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三章 酒宴

一直以来总是显得有点孤傲超群,高高在上难以亲近的祝融氏,也不知道是谁把他的大红色长袍撤掉,他只穿了一件红色的紧身内衬,光着两条雪白如银的膀子,嘻嘻哈哈的和几个来自东荒的美貌少女在大殿中犹如灵蛇一般狂舞。
那南荒美妇喝多了酒,无比豪放的挺起胸膛大声笑道:“东夷的妹子小身板倒是纤细,可是说起身材来,还得数我们南荒的姑娘们!”
一巴掌拍掉了无支祈毛茸茸的手掌,姬昊冷声道:“没钱,充什么大爷呢?乌云对我不敬,挂在牌坊上是他应有的惩罚,什么时候放他下来,看我心情罢!”
“小娃娃有点能耐……回去把乌云放下,把那些奴隶都乖乖的送给无支祈大爷,这笔账就这么算了。”
姬昊早就有了防备,他身体一歪避开了无支祈因为醉酒而变得缓慢的手掌,一声剑鸣后,炎龙剑‘噗嗤’一声捅进了无支祈的小腹。
宽敞的议政大殿内堆积了数万人。
姒熙和烛龙晷和_图_书等几个老怪物凑在一块,同样喝得昏天黑地的他们笑容满面,但是怎么看他们的笑容中都带着一丝丝难以形容的猥琐和邪恶,看得人浑身寒毛直竖。
一个来自北荒的巫祭吹嘘他巫法玄奥,一名南荒不知名部族的巫祭就下手偷袭,一把火将他的胡须、头发烧得光溜溜好不狼狈。
一股森寒异常,却又霸道凌厉的气息突然靠近,无支祈拎着一个酒坛子,满脸长毛上尽是酒水痕迹,带着一双凶狠异常的充血双眸走到了姬昊面前,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姬昊的肩膀上。
以无支祈的力道,这一爪子真的抓在姬昊脸上,绝对可以把他整个脑袋撕成碎片。
无支祈显然也喝多了,说话的时候颇有些语无伦次,一开口一股酒气就扑面而来。
一名来自西荒的力士夸耀他力气大,一名极力压缩身高,依旧有五丈高下的夸父族人一耳光拍了出去,将他打得满口大牙都脱了下来。
一个满脸大胡须的雄壮http://m.hetushu.com汉子气急败坏的冲了上来,在无数人的鼓掌跺脚欢呼声中,他骂骂咧咧的脱下自己的衣衫,一把将那喝多了的美妇包裹了起来:“小三子,小三子,赶紧把你娘带回去!”
突然间远处传来一声可怕的碎裂声,一名喝得眼珠子充血的大汉狂笑着,一爪子将他身边的一根立柱给拍碎了。幸好议政大殿是一件强大的巫宝,碎裂的柱子很快自行愈合,并没有对大殿整体造成任何危害。
墙角里,几个手持号角,按着瑶琴的乐师醉眼惺忪,一个个笑得傻乎乎的,号角声断断续续犹如打鼾,瑶琴声零零碎碎好似阵雨,混在编钟的轰鸣中,却也悦耳。
老成稳重的姒文命也喝多了,面红耳赤的他和青雷袒露膀子,正在华胥烈、烈山亢一群人的大声呼喊声中掰腕子比划力道。
两侧墙根下,十几架编钟轰鸣,乐师显然也都喝多了,面红耳赤的随手乱敲,编钟和编钟的频率敲不到一个点上,http://www.hetushu.com钟声已经成了一片混杂的轰鸣,但是也没人在乎。
这时候,大量俏丽的侍女走了上来,给大殿中的每人都奉上了一碗醒酒汤。出自巫殿大巫师之手的醒酒汤效力强劲,喝下去后就好像一道冰泉,迅速驱散了酒气,让所有人都苏醒了不少。
不得不说,祝融氏生得俊美非凡,舞姿也极其的优美,亢劲有力犹如巨人劈山,却又行云流水犹如美女浣纱,刚猛和柔和完美融合,配合上他双眸喷涌的火光,让他拥有了一种极其邪异的美感。
用巫术秘法扩张的大殿容纳了这么多人,依旧显得很是宽敞。
一个来自东荒的美艳妇人吹嘘东夷的美女天下无双,姬昊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一个身材火辣通体火光四溢的南荒美妇一把将自己的抹胸给解了下来,两团羊脂美玉高高耸起,让四周无数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咚’的一声,这边的喧哗还没落幕,那边两个喝多的大汉却又开始摔跤助兴。他们犹如两头www•hetushu•com摇摇摆摆的狗熊一般毫无章法的用肩膀、膝盖、臀部乱撞乱打,每一次撞击都发出犹如雷鸣般的巨响。
是的,是欣赏,姬昊在以一种局外人的身份,静静的欣赏前世他做梦都想不到的瑰丽场景。这些人,这些事,这个时代,这个世界。姬昊端着酒杯,身处红尘,一颗心却超出云霄,居高临下俯瞰一切。
无支祈眯着眼睛,脖子突然拉长了好几尺,他面孔斜斜的杵到姬昊面前,冷声狞笑道:“你不怕我?”
姬昊看着无支祈的毛脸,讥嘲的笑道:“这里是人王议政大殿,我是堂堂人族,怕你一头毛猿?”
大殿内酒气冲天、肉香四溢,各大部族的长老、族长混在一起,各部族的勇士、将领大声喧哗,姬昊站在一根大柱子下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只觉得这议政大殿内真犹如群魔乱舞,煞是热闹。
无支祈震怒,双眸中血光一闪,劈面一爪子向姬昊的面孔抓了下来。
血光四射,四周突然一片死寂,无数人朝着这边望了过来。
原本摆和-图-书放得整整齐齐的草席、条案,此刻全都乱成了一团,所有参加酒宴的人族大员们,都拎着酒碗、酒坛,抱着兽腿,嘻嘻哈哈的满大殿的乱窜,呼朋唤友的尽情欢乐。
大殿中的热气越来越重,众人变得越来越亢奋,姬昊总觉得,一场大混战就在眼前。
于是大殿内的气氛急速缓和了下来,众人再次呼朋唤友的大声欢宴,更多的酒坛子不断的送上了大殿。
姬昊继续站在大柱子下面,借着这根数人合抱粗细的大柱子掩去了大半身形,静静的欣赏着眼前的这一幕。
“给钱,什么都好说。”姬昊可不畏惧无支祈,就算他是共工一族的老臣子,修为通天的强横存在,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但是姬昊为什么要害怕他。
大队大队身材火辣的少女捧着美玉雕成的玉盘,将美酒佳肴流水一样送了上来。
这两个家伙绝对已经是大半个身体挤进了巫王级的强大存在,他们的身体撞击的时候,发出的都是犹如金铁的轰鸣声,而不是那种肉体对撞应有的闷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