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复生

一件是那三角形的青铜小钟,刚刚取出,青铜小钟就‘嗡嗡’轻鸣着不断挣扎,想要飞向花道人。
“一个,道友也知道,贫道教义与人不同,那梵骸如今算是我的门徒,以后还请道友不要为难他。”一开口,那道人说的话就是如此的石破天惊。
身披一件粗布衣的妙音重重跪倒在地,愁眉苦脸的向花道人磕头膜拜:“无能弟子见过祖师,多谢祖师搭救,免去弟子轮回之苦。”
花道人的脸色也微微一变,他沉默了一阵,沉声道:“梵骸的那一具本命飞尸,乃他以冥月秘术,结合本门妙法淬炼而成,双法合一,有夺天地造化之妙,是贫道验证大道的一条法门,却被你家剑阵一剑给斩了……禹馀,你要给贫道一个说法。”
姬昊一愣神,前几天他在恶龙湾主持剑阵,有四个男女闯入阵中突袭掩杀,却被他生擒一个,烧死一个。那个被烧死的女人,似乎就叫做妙音。
禹馀道人同样轻喝一声,双眸中冷芒隐现:“hetushu•com错非梵骸是虞族执政大帝的身份,就连他也一起劈了。花道人,你收异族为徒,就算我兄弟三人联手打上你家道场,那也是有道理可说的。”
一股暖流洋溢周身,刚刚还有点心悸,气血还有点没平复的姬昊顿时浑身安详。他感激的向阿宝点了点头,阿宝则是憨憨一笑,随后双眸如刀,狠狠的瞪向了那道人。
有了刚刚差点被漫天竹影震碎元神的可怕经历,姬昊此番小心谨慎到了极点,元神谨守识海,混元太阳幡隐隐摇晃随时可以全力震动。一圈圈温暖的金色光芒从太阳幡上扩散开来,将自家元神守护得水泄不通。
花道人轻哼一声,将那颗妙音留下的白色宝珠丢进了钵盂。
“噢?”禹馀道人大惊小怪的看着那道人:“花道人,你说那梵骸是你的门人?真是没想到呀,你最近买卖红火了,果然是大开方便之门,就连异族你都敢入手?”
花道人见了这些东西,当即一把抓了下来。http://www.hetushu.com
一言不发的,姬昊将妙音留下的几件物事逃了出来。
手指一弹竹杖,花道人沉声道:“嘿!”
就听得钵盂中一阵阵的天音曼妙,有绚丽的光影浮出,也就是短短三五个呼吸的时间,一条人影从钵盂中窜了出来,正是已经被姬昊炼化的妙音!
花道人挤出一丝笑容,向姬昊带着一丝吹嘘的意味说道:“本门神通无边,此乃小事尔。”
花道人五指一紧竹杖,他沉吟片刻,淡然笑道:“若是说不讲道理……”
顿了顿,禹馀道人很认真的说道:“起码,在贫道闯过这道门槛前,当年那些老家伙,还是不要招惹。”
沉默片刻,花道人冷声道:“如此,此事总要揭过去,剑劈了梵骸的本命飞尸,就将妙音还来。”
禹馀道人正要开口,姬昊突然笑道:“原来是那宝珠,妙音的残魂藏在那宝珠里了?唔,对付这起死回生的秘法倒也简单,以后杀你家门人,直接用巫咒将他们的残魂www.hetushu.com全部灭杀,就自然死得干干净净!”
“只有这,可以归还你。”禹馀道人一弹姬昊手中的零碎物件,那颗宝珠‘滴溜溜’飞起,被花道人一把抓在了手中。
被称之为花道人的道人脸色越发愁苦,两个嘴角几乎都耷拉到了下巴上,他低声叹道:“大道艰难,只能竭力挣扎,道友又何必口出嘲讽呢?”
花道人带着一脸的悲苦之色看了看姬昊手中的青铜小钟,轻叹道:“这是本门宝物。”
姬昊和阿宝一左一右站在禹馀道人身后,倾听他和那道人的对话。
轻叹了一口气,花道人挪开目光,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紫金钵盂。
‘铿锵’一声,禹馀道人拔剑在手,一条清澈的青光散发出森森寒气,他看着花道人沉声道:“说法在此!”
梵骸是他的门人,那么龟灵突然接管剑阵,在半空中一剑斩了梵骸眉心喷出的那具飞天僵尸,也就情有可原了。这算是禹馀道人主动给人下绊子么?
禹馀道人冷声道:“贫和图书道天生如此。贫道就是不讲道理。不要拿贫道门人弟子威胁贫道,若是吾教门人有个头痛脑热、缺胳膊缺腿的,嘿,怕是你家门人就要人头滚滚了。”
阿宝看了一眼严肃、谨慎到极致的姬昊,悄然捏了一个法印,一枚精巧的玉符从他指尖流出,化为一道精光落在姬昊身上。
禹馀道人放声大笑,随手将长剑还鞘,然后向姬昊点了点头:“你那天烧死的那女子,将她留下的物件取出来吧!”
紫金钵盂内水光隐隐,虽然只是人头大小的一个钵盂,却给人一种烟波浩渺、方圆数万里的错觉。钵盂中的水光犹如多彩琉璃,光影变幻不定,在钵盂口上,有几片鲜嫩的莲叶托起了两颗拇指大小的莲花苞儿,看上去煞是美艳可爱。
深深的看了禹馀道人一眼,花道人冷声道:“还要多谢道友剑下留情。”
禹馀道人双手抱在胸前,慢条斯理的说道:“门人弟子不争气,被抢了,现在是本门宝物!”
一件是那残破的珠光宝气的小幡,这小幡被姬昊和_图_书的混元太阳幡重创,此刻光芒黯淡,正有一丝丝的珠光宝气不断泄露,看上去煞是憔悴。他也感受到了花道人的存在,同样想要飞起,却摇摇摆摆的有气无力。
禹馀道人摆了摆手,轻描淡写的说道:“贫道可不知道那是你门人,主持剑阵的是贫道那龟灵徒儿,之所以剑下留情,只是不愿意打杀了小的,却引出那些难对付的老的而已。”
姬昊惊讶的向那道人望了一眼。
姬昊骇然瞪大了眼睛,他失声道:“又活了?”
话刚出口,禹馀道人抚掌大笑,花道人和妙音的脸色骤然急变,同时怒视姬昊。
但是禹馀道人同样一手抓出,‘啪’的一下两人手掌对碰在一起。同时禹馀道人手指一弹,狠狠的点在了青铜小钟上,这口不断震荡的小钟顿时安静下来,乖巧的躺在了姬昊手中。
除了这两剑重宝,妙音留下来的就是一些玉符、丹药和巫晶玉币之类,在这些零碎物件中,有一颗拇指大小的白色珠子,是姬昊炼化了妙音后,从她留下的骨灰中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