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四章 无能

“杀死这些恶鬼啊,为我们的族人报仇!杀光他们!”
一些老人哭喊着举起了手上的婴孩,他们部族中的青壮要么被击杀,要么被掳走,唯有他们这些老弱病残,还有这些襁褓中的婴孩被异族驱赶着冲阵。
“耶?姬昊,你的盔甲里面藏着一只乌龟耶!”蛮蛮把两柄大锤随意的丢在地上,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许多的新鲜鸟蛋,正不断的捏碎蛋壳后,将清澈的蛋液倒进嘴里。
“救命啊,我死了不要紧,我的小孙儿,他还小!”
哪怕他知道这些老弱冲进自家军阵后的可怕后果,但是他依旧无法下定决心。
一些老人泪流满面的哭喊起来。
“不要动手,我们也是人族!我们也是人族啊!”
姬昊举起石刀,却无法有任何动作。
雨牧、风行、太司的脸色惨白,他们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瞳孔内满是痛苦和忧伤。
烈山刚和他身后的一票战士呆了呆,刚硬的脸上不由得浮现了一丝苦笑。
破禁血光奇妙非凡和_图_书,符文炸裂时,姬昊的重甲不受控的泛起了大片的黑色水光,重重叠叠的水波在姬昊的甲胄上翻滚汇聚,一波波水光逐渐在他的头顶凝成了一头朦胧的玄龟虚影。
在南荒,和黑水玄蛇部还有其他部族作战的时候,姬昊毫不留情的杀死过无数敌对部族的族人。但是眼前的这些老弱,他们没有任何反抗力,他们和姬昊无冤无仇,他们不是敌对部族的族人,他们是最普通的人族百姓!
在帝刹的手上,这些人族的老弱杀伤力堪比姜虫爪的虫傀!
看着手中精巧的、散发出逼人高温的锦囊,烈山刚无声的向蛮蛮抱拳行了一礼,然后掏出锦囊中的数百枚巫符,回头向自己身后的三千战士望了一眼,将这些巫符分给了实力最强的数百战士。
一缕缕的火焰随着蛮蛮的笑声从她身上涌出,流水一样的火焰迅速的汇聚在一起,逐渐凝成了一套半透明的紫红色甲胄。甲胄造型古朴,线条简单干净,甲和_图_书胄表面有一层细密的龙鳞花纹,前后心口部位,是两块尺许见方的火焰纹雕。
大队异族的奴隶战士混在这些老弱之中,他们疯狂尖笑着,用力的挥动着长长的鞭子,鞭挞着这些老弱逼他们加快速度冲锋。
一念成神,一念入魔。
“拿着,多杀几个异族!”烈山刚沉声说道:“活得久一点,就能多杀几个。”
四周天地元气不断注入这座火山,然后转化为精纯的火焰流回甲胄,蛮蛮这套甲胄散发出的温度就越来越高,渐渐地她脚下的岩石都开始融化。
蛮蛮得意的笑了几声,她丢下被甲胄散发出的高温烤得焦糊的鸟蛋,忙不迭的掏出了一大把的火红色巫符分给了少司等人:“这是阿爹给蛮蛮的护符呢,大家多拿一些,不要舍不得用,回去了问阿爹要多少有多少!”
烈山刚呆了呆,低头看着蛮蛮瓮声瓮气的说道:“某乃亢帝子近臣。”
看到姬昊头顶冒出来的玄龟虚影,蛮蛮突然兴奋的笑了和*图*书起来:“蛮蛮也有盔甲呢,是阿爹在蒲阪花了很多很多宝贝换来的。”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过了大概一刻钟功夫,大群大群人族老弱哭天喊地的从山谷中涌出,向着站在山谷出口外的姬昊等人冲了过来。
少司和蛮蛮不知所措的看着姬昊,她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姬昊身上。如果姬昊下令杀戮,她们会毫不犹豫的对面前蜂拥而来的老弱下杀手。在这些老人、孩童的面前,她们已经完全丧失了自主的能力。
但是虫傀不会哭喊、不会哀求,他们对自己族人的心理冲击力没有这么强大。这些神智保持清醒,清楚的知道自己正在步入死亡,浑身充满绝望气息的老弱,对人族战士的心理冲击力几乎是毁灭性的。
巫殿的秘典中记载得极其明确,异族中的血月一脉最喜欢驱赶人族老弱冲阵。一旦人族军队心软,不远下手杀戮这些老弱,当他们冲进自家阵列后,血月一脉的虞族战士施展血咒,就能以这些老弱的精血hetushu.com为引子,爆发出可怕的杀伤力。
姬昊缓缓举起了黑石长刀,刀锋上一抹火光激射而出。
刚刚一道破禁血光就在姬昊面前炸开,无数细小的血色符文溅射到了姬昊的身上。密密麻麻的符文炸开,在姬昊的重甲上溅起了无数火光。
姬昊浑身哆嗦,冷汗不断的冒了出来。真正面对这些蜂拥而来的老弱,距离他们不到一里地的时候,姬昊真正发现了自己心中最深处的那一点软弱和无能。
蛮蛮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她把腰间挂着的锦囊打开,仔细的数了数里面的护符,干脆将锦囊整个递给了烈山刚:“是烈山亢的手下啊,那就是好人喽。这些护符全给你吧,你分给你的手下吧。如果你是烈山旭的手下,蛮蛮可就懒得理你们的死活了。”
但是心中的一条底线在发出尖锐的警告,姬昊无法下达这样的命令。
远处天边,血月神塔慢慢的飞上了天空。帝刹站在塔座上,身边悬浮着数十名衣饰华美的虞族战士。他们向着姬昊的http://m.hetushu.com这个方向指指点点,血月神塔上那枚血色竖目荡起了一抹深深的血光,冷漠无情的凝视着姬昊等人。
一千人一队,帝刹军俘虏的人族老弱哭天喊地的涌入了山谷。山谷中人潮涌动,密密麻麻的人影在无数异族奴隶战士的驱赶下,踉跄着向山谷出口涌来。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很快蛮蛮就给少司几个人一人分了一大把巫符,等她到了烈山刚的面前,蛮蛮犹豫了一下,拉开了雕刻着火焰纹的面甲,很认真的看着烈山刚:“大块头,你是烈山旭的手下么?”
“好东西啊,有这件甲胄,蛮蛮你可就安全多了。”姬昊欣然点头,用力的拍了拍蛮蛮的脑袋。
姬昊不断的吞咽着吐沫,眼神迷离,同样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好多人族战士第一次走上战场,就因为在军令逼迫下杀死了这些冲阵的老弱,直接导致了他们的心理崩溃。
理智告诉姬昊要下令屠戮。
丝丝火气从这套同样全封闭的重甲上涌出,在蛮蛮的头顶化为一座数丈大小的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