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八章 堵门

风吹过,乌云和巨猿的身体也随之摇摇摆摆,偶尔他们的身体撞击在一起,就会很轻巧的打个转儿,他们也会羞怒交集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大力水猿部的对头不少,北荒各大部族的仇人也很多,短短半个时辰后,左一拨右一拨的,起码有数万人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过来,站得远远的向这边比比划划。
在银毛巨猿的后面,大队大队身披黑色甲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的大力水猿部战士,就好像死了亲爹一样,带着漫天的愁云惨雾一路狂奔,气势汹汹的向着琼雪宫的大门冲来。
“小杂碎们,焉敢如此欺我?”乌云喘了一口气,气急败坏得破口大骂:“老夫和你们誓不罢休!老夫和你们不死不休,不死不休啊!”
这是多么赏心悦目,多么普天同庆的事情啊!
一阵哄堂大笑传来,数十名周身火光隐隐,身上气息炽烈如火的南荒大巫站在数里外的一个小山包上,幸灾乐祸的向乌云这边鼓掌跺脚和_图_书的大声叫嚣。
黑漆漆的鬼神刺长半尺,拇指粗细,最粗的那一头是一个活灵活现的上古鬼神头像。鬼神刺深深扎进乌云的巫穴中,乌云每次一用力,鬼神头像的嘴里就有淡淡的血雾喷出,乌云调集的力气就彻底化去。
骤然间沉闷的脚步声响起,远远的烟尘喧天,十几条黑鳞大蟒快若闪电般贴着地面游了过来。在黑鳞大蟒的后面,数十头银毛巨猿拎着大棒大踏步跑来。
所以看到乌云吃瘪,又知道琼雪宫如今是姬昊的住所,同样来看热闹的南荒各部族的长老们纷纷开口,一个个将姬昊抬到了天上去,同时又疯狂的贬低乌云。
这一套鬼神刺是烛龙晷炼制的歹毒巫器,扎进乌云的身体后,还在缓慢的吸收乌云的精血,不断的提升自身的质地。乌云被吊在牌坊下,痛得龇牙咧嘴,但是嘴里被蛮蛮塞了一根最粗大的火芭蕉的他,就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扎木身披重甲,带和-图-书着上百名全副武装的墨猿部战士,一字儿排开站在牌坊前,静静的守着乌云和八头巨猿。
南荒的部族和北荒的部族,那更是有着各种乱麻一样说不清理还乱的复杂纠葛。
更有人故意恶心乌云,他们在正对着牌坊的方向,相距大概不到三里地,摆开了宴席,大酒大肉的开怀畅饮,更弄了几个异族的女奴在那里唱着娇滴滴软绵绵的曲子,不时的指着这边哄堂大笑!
这是何等的羞辱?
不多时,起码三万名大力水猿部的战士堵在了琼雪宫的大门外,一尊身高一丈开外的大汉气急败坏的拎着一柄大刀窜了出来,指着牌坊下的扎木破口大骂:“兀那贱种,速速将我家长老放下!”
“哈哈,是金乌部的姬昊小子?果然有种,不愧是我们南荒的娃娃,嘿,乌云老鬼,你连我们南荒的一个小娃娃都斗不过,你这一把年纪,都活到侏罗兽身上去了?”
南荒部族最喜欢的就是能打能杀的英雄好汉和*图*书,所以好些部族的长老纷纷开口,要把自己的小孙女或者小重孙女嫁给姬昊,为了这个口头上的便宜,这些闲得蛋痛的家伙已经相互开口抨击起来。
乌云的茶水中,有巨猿服下的十倍分量的软骨散,但是乌云毕竟是巫王级的高手,雨牧现在配制的软骨散只是让他无法施展巫力,但是强横的肉体力量依旧存在小半。
乌云气得双眼发黑,一口逆血涌了上来,大口鲜血喷出,却把蛮蛮塞在他嘴里的火芭蕉冲了出去。
琼雪宫正门牌坊下,九根亮晶晶的龙筋将乌云和八头巨猿吊在了牌坊下。
巨猿中了雨牧的软骨散,是真的连骨头都软掉了,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
更有人突然笑道:“我想起来了,这瑶光湖琼雪宫,本来是共工无忧那小子的行宫,被帝舜罚没赔给了金乌部的姬昊那小子!嘿,前一阵子,姬昊刚刚带人从赤坂山回来嘛!”
乌云在蒲阪也算是有名的人物,他是大力水猿部在蒲阪的代言和_图_书人,和十日国的嬴云鹏是同样的身份。平日里他为共工无忧鞍前马后的奔波,基本上算得上是整个北荒部族在蒲阪的代表。
墨猿部的战士们不时的神色复杂的向乌云看一眼,作为大力水猿部的附庸部族,这些战士自然认识乌云这个大力水猿部的长老。平日里乌云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那叫做一个威风八面,但是今天乌云却好像一条死狗一样被挂在了这里!
所以为了安全的将乌云挂在牌坊下,太司和少司动手,以烛龙晷秘传的巫咒之术,用三十三根鬼神刺穿透了乌云身上最重要的三十三处巫穴,将乌云变得和一只兔子一样温顺无害。
琼雪宫在瑶光湖边,而瑶光湖在蒲阪号称‘湖景第一’,位于蒲阪的核心部位,是极其有名的景点,同时四周也有很多大人物的府邸、园林。
“可不是么?平日里看这乌云嚣张跋扈得厉害,还以为是多么了不得的人物,想不到居然被姬昊那娃娃给教训了!嘿,姬昊这娃娃和图书,老夫看上了,咱家那小孙女儿,非他不嫁啦!”
这些南荒各部的长老说得也有道理,姬昊才是一个十几岁的娃娃,成名上千年的乌云居然斗不过一个娃娃,这不就证明了南荒部族压了北荒各部一头么?
南荒是祝融氏的地盘,北荒是共工氏的领地,水火不容,两块大陆虽然相距遥远,但是结怨颇深。
虽然嘴里被塞了一根粗大的火芭蕉,但是乌云的大致模样还是没变,大巫、巫王们的眼睛又尖,很快就有人认出了乌云,然后乌云被人毒打,和八头大力水猿部的图腾兽一起被挂在琼雪宫门口的消息,就好像瘟疫一样迅速传遍了整个蒲阪。
乌云不开口还好,他一开口,远远的就有人答应了一声,故意大惊小怪的大声叫嚷着:“唉哟,这是谁啊?被挂在那牌坊下面和死鱼一样?哎哟哟,我没看错吧?这是乌云长老?唉哟,这是大力水猿部的乌云长老呀!啊呀呀,这是出了什么事了,赫赫有名的乌云长老,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