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六章 教争

东公淡然一笑,两块玉版挥动,犹如雨点一样向梵骸落下:“欠了人情,还人情呢。至于你们虞族的报复,老夫孤家寡人一个,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再者,你们能奈我何?”
“但是冥月一脉突然加入战局,这也罢了,这梵骸,居然……居然修习了方才袭击你的那几人的法门。门下弟子打打闹闹,师尊不会管,可是将异族纳入门下,传授秘法神通,这就犯了大忌讳了。”
龟灵猛地抬起头来,诧异的看了姬昊一眼,惊讶笑道:“你居然……看到了这一点?你这瞳术倒也厉害。”
但是在那一团好似要吞噬一切生命的黑气中,一点烛光般摇曳的白色清光若隐若现。
急忙闭上眼,姬昊转过头,体内血气翻滚,双眼的伤口迅速愈合。
姬昊一挑眉,刚刚在剑阵中向自己下手的那几个人,梵骸和他们居然是同门?
手中令牌连敲三声,四柄长剑轻轻震荡,龟灵沉声道:“原本师尊不会太过插手人族争斗,借你剑阵,也只是http://m•hetushu•com想要你在人王面前露脸立功而已。”
龟灵对帝释阎罗的评价,姬昊深有体悟。如果不是急功好利,急于树立自己的光辉形象,帝释阎罗怎么也不会刚刚登基,内部都还没整合完成的时候,就对人族发动全面进攻。
姬昊略微思忖了一阵,脑子里灵光一闪,他突然猜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梵骸,老夫此番有礼了。”老人大笑了一声,不管三七二十一,举起两块玉版就朝梵骸打了下去。
难怪帝氏一族信誓旦旦的说乾氏一族一定会按照他们的计划行事,难怪乾氏一族虽然小心又小心,谨慎又谨慎,结果依旧在剑阵下损失了绝大多数的家族精锐。
倒霉的乾氏一族,但是谁会关心这个呢?
禹馀道人临时起意要对付某人,所有让龟灵亲自出手掌控剑阵。
但是单单是这样,龟灵为什么会卷起剑阵,冲上九霄高空亲自来对付梵骸?
急功好利,急于求成?
冥道人也是‘哈和*图*书哈’大小,黑白两件犹如游鱼一样往来飞窜,打得梵骸怒吼连连。
帝释阎罗嚣张的笑声在虚空中震荡,罡风呼啸,摩擦撞击出了无数雷霆。
除开姬昊代表的人族势力在计算乾氏一族,除开帝氏一族在背后捅刀,感情还有帝释阎罗在乾氏一族背后下手,狠狠的坑了乾氏一族一把。这么说来,乾氏一族的当代族长,曾经和帝释阎罗竞争执政大帝的宝座,这是真的喽?
因为这一点清光的存在,梵骸身上的黑气就带上了一层难以形容的威严甚至是圣洁的气息,一种恢弘无比的庄严大气扑面而来,让姬昊都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龟灵冷笑一声,手中令牌向远处正和冥道人相持的梵骸指了指。身披黑色甲胄,皮肤呈死白色,双眸漆黑,头发犹如死人皮肤一样呈灰白色的梵骸周身死气沉沉,充满了一种让所有活着的生灵本能的感到厌恶和不自在的气息。
老人头顶悬浮着一口清光四射的铜钟,左右手分别握着一长一短两和-图-书块玉版,玉版相互敲击,发出的脆响声分开罡风,在虚空中开出了一条直通梵骸的通衢大道。
龟灵一笑,剑阵一卷,顿时将梵骸还有东公、女子还有冥道人都裹了进去。
禹馀道人将剑阵借给姬昊的时候,可没有说龟灵会亲自接手剑阵。但是龟灵突然出现,还让姬昊跟了上来,说是让他见识一下真正大能之间的争斗,很显然这是禹馀道人临时起意的结果。
龟灵的声音远远传来,清冷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教训之意:“姬昊,你和梵骸实力差距太大,以后不要用瞳术窥视比你强大之人。这次若非你身处师尊剑阵中,你的眼睛已经废了。”
刚刚偷窥了梵骸一眼,梵骸突然抬起头来,向姬昊所在的方向望了过来。幸好有剑阵遮护,梵骸没能发现姬昊的痕迹。但是梵骸体内黑气翻滚,一股无形的反噬之力席卷而来,姬昊双眼一阵剧痛,眼睛里几条血管炸裂,血水立刻顺着眼角涌了出来。
姬昊对这个被禹馀道人惦记上的倒霉娃娃充http://www.hetushu•com满了同情,很好奇他会是谁。
远处正在和人族巫帝相持的几个伽族战士怒喝,正要向这边冲来,又听得一声咆哮,一位面容绝美,举止威严刚猛,气息狂暴猛烈犹如凶兽的女子跨空而来,一拳轰在了梵骸背上。
姬昊张开双眼,金红色神光在眸子里闪烁,金乌神眸全力发动向梵骸望了过去。金红色的视野中,梵骸的身体变成了一个灰蒙蒙的漩涡,在他的身体核心处,是一团粘稠厚重的黑气,密布着死亡绝望之意的黑气。
“我们要对付的人是谁?”姬昊丢开对乾氏一族中计的前因后果的猜测,好奇的询问龟灵。
“帝释阎罗么,新晋执政大帝,太急功好利、急于求成,同时又急着借人族之手排除异己,这一次是一定要吃苦头的。”龟灵淡然道:“只是,我们的目标不是他。”
“师弟不要担忧。”龟灵坐镇大阵核心,一边拍击令牌,一边冷声说道:“人族虽然势弱,却也没有弱到任凭异族揉捏的地步,起码血月、冥月两脉就想征http://m•hetushu•com服人族,不可能。”
姬昊心脏一跳,急忙向龟灵遥遥行礼致歉,随后问道:“龟灵师姐,这梵骸体内,似乎有点一点白光?”
还没等姬昊弄清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玄虚,远处浓密混沌的罡风中,一声清脆的玉版声响起,一名身穿蓑衣的苍苍老人骑着一头大鹤跨空而来。
这是冥月一脉的本源之力,徘徊在生死之间,让亡者都不得安宁的邪恶力量。
至于说借助人族之手排除异己。
梵骸一惊,左手盾牌一晃,‘铛铛’两声挡住了冥道人乘机偷袭的两剑,右手长剑挥动,险而又险的架住了老人当头劈下的玉版:“东公,你和人族毫无瓜葛,你来凑什么热闹?不怕我族报复么?”
姬昊的心一沉,他低头向下方看去,但是这里距离地面太远,他穷极目力,也只能看到下方赤坂山模糊的形状。绵延亿万里的赤坂山,在这个高度看下去,也不过是巴掌大小的一块,更不要说看清战场上的情形。
东公趁机猛攻,玉版在梵骸身上连打三下,打得梵骸踉踉跄跄站不稳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