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九章 冥月

嬴云鹏狞笑着一拳击飞了青雷射来的长戈,他的一根手指被长戈震碎,但是巫力运转中,嬴云鹏瞬间将伤势修复。他举起手中长弓,声嘶力竭的嚎叫着:“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无数的虞族、伽族战士疯狂的大声嘶吼,更有那些黑皮的仆兵,那些肤色驳杂的奴隶战士兴高采烈犹如疯魔的手舞足蹈大叫大笑。
对于人族战士,这些虞族精英可没有任何的怜惜、照顾,他们用的是血月一脉最恶毒的秘咒,涸泽而渔的压榨他们骨髓中的最后一点力气,以燃烧这些箭手的寿命为代价,让他们瞬间爆发出了可怕的力量。
面对虞族血月一脉恶毒的秘咒,除了逃,没有别的办法。这些被引燃的东荒箭手,他们的生命犹如烟花一样瞬间绽放,在极短的时间内,他们会拥有巫王的实力!
“让他们变成卑贱的牲畜!”
血色高塔上的高条人影骤然一僵,兴高采烈的血月一脉的异族战士同时变了脸色,所有人齐刷m.hetushu.com刷的向北方看了过去,更有人气急败坏的大声喝骂起来。
那灰蒙蒙的甲胄下面,那些行动诡异的战士,清一色都是干瘪、狰狞,身躯坚硬犹如金属铸成的僵尸,没有一个活物!
青雷率领的羽人挡在了嬴云鹏的大军前方。
“毁灭他们的文明!”
透过阵图,姬昊的神念扫过那些死气沉沉的战士,然后他的心骤然一沉。
‘锵、锵、锵、锵’,这些死气沉沉的战士身上的铁甲摩擦,发出震耳欲聋的金铁撞击声,一股让人窒息的沉闷压力铺天盖地的卷了过来,逼得姬昊心头一阵阵烦闷。
“毁灭他们的历史!”
‘吼~吼吼~’!
他们从东到西,绵延上万里,阵图覆盖中,整齐的万人方阵绵延万里,犹如一片灰色的潮水席卷而来。
“尽情的杀戮他们的老人!”
数万羽人拍打着羽翼,手持长弓悬浮在青雷身后,所有人身上都笼罩一层致密的青气,他们和-图-书同样愤怒的看着嬴云鹏,看着他身后的东荒箭手,看着他们身边的虞族战士!
站在高塔上的高挑人影挥舞着血色战旗,犹如恶魔一样疯狂的嘶吼着。
“灭绝他们的记忆!”
地面上,天空中,虞族、伽族的战士们在疯狂的咆哮,在疯狂的吼叫,他们的战意燃烧,他们犹如凶残的猛兽,向呼啸袭来的人族大军冲杀了过去。
那些站在金属圆碟上的虞族精英疯狂的笑着,笑得眼泪水都喷了出来。
“伟大的,至高的,掌控一切生与死的奥义,神秘莫测的冥月啊!倾听您子民的呼唤吧!赐予我们力量,让我们征服一切!”
“毁灭他们的骄傲!”
青雷长啸一声,转身就走,同时高呼了一声‘逃’!
数万名巫王?
被虞族精英秘术引燃的东荒箭手,他们身上的气息在极短时间内,居然突破到了巫王境!
规模浩大的万人方阵,姬昊一时间都没数清到底有多少个。
同样来自东荒,都是东荒的人族和*图*书,在上古时代,他们都是青帝木神的子民。他们同样精通弓箭技巧,他们曾经在东荒并肩作战,为人族杀出了一片生存的沃土。
杀光这里的人族军队,击穿恶龙湾,以点带动面,攻破整个赤坂山防线,肥美的蒲阪,人族的核心重地就在眼前!
‘咚、咚、咚、咚’,沉闷而整整齐齐,带着一丝死气沉沉的脚步声犹如雷鸣般从北方传来。
“血月的子民啊,去建功立业,为至高无上的血月增添荣耀!在伟大的陛下帝释阎罗的带领下,征服,杀戮,掠夺,尽情的疯狂吧!”
青雷不蠢,如果他坚持打下去,这只会是一场屠杀。
羽人战士们同样拉开了长弓,身形翻飞中,密密麻麻的青色箭矢犹如暴风雨一样向东荒箭手们洒去。
青雷手持青木制成的长戈,背后羽翼托起他雄壮的身躯,面容扭曲的他怒视嬴云鹏,嘶声咆哮着:“嬴云鹏!你和你的人,落地,跪下!”
一片灰蒙蒙的雾气从北方席卷而来,浑浊和-图-书的雾气中,隐约可以看到上百座灰色的高塔向南方急速的飘了过来。这些高塔的顶部,上百枚灰色的巨大竖目散发出森冷无情的寒光,那灰色的光芒邪恶森冷,只是看一眼,就好像有一股死气从头顶钻进身体,让人浑身都发僵、发冷。
“让他们世世代代,永生永世,都成为匍匐在我们脚下的,最卑贱的奴隶!一如我们所征服过的那些族群一样,成为任凭我们生杀予夺的……卑贱生物!”
是‘逃’,而不是‘撤退’!
人族的精锐自相残杀,这是多么赏心悦目的一幕大戏啊,就算良渚最灵巧的舞女,也表演不出这么精彩的大戏。虞族精英们笑着,眉心竖目张开,一道道血光不断落在那些东荒箭手的身上。
冷冷清清,犹如万年老尸在坟墓中的低声吟唱般难听的声音从北方传来。
这些万人方阵中的战士身披灰色的铁甲,手持锈迹斑斑的长戈,犹如傀儡一般整整齐齐的向南方大步而来。他们每一步都能迈出数十丈远和-图-书,每一步都是一般大小,精准得好像尺子量过一般。
“所有人族都将成为奴隶!”
“尽情的享用他们的女人!”
他身后的东荒箭手箭出如雨,悍然向青雷和他统辖的羽人战士发动了进攻。青雷手中长戈化为一道青雷雷霆轰出,隔着数十里距离笔直刺向了嬴云鹏的胸膛。
“毁灭他们的荣耀!”
嬴云鹏站在金翅大鹏背上,他嘴角微微勾起,不屑的冷冽一笑,随后一挥手。
姬昊极力睁开眼向北方看去,极尽目力,他也只能看出数百里地,看不清那个方向到底发生了什么。
“尽情的掠夺他们的财富!”
这一刻,无数的箭矢在空中穿梭,射穿了东荒箭手的胸膛,射穿了羽人战士的心口,大片大片的鲜血犹如廉价的雨水从空中坠落。密密麻麻的人影从空中坠落,有东荒箭手,也有羽人战士。
但是在阵图覆盖的范围内,姬昊看到灰色的雾气中,在那些灰色的高塔后面,无数整整齐齐的万人方阵正步伐隆隆的向南方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