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冥顽

“你们衣不遮体,你们食不果腹,你们甚至连成体系的文字都没有,你们就是一群没有开化的野人!”姬貊挺着脖子,讥嘲的看着姬昊:“你们,没有‘文明’!”
“啊呸!”姬貊再一次重重的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玄、黄二色,是天地间最让人恶心的颜色!我宁可我的皮肤,就像尊贵的主人最初的奴仆那样是完全漆黑的,那也比现在的黄皮好看一万倍!”
他斜睨着姬昊,洋洋得意的说道:“你根本不知道我们的主人有多强大,你根本没见识过我们的主人拥有多么可怕的底蕴和力量!你甚至不知道,我们的主人是如何击溃你们的祖先,建立了统治一切的虞朝的!”
“但是心头的这口气泄了,心甘情愿的跪在那些异族恶鬼脚下,一如姬昊所言,像蛆虫一样期待异族的施舍……我们人族,就真的毁了!做奴隶,真的就让他们这么满足么?”
姬貊看着姬昊,犹如坐在云端的神灵,微笑着说道:“你不懂!你们这hetushu.com些没开化的蠢货,死守着所谓的血脉、族人、族群之类的腐朽观点,你们死死反抗主人的‘文明’之光的照耀,你们不愿意成为主人的奴仆,你们注定被消灭!”
“我们的祖先?”姬昊淡淡的说道:“难道不是你的祖先么?”
“‘文明’!姬昊,你这个蠢货,你懂什么是‘文明’么?”姬貊洋洋得意的抬着头,‘哈哈’大笑着指着姬昊:“‘文明’是火光,是智慧,是照耀一切的烈阳,是统治周天的权力。”
“蛆虫?”姬貊悍然昂着头,向着姬昊咬牙切齿的嚎叫:“就算是做蛆虫,我也是在锦衣玉食、琼楼玉宇中长大的蛆虫!你们倒是做人了,你们天天在泥浆里打滚,食粗谷粝饼,穿麻布兽皮,浑身腥膻之气,行止犹如野人!”
拎起一根锋利的带着无数倒刺的长针,姬昊的面孔骤然变得扭曲狰狞。
“你是金乌部的后裔。所以,我主动要求,让你好好的吃一顿,喝一和_图_书顿。”姬昊轻声说道:“现在,该说的说了,该吃的吃了,该喝的也喝了。嗯,是你主动点坦白,还是我动手拷问?”
“‘文明’,让我们的主人拥有源远流长的文明,拥有如渊如海的知识,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拥有统治周天世界亿万族群的权力。”
听到得意处,两人不由得连连点头,华胥烈更是压低了声音向姒文命说道:“骂得痛快,这些鬼奴为了所谓的‘荣华富贵’,背叛祖先、血脉,一心一意帮那些恶鬼欺凌人族,真正该死。”
一边笑,姬貊一边吐着血水和碎裂的牙齿。他浑身力道都被禁锢了,但是大巫庞大的生命血气却依旧在他体内奔涌如龙。滚滚血气涌上面门,姬貊坍塌的面颊迅速鼓起,满口大牙也飞快的生了出来。
姬昊看着姬貊厉声喝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天玄地黄,这是天地的本色。我们是这方天地的子民,我们的身体自然就烙印着这方天地的色彩,玄、黄二色,是这方天地最和_图_书尊贵的颜色!”
“‘文明’,我们这些主人最虔诚、最谦卑的奴仆,我们愿意沐浴在‘文明的’火光下,哪怕是做驯服的豺狗,哪怕是做被驯服的牲口,哪怕是做你所谓的摇尾乞怜的蛆虫。我们也是‘文明’的蛆虫啊!”
和这样的人,没什么好说的。
姬貊‘咯咯’笑着,笑得无比的得意。
“我仇恨金乌部!”姬貊咬着牙看着姬昊怒声道:“你知道么?从我记事时起,我的梦想就是毁灭金乌部,甚至摧毁整个南荒!因为是该死的南荒,该死的金乌部,给了我如此卑贱的血脉!”
“‘文明’,让我们的主人拥有了文字,拥有了历史,拥有了阶级,拥有了上下尊卑之分。一如天地开辟,清气上升,浊气下沉,奠定了天地的根基。”
姬貊陶醉的抬头看着囚牢的屋顶:“我唾弃我的血脉,该死的金乌部的血脉,该死的人族的血脉。我宁可,我宁可我是一个皮肤漆黑的‘仆族’……我宁可,我身上有一丝丝微不足道的主和_图_书人的血脉……”
囚牢外,甬道中,姒文命、华胥烈并肩而立,侧耳倾听着姬昊的大声呵斥。
姬昊站起身来,如此冥顽不明的人,他的骨子里都流淌着奴性。
“这些年,你肯定在人族内部,发展了不少同党吧?把他们的名字一个一个的交待出来,你还能舒服几天。如果你不说,我保证你会生不如死。”
“咔咔,咔咔!”姬貊怪声怪气的笑着,他摇晃着满是鲜血的脑袋,朝着姬昊歇斯底里的笑着。
姒文命背着手,低声叹息道:“这样的人,这些年越发多了。其实我真不怕虞朝和我们摆开阵仗拼命,脑袋掉了不过碗口大小一个疤,心中血气不灭,我们依旧能持刀再战。”
“‘文明’,让我们的主人拥有可以劈碎万物的刀锋,拥有了无法摧毁的甲胄,拥有了永世不毁的城池,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柄。他们发现周天,降临周天,征服周天!亿万族群成为他们的奴隶,顺昌逆亡,没有任何族群能够抵挡我们主人的意志!”
“啊呸!和图书”姬貊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不要用你们卑贱的血脉来侮辱我!我们是主人最虔诚、最谦卑的奴仆,我恨不得我身上流着主人哪怕一丝丝最淡薄的血脉……我才不是什么该死的金乌部的后裔!”
“再说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是蛆虫?”姬貊瞪大了眼睛,满口喷着吐沫向姬昊‘嗷嗷’叫喊。
慢慢的,姬昊取出了一套巫殿专门用来严刑拷打的残酷巫器,各种尖锐、锋利、带着森森血腥味的器具逐一取出,整齐的放在了姬貊的面前。
姬貊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我的皮肤为什么要是这种卑贱的黄色?我的头发为什么要是如此卑贱的黑色?我的眼睛为什么要是如此卑贱的棕黑色?为什么我的头发不能像尊贵的主人那样色泽绚烂?为什么我的皮肤不能像尊贵的主人那样白皙细嫩?为什么我的眼珠,不能是尊贵的主人那样的绚丽多彩?”
姬昊看着姬貊,轻轻的摇了摇头:“你已经疯了!”
“预先提醒你一句……其实,我是一个很不错的酷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