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七章 挂起

他疯狂的呕吐着,很快就把肚子里的所有东西吐得干干净净,最后喷出来的就是黄绿色的苦胆汁水。
力量、寿命、神通,乃至身体的强度,巫王之躯有着大巫无法想象的可怕和强大。
混元太阳幡轻轻一晃,八头巨猿同时惨嚎,他们手中大棒被太阳精火一烧瞬间气化,连带着他们的手掌都被烫得皮开肉绽,露出了银色的骨头。
姬昊冷笑道:“很好,我其实一直想这么试试!”
估计乌云是整个中陆世界,第一个能同时看到自己数百条胳膊腿齐聚一堂的巫王!
到了最后,姬昊都不由得捂住了鼻子,狼狈的向后倒退了数十步。
山川印犹如闪电,狠狠拍在了巨猿们的胸膛。
反而是自己的双拳犹如轰击在了金刚墙壁上,双拳剧痛,手骨被反噬之力震得出现了好些细细裂痕。
在中陆世界,就算是在和异族的战场上,也从未有一个巫王毫无反抗之力的任人宰割,从无一个巫王会这么滑稽的被人连续剁下数百条胳http://www.hetushu.com膊腿儿,然后依靠自己庞大的精血不断的重生。
姬昊奇遇连连,自身实力远超寻常大巫,但是以肉拳痛殴乌云,只是在乌云身上留下了大片淤青,而这些淤青被乌云自身精血一冲,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面对乌云的叫嚣,姬昊直接抽出山川印,狠狠的向乌云拍了下去。
从大巫到巫王,这是生命层次上的一次跃迁,一如异族定义的破壳境,大巫为凡,巫王为圣,从大巫晋级巫王是一次超凡入圣的瑰丽蜕变。
雨牧‘咯咯’笑了起来:“这次配制的软骨散还不错。咦,对巫王没用么?他还能站起来?”
看着依旧如此嚣张跋扈的乌云,姬昊指了指地上的胳膊腿儿:“这些胳膊腿,你要带回去罢?或者,我把他们丢出去喂牲口?”
巨猿们身体抽了抽,随后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山川印一出,方圆万里的地脉水脉之力轰然动荡,滚滚天地hetushu•com元气涌入山川印中,印玺上山川河流的影像重重叠叠,幻化出了大片水云烟霞。
看着满地属于自己的肢体,乌云心里一阵翻滚,一种荒唐至极的恶心感冲了上来,他低下头,再次大口大口的呕吐着。
山川印乃天地神器,开天辟地后,天地大道法则从混沌之中凝聚,大道气息和天地间的第一批造物汇聚在一起,从而生出了这等强横无比的宝物。
乌云刚开始只是痛,后来他痛得麻木了,只是瞪大了眼睛,惊恐万分的看着自己的一条条胳膊腿儿不断的飞出。一条,两条,三条,四条……一百条,两百条……
“扎木,将这九个混账东西,挂到外面大门牌坊上去!”
乌云惊恐的看着姬昊,不知道他所谓的‘试试’究竟是想要‘试试’什么。
一旁的少司面色惨白,已经转过身去,再也无法坚持下去。这一幕场景,有点荒唐,有点滑稽,有点可笑,但是更多的是一种让人无法言喻的诡异和邪恶,更透着和图书一股森森的邪气!
山川印连续拍下,乌云的双肩、双膝不断爆开,一条条断臂,一条条断腿‘呼呼’的飞出。但是乌云的生命精气宏大无比,精血冲击下,断臂、断腿随断随生,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大殿内已经多出了三百多条残肢断臂,鲜血更是在地板上堆了厚厚一层。
一声脆响,山川印砸在了乌云的肩膀上。
巨猿们重重的摔倒在地,他们躺在地上痛苦哀鸣,但是还不等他们站起身来,胖乎乎的雨牧飞快的窜了过来,粗大但是灵活的手指在他们的嘴里轻轻一抹,也不知道给他们嘴里喂了什么进去。
乌云的脸色一阵阵变幻不定,到了最后他突然直着脖子,近乎歇斯底里的呕吐起来。
大殿外传来了银毛巨猿的怒吼声,不多时八头巨猿窜了回来,他们看到大殿内狼藉的场景,怒极而狂的他们拔出大棒,狠狠的向姬昊抽了下来。
只听得骨裂声如雷,八头巨猿胸膛凹陷,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向后飞去。
又是一声脆hetushu.com响,姬昊这一击砸在了乌云的膝盖上。膝盖爆开,血肉四溅,乌云的一条小腿‘咕噜噜’滚出老远,乌云再次痛得声嘶力竭的惨嚎起来。
乌云突然醒悟,他体内一点儿力气都提不起来,感情都是雨牧在作怪?只是他巫王之躯太过于强横,他虽然提不起力气,但是还不至于向银毛巨猿一样软在地上动弹不得。
姬昊长啸一声,山川印、混元太阳幡同时祭出。
原本自信满满、不以为然的乌云嘶声惨嚎,他的肩膀就好像石板下的鸡蛋,被山川印一击砸得粉碎。大片鲜血混着碎裂的骨肉喷出十几丈远,一条断臂‘咕噜噜’的飞出,跌跌撞撞的滚到了数十丈外。
“巫王之躯?嗯?很强呀!”姬昊看着面露惊恐之色的乌云,又是一印砸下!
八根大棒破空,瞬间到了姬昊头顶。
乌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挣扎着站起身来,盯着姬昊轻蔑冷笑道:“无支祈老祖,岂是你们这些小杂碎能胡乱评说的?我就仗着无支祈老祖的势来欺负你,你能把和-图-书我如何?”
让人疯狂,让乌云很想一头撞死的是——巫王的身体机能太强悍了,寻常人呕吐的时候,可以将苦胆水吐干净……但是乌云连续喷吐了足足一盏茶时间,吐出来的苦胆水能够装满七八个大水缸了……他还在吐!
巫王精血震荡,乌云的断臂和断腿急速生出,眨眼间他的伤势就彻底恢复。
可是不等乌云怒吼,姬昊已经大喝了一声。
“老夫堂堂巫王之躯,姬昊,你岂能伤我?”乌云蜷缩在地上,虽然身体内空荡荡的,平日里强横如龙的巫力丝毫都提不起来,但是面对姬昊的殴打,他依旧叫嚣个不停。
收起山川印,姬昊看着满大殿的胳膊腿,还有乌云吐出来的那些气味刺鼻的苦胆汁水,脸色骤然耷拉了下来。
和天地造化之功的神奇伟力相比,巫王的肉身却又太脆弱了一些。
“乌云,你不该用我的父母亲族威胁我。”姬昊看着乌云冷声喝道:“你们更不应该仗着无支祈的势,欺上门来。无支祈又怎样?很了不起么?他若招惹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