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五章 抵充

禹馀道人冷笑不语,不要说看着妙莲成为废人,就是眼睁睁看着他成为死人,禹馀道人的牙花子都不打一个咯嘣的。他抬头看着天,手指轻轻的向姬昊一点。
花道人耷拉着眼皮,淡淡的说道:“能做什么?莫非他们还敢抢夺道友的证道之宝不成?无非是贫道门人们好奇,想要见识见识道友门下高徒的手段罢了。”
禹馀道人冷笑了一声,他看着花道人冷然道:“这话说得太轻巧。妙莲、妙音、苦泉、青梅四人闯入贫道那剑阵中意欲何为?他们想要对贫道徒儿做什么?”
姬昊和阿宝就笑了。
花道人和妙音的脸同时抽了抽。
现在是禹馀道人亲自开口帮姬昊敲诈勒索,花道人不上当还好,若是他真上了这个套儿,不大出血是应付不过去的。毕竟禹馀道人什么身份?你当着他的面,好意思送一件破铜烂铁出来么?
花道人的脸色越发愁苦,苦得好像刚刚吃了三斤黄连。
姬昊微微一笑,向禹http://www.hetushu.com馀道人拱手行礼:“全由师尊做主。”
花道人的眉毛一阵乱跳,沉默了一阵后,他伸手入袖子,慢慢的掏出了一枚六寸见方通体烟霞萦绕、形如一座秀峰的黄色大印。
禹馀道人双手相互摩擦,隐隐有点点火光从指缝中喷出。他笑吟吟的看着花道人,温和的说道:“贫道的门人弟子个个金贵得很,所以他们都很能为贫道做一点主的。不比某些人的门人弟子,那真是做牛做马一样,路边倒路边埋,哎,可怜,可怜呀!”
不等禹馀道人开口,花道人急速说道:“弟子小儿辈打闹游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妙莲身负重伤,已经自锁了元神,若是再不解救,对他未来道途有碍。道友,总不会眼睁睁看着妙莲成为废人吧?”
花道人五指紧扣竹杖,一言不发。
姬昊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目光沉寂如深潭的花道人,只觉得一股子寒意扑面而来,直接和_图_书透入了骨子里。
他看看姬昊,又看看禹馀道人,若有所指的说道:“如此,以前种种一律抵消,未来种种,再看各自门人的手段如何?”
妙音更是气得脸色发青,两条吊梢眉几乎九十度垂直的杵在了脸上。她怒视姬昊,却不敢当着花道人和禹馀道人的面插嘴,只能是咬牙切齿的暗自在心里诅咒个不停。
以前种种一律抵消?就连自己在南荒杀掉的那几个人,也抵消不成?
禹馀道人笑呵呵的看着花道人,他抓过姬昊手上的青铜小钟和破烂的珠光宝气长幡,随手将已经损坏的长幡丢还给了妙音,摇晃着手中精巧的三角形小钟笑道:“贫道这徒儿,此番立下了大功,按照人族的规矩,他搞不好就要有一块自家的封地了。”
花道人真是道行高深,他脸色只是一变,随后就恢复如初,又是那副死气沉沉有气无力的模样。轻轻叹了一口气,花道人手中竹杖轻轻挥了挥,淡然道:“本门道法玄妙和图书,岂是区区巫咒能破的?”
“这枚山川印,乃是极佳护身之宝,更能掌控山川地脉,用来布阵也是极好的。”用力的将这枚大印往禹馀道人手上一拍,花道人厉声喝道:“交出妙莲,此事就此作罢。”
花道人的嘴角抽了抽,巫殿巫咒最强的百八十个长老?你这是开玩笑呢?
禹馀道人豪气干云的大笑了一声,将手伸到了花道人面前:“拿件好东西出来,以前种种,就一笔勾销。”
护山大阵,布阵什么的都简单,最难的就是压制阵眼、调和天地元气的压阵宝物。这最紧要的压阵至宝越是厉害,大阵的杀伤力和自身防御力就越是强大。
禹馀道人笑得人畜无害的看着花道人:“道友还没听懂?贫道这位好徒儿,要有自家领地了,按照我们修炼之人的脾性,总要有一座护山大阵的。”
姬昊赌她不敢让百八十个巫殿长老一起咒她,她的确不敢,所以这话她一点都不生气。
姬昊冷眼看着花道人,hetushu.com沉声道:“若是查清了妙莲是一切的罪魁祸首,那么……”
一个‘老’字,足够妙音记恨姬昊一辈子。
这是一个举手投足间,就能将无数个自己打得魂飞魄散的可怕存在啊!
得了禹馀道人示意,姬昊上前一步,冷声喝道:“想要妙莲,此事万万不能。他和十日国大军临阵叛乱的事情有极大的关碍,我们甚至还怀疑他勾结异族,故意破坏我人族在恶龙湾的防线。”
但是那一声‘老阿姆’,让妙音深深的将姬昊记在了心里。什么是老阿姆?南荒部落中,那些最苍老,最难看,半截身躯都埋在了土里的老女人,才被族人称之为老阿姆。
“可以试试。”有禹馀道人和阿宝在身边,姬昊对这个死气活样的花道人并无太多忌惮。尤其是刚刚花道人居然不顾身份体面,悍然对自己下毒手,这让姬昊心里更是憋着一股火气。
‘嗤嗤’声中,花道人手中竹杖上有数十条新的枝条生长出来,碧绿的枝条刚刚长出就骤然干http://www.hetushu.com瘪枯黄,随后化为点点飞灰飘散。花道人神色不善的看着禹馀道人:“说罢,放出妙莲,什么条件。”
硬顶着花道人身上若有若无的寒意,姬昊挺起了脖子,挺直了腰杆,干巴巴的说道:“妙莲是重要人证,人王迟早要从他身上找到恶龙湾一战的前因后果和一切真相,所以,他是不能放的。”
所以他做出了十几岁的少年应有的天真纯朴的表情,温和如春风一般笑着:“前辈,不如我们试试吧。就让妙音‘老阿姆’站在这里,弟子约上巫殿巫咒最强的百八十个长老一起咒她,看看她死还是活!”
妙音目光怨毒如狼,狠狠盯着姬昊不放。
轻轻吐出一口气,花道人沉声道:“将妙莲还来,此番事情,就算了结,如何?”
花道人突然请喝道:“那么,如何?禹馀道友,此事莫非还要一小儿辈做主?”
不多时,花道人带着妙莲、妙音化风而去,只留下姬昊拿着青铜小钟‘荡魂钟’和黄色大印‘山川印’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