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五章 抉心

在另外一个方向,同样是千里之外,两个身穿白色粗麻布衣,赤脚披发的男子站在山巅,同样观看着姬昊这边的动静。
一名身披羽衣,手持长弓的高挑战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姜虫爪身边。看着陷入两难境界的姬昊,英俊帅气的高挑战士苦笑了一声:“长老,不如……”
“这些家伙,肯定是从来不刷牙的!”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姬昊都能想到这个无厘头的事情。
“可怜,可怜,众生疾苦!”
“杀,还是不杀?姬昊,杀,还是不杀?”千里之外,龟灵缓缓站起,不由自主的自言自语。
“师兄所言极是,所以正是我等普度众生,积攒功德的大好时机。”
“杀,还是不杀?师兄啊,看这小子那等纠结模样实在是可笑。”千里之外,那一对师兄弟齐声欢笑,笑声中对姬昊的犹豫不定充满了讥嘲和恶意。
姬昊手举长刀,厉声喝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我皆如是http://www•hetushu•com!今日,尔等放心去死;日后,我屠尽天下异族为尔等陪葬……此誓,天地为证!”
龟灵的几个门人脸色齐齐一黑,个个神色古怪的看着自家师尊。刚刚发话的少女跺着脚嗔怪道:“师尊好生赖皮,怎能这么做呢?只是堵住山谷又有何用?”
人群蜂拥冲向姬昊的时候,千里之外,大山之巅,龟灵盘坐在一株大树下面,双眸神光闪烁,遥遥的注视着战场的一举一动。
龟灵的几个门人侍立在一旁,一名生得娇憨可爱的少女吐了吐舌头,小心的说道:“师尊,若是您在场,这些人杀还是不杀?”
隔着老远,姬昊都闻到了这些异族奴隶嘴里的恶臭。
淡淡一笑,龟灵温和的看了少女一眼,轻声说道:“杀还是不杀,这个问题,不只是为师,或者姬昊小友,其实就是你们师祖,也不知道弄明白了没有呢。”
死胖子紧张得浑身汗流浃背,不知http://www.hetushu.com道从哪里弄出了一头烤野猪,正犹如见了杀父仇敌一样,恶狠狠的大口大口的撕扯着冰冷的野猪肉。‘咔嚓’声中,这家伙紧张得连野猪的大腿骨都一口咬断嚼得稀烂。
“杀,杀光他们!”无数异族的奴隶战士张开嘴疯狂的笑着,他们的嘴巴和他们的头颅相比,比例格外的巨大,乍一看去就好像一群蛤蟆。他们的嘴里密密麻麻的尽是三角形的利齿,齿缝中还残留着大量食物的残渣和血迹。
“杀,还是不杀?”姬昊默默的看着越来越近的人群。他从没有屠戮过无辜的百姓。前世今生,他杀的人,全都是他的敌人。但凡是敌人,姬昊心境坚定,只要挥刀即可解决一切麻烦。
姜虫爪轻轻的摇了摇头:“飑,既然是姒文命看中的娃娃,他就必须自己过这一关。以后他会碰到比今天更残酷、更难决定的事情,一念之差,或许就是无数族人的性命。你,帮不了他!http://www.hetushu.com
“师兄所言极是,正是他们大兴刀兵,这些卑贱之人想要活下去,就只能入得我等门来,随吾等清修。”
刀痕深可及骨,鲜血喷涌而出,眨眼染红了姬昊的面孔。
“此番血月一脉大兴刀兵,赤坂山周边哀鸿遍野,可怜这天下人。”
“师弟所说颇有几分道理,只是那些卑贱之人,入我门来却也没甚大用。若是有那位高权重的大巫、巫王落难,于生死边际得我等援手,将他度化到我等门下,那才是真正大功德!”
太司紧张的举起了手中骨杖,丝丝黑气从他身上喷出,不断汇聚在骨杖中。太司的双眼变成了诡异的漆黑色,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光泽。只要姬昊一声令下,他的巫咒就能激发。
但是这些满脸是血、满脸是泪的老人和孩童……
众目睽睽之下,姬昊揭开面甲,一刀狠狠的劈在了自己脸上。
“姬昊,姬昊,我们……我们该怎么办?”蛮蛮用力的抓紧双锤,紧张的用锤头‘轻轻’www.hetushu.com的碰了碰姬昊的肩膀。姬昊一个趔趄,差点被蛮蛮这‘轻轻’的一撞打趴在地上。
高挑战士大风飑深吸了一口气,抱着长弓闭上了眼:“三息之后,我会下令……我靠!”
雨牧……
后方,帝刹淡然一笑,手指一弹,冲在最前面的数千人族老弱身体纷纷炸开,变成滚滚血水呼啸着向姬昊等人袭来。
刀锋横扫,百丈长的一道火光激射而出。
风行已经躲得无影无踪,这家伙最喜欢蹲得远远的放暗箭,在这种焦急纠结的关头,他更乐意躲在一旁,将压力丢给姬昊去承担。
手中拂尘轻轻晃了晃,龟灵抬头看了一眼天,很是微妙的笑了起来。
过了许久,龟灵悠悠说道:“若是为师,显出本体堵住山谷,任凭他多少人也过不来。”
两人一问一答,问答之间都满脸是笑。有时候他们心血澎湃,控制不住自身荡漾的法力,舌头轻弹之时,就有朵朵白色的莲花随口喷出,带着淡淡馨香在他们身边环绕不定。
两人面皮和*图*书白皙,肤色光洁如玉,眸子里隐隐有朵朵白莲虚影闪烁。当他们看到那些老弱被逼向姬昊的军阵发动冲锋,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山谷之前,看着越来越近的人群,姬昊手中黑石长刀微微晃动,却依旧无法喊出那一声命令。
听到‘师祖’一词,龟灵的几个门人全都端正了面容,诚惶诚恐的向天打了一个稽首。同时他们无不好奇的看向了自家师尊——自家师祖那是何等人物,区区数十万人族老弱,在师祖面前连蝼蚁都算不上的存在,难道还能难住自家师祖不成?
“师兄所言极是,但是这赤坂山中,只有大巫;想要度化巫王,我们只能去赤坂山上空九霄之外走一遭了。而且巫王征战,凶险无比,我们师兄弟一定要小心谨慎才是。”
后方,姜虫爪站在山崖上,静静的看着姬昊。
手中玉如意放出一抹凌厉的黑色幽光,龟灵眯起眼睛,淡淡的自问道:“师尊,换成现在的您,这些人,您能否挥得出那一剑?或者还是和当年一般心慈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