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七章 斩尸

“西姆!”猛不丁的,华贵妇人一拳轰在了梵骸面孔上,梵骸被打得鼻血直喷,他气急败坏的尖叫起来:“你敢对我出手?你不怕我带兵,扫平你西姆天宫?”
不等梵骸起身反击,西姆一个跨步冲到梵骸面前,双膝狠狠一跪砸在梵骸胸膛上。
他是虞族冥月一脉的执政大帝,资历雄厚,底蕴比刚刚登基的帝释阎罗不知道强了多少。被西姆这么抓着殴打了一顿,虽然有秘宝护身,并没有受到真正意义上的重伤,但是太丢脸了!
东公手持玉版,笑呵呵的不紧不慢的,好像老农捣药一般,玉版错落有致的向梵骸乱打,直打得梵骸周身甲胄火星四溅,不断爆出大片的符文闪光。
每一瞬间都有数亿条粗粗细细、长长短短的光带在空中猛烈撞击,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光带散碎开,高空中就拉出了大片大片的瑰丽极光,光芒耀目照得人浑身都彩色斑斓。
剑气一卷,梵骸祭出的僵尸被搅成了点点和图书晶莹的光雨飘散,梵骸的面孔骤然憔悴,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怒啸了一声,头顶一道黑气冲起来,一件造型奇异的三足圆尊在黑气上放出道道玄光照耀四方,裹住了重伤的梵骸骤然化为一道黑光破空遁走。
被一个女人这么抓着毒打,太丢脸了,脸都丢光了!
三人修为深不可测,三人联手打得梵骸狼狈不堪,任凭他左手盾牌右手长剑疯狂挥舞,依旧周身破绽处处,被打得踉跄翻滚,好似滚地皮球一样立不足脚。
剑阵卷动,万里剑气呼啸掠空,四道剑气按地水火风四象之力向天空一撞,汇聚成一道灰蒙蒙的混沌剑气向下一挥,就听得一声怨毒至极的咆哮,梵骸眉心飞出的僵尸从头顶到胯下,恰恰被这道混沌剑气撕成了两片。
剑阵翻卷,裹着一行人遁入九霄罡风深处,四周都是肆虐风暴,犹如实质的星辰之力被罡风扭曲,化为无数刺目的光带在四周乱扫。
“就是这和*图*书时候!丫头,等什么?”刚刚猛轰了一通,有点气喘的西姆突然大吼一声。
龟灵一声长啸,她手中令牌连连甩动,姬昊连同龟灵门下十几位弟子同时捏了雷印,双手一挥,一道道雷光打在头顶长剑上。
直径百里的浮空大山经过九霄罡风无数年的淬炼,能够在罡风中不被炼化依旧保持山峰形态,可见这座大山已经是千锤百炼,通体坚硬到了极点。西姆抓着梵骸往山上一砸,就听得一声巨响,山体上裂开了一个直径百丈的大坑。
“甲胄不够结实!”东公放声笑道:“梵骸,当年老夫和你的先辈梵地打过几场,他身上的冥神甲很是坚固,老夫这一对儿玉版奈何不了他的那套甲胄。怎么的,他没把那甲胄给你留下来?”
东公也大笑冲上,两块玉版抡起一通乱砸,看似不经意的随手一击,却打得梵骸的甲胄块块碎裂。玉版撕开梵骸身上甲胄,震碎了他贴身的长袍,打在他惨白m.hetushu•com色的肌肤上,发出沉闷的‘砰砰’巨响。
梵骸气得破口大骂,什么虞族贵族的体面、什么优雅的风姿之类的都顾不上了,而是犹如泼妇一样疯狂的咒骂着。
东公‘呵呵’一笑,向龟灵点了点头:“给你家师尊说,欠他三次人情,这次算还了一个。”
夺目异彩中,冥道人放声大笑,双手握剑,身形化为一团黑色乌云,围绕着梵骸急速旋转,剑光如雨不断劈下。
大片血水喷出,梵骸痛得怒啸一声,他突然睁开眉心竖目,一团粘稠的黑云在他竖目中急速旋转,伴随着‘桀桀’怪啸声,一尊身高十丈,通体呈乌金色,犹如晶石一样半透明的怪异僵尸扑腾着三对透明的肉翅,从梵骸眉心竖目中喷了出来。
说到‘差劲’二字,冥道人手中黑白二色长剑突然喷出千丈剑芒,狠狠洞穿了梵骸的甲胄。梵骸危急关头,猛地举起左手棱形盾牌挡住了黑色剑芒,但是白色剑芒擦着盾牌掠过,贯穿和图书了他的右胸。
冥道人也幽幽笑道:“梵地么?贫道也记得他,当年贫道这两口本命利器,和他那冥神甲也只是不分上下,那甲胄很是坚固。只是梵骸,你身上这甲胄也太差劲了!”
但是刚刚骂了两句,冥道人就冲了上去,剑光如雨狠狠的劈在了梵骸身上,火星四溅,符阵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梵骸身上的黑色重甲被撕开了一条一条深深的裂痕。
一只青雀飞来,翼展百丈的青雀动作舒缓的驮起了西姆,慢悠悠的向着西方去了。
龟灵没有催动剑阵,而是任凭梵骸离开。
‘轰隆’一声,也不知道轰击了多少拳,偌大的一座山峰被西姆的拳劲震得粉碎,梵骸的身体穿透了整座大山,满脸是血的从山体另外一片钻了出来。
西姆仰天咆哮一声,狠狠的瞪了龟灵一眼:“给你师尊说,三年内,把他许诺的九转回火丹送去我西姆天宫,不然我打上他的道场去!”
“来啊!”华贵夫人西姆仰天长啸,发出犹m.hetushu•com如虎豹的疯狂咆哮声,大吼大叫声中,她双手抓住梵骸的肩膀将他拎起,狠狠的向着罡风层中一座浮空大山砸了过去。
就这么跪在梵骸的胸口,西姆的双拳犹如流星迸射,‘咚咚咚咚’带起无数道流光,狠狠的砸在了梵骸的脸上。梵骸嘶声惨嚎,他身上喷出一道粘稠的黑雾,死死抵挡西姆的攻击。但是西姆的蛮力超乎想象,任凭梵骸挣扎反抗,他一时半会根本爬不起身来。
“西姆!我一定……”梵骸挥动着长剑胡乱的劈砍着,声嘶力竭的咆哮着。
那最后出现的女子身穿已裘华美长袍,犹如神宫天妃华贵无比的她作战风格却和最粗犷的大巫一样。她悍勇无比的握紧拳头,凑在梵骸身边,冲着他就是一通怒拳爆轰。
大鹤长啸,东公跨着大鹤扬长而去,瞬间没入罡风中不见了踪影。
冥道人‘呵呵’一笑,收起长剑,无比潇洒的转身就走:“妙哉,下面死了这么多人,贫道去捡尸体去了,你们可都不要和我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