”
五龙垚一开口,这些日子一直传授姬昊各方面知识,和他极亲近的几个老巫师纷纷站了起来:“可不是,你小娃娃来这里做http://m.hetushu•com什么?”
他身上的气息很清新,虽然是老人的模样,但是他身上的气息就好像春天雨夜松林中的味道,清新淡雅,充满了活跃的生命力。单单感受他的气息,旁人还会以为他是一个青春鼎盛的少年。
帝舜坐在大殿中,着粗麻衣裳,穿草鞋,长发用荆条在头上挽了一个发髻,和身边正在议事的大臣一样,都是盘坐在草席子上,并没有任何超乎寻常代表他超然身份的东西。
有几名巫祭站在长宽百丈的金沙地图前,将自身巫力输入金沙中,于是极细腻的金沙就隆起了山川河岳、丘陵森林的具体地图。帝舜说话的时候,有一个巫祭伸手一挥,两条如同龙摆尾的大河就在地图上蜿蜒前行,在一片险峻的大山中构成了一枚雄浑有力的巫符。
帝舜身边坐着一个身穿红袍,身躯高大,面容俊美如女子的青年男子。听了帝舜的话,青年眸子里喷出大片火星,淡淡的说道:“姬昊,我知道。蛮蛮的小朋友,他还救了蛮蛮一命。怎么,有人冤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