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四章 砸猴

一不做,二不休,一剑刺伤了无支祈,姬昊骨子里南荒蛮族的凶悍血气直冲脑门,他厉声吼道:“无支祈,你想要依仗势力抢我私奴?天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死来!”
姬昊一剑刺在无支祈皮毛上,只觉掌心巨震,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却无法伤损无支祈分毫。
‘噗嗤’一声,犹如用神兵利器切豆腐,炎龙剑轻轻松松捅穿了无支祈的皮毛,穿透他的肌肉,洞穿他的小腹,切开了他比金刚石还要坚硬无数倍的脊椎骨,从他身体后面洞穿而出。
无支祈,淮水巨妖,不知生年,不知岁月,逍遥于淮水之间,于三皇治世之时被那时的共工氏收服,是为水神一脉八大重臣之一。
怒焰腾空,炎龙剑内无穷精火涌入无支祈的身体,犹如野火燎原瞬间充斥他的五脏六腑。
鲜血顺着炎龙剑的血槽喷涌而出,无支祈的气血何等强大,鲜血喷出犹如地泉喷涌,血泉划破空气居然发出龙吟般巨响。站在无支祈身后的数十名www.hetushu.com人族大臣措手不及,被无支祈体内喷出的鲜血冲得飞了起来,更有人筋骨被生生震碎。
山川印脱手飞出,姬昊丢下插在无支祈小腹中的炎龙剑,双手抱起山川印,冲着目瞪口呆的无支祈面门狠狠的砸了下去。
炎龙剑光芒骤盛,赤红色的剑体突然变成了一抹强光,好似突然失去了实体存在。
每一个人反应得过来,姬昊抓起山川印,狠狠的朝着无支祈的脑袋砸了下去。
“小杂种,老子一定要抽你的筋,扒你的皮,老子一定要……”
一声巨响,整个议政大殿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无数仆役、侍女、乐师立足不稳,纷纷尖叫摔倒。
剑尖碰触到无支祈皮毛时,就受到了绝大阻力。
归于共工氏座下,更有共工氏以北荒大溟无穷无尽先天水力为他铸炼神体,更以北荒大溟浩浩荡荡巨浪狂涛日夜淬炼,无支祈的肉身从此变得越发强横,在万族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强横存hetushu•com在。
山川印乃天地神器,顶级中的极品天地神器,能够被花道人那样的大能贴身收藏的,哪怕是一根破木头都是珍贵无比的物件,何况是一件天地神器呢?
这一击越发狠辣,姬昊周身上万巫穴同时亮起,喷薄而出的火光烧得虚空都好像扭曲了起来。山川印得到姬昊全力加持,越发猛力的砸下,无支祈的头盖骨‘咔’的一下,裂开了无数细丝般的裂痕。
虽然姬昊本身修为欠缺,但是姬昊福至心灵,以秘法沟通了炎龙剑内禹馀道人炼制炎龙剑时留下的一道道符,瞬间拥有了禹馀道人的一丝本源道力。
曾经力扛先天灵宝一击只是破损了一丝皮肤,无支祈今日却硬是在姬昊手上翻了船。他躺在地上嘶声惨嚎,浑身毛孔内火光四射,面孔更是血肉横飞看上去好不狰狞。
念头急转,姬昊眯起眼睛,突然在心中默念禹馀道人道号,同时在神魂空间中勾勒出禹馀道人真身法相,以禹馀道人秘传道hetushu.com经修炼出的精纯道力涌入炎龙剑中,随后在心头大吼一声‘师尊助我’!
山川印聚集地脉之气,大地一阵隐隐颤抖,山川印上山水影像盘旋飞舞,一股可怕的重力从山川印上呼啸涌出,人王议政大殿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地面、柱子、墙壁、天花板上,无数道厚重古朴的巫符纹路急速闪烁。
鲜血四溅,碎肉横飞,无支祈惨嚎一声,浑身抽搐着倒在地上,居然一时半会起身不得。
无支祈曾在千年前与龙族交恶,龙族族长以先天灵宝‘沧海水灵塔’砸他,无支祈硬受宝塔一击而全身逃脱,除了一块皮毛破损,肉体居然并没受到太大伤害,由此可见他禁锢坚强到了何等程度。
良辰美景,大家都是有身份的大人物,无支祈被酒精烧坏的脑袋还沉浸在姬昊居然敢出手刺杀他的事情上,他甚至还没回过神来——其实他的身体已经被姬昊刺穿了!
由此可知山川印究竟蕴藏了多强的威力。
无支祈乃水精水怪一流,和*图*书体内满满的都是先天后天水元精华,被炎龙剑内火力一冲,水火之力急骤冲撞,顿时迸发出天雷地火,无数道雷光闪电在无支祈的肚皮里爆炸开来,炸得无支祈五脏六腑乱颤,炸得他大口大口的喷血,七窍中不断有粘稠鲜血喷出。
可怜无支祈,堂堂万年老妖,硬是被姬昊暴起杀人的诡异动作弄得好似木头桩子一般。
这里是蒲阪,这里是人王议政大殿,自己是共工氏的重臣,姬昊如今也是人王大臣的身份,现在大家正欢聚一堂畅饮美酒,欢庆赤坂山一战大捷。
山川印带起一道恶风,‘呼’的一下拍在了无支祈的面门上。
于淮水做散修妖魔时,无支祈日夜以淮水无穷无尽水力淬炼肉身,炼得一身铜皮铁骨、刀斧难伤。
数十名人族大臣一拥而上,七手八脚抱住了姬昊。
不等旁人阻拦,姬昊又是一击狠狠砸在了无支祈的脑袋上。
“拦住他!拦住这疯小子!”帝舜猛地丢下酒杯一跃而起,大声呼喝了一声。
无支祈躺在和*图*书地上嘶声惨嚎,姬昊也是凶性发作,酒精毕竟不是什么好东西,无支祈用他父母的安全威胁他,更是出动了姬昊心头逆鳞。前世就有着睚眦必报、仇不过夜‘美名’的姬昊一旦发作,天王老子当前都无法阻止他的杀性。
无支祈的脑袋上所有的皮肉全部炸开,露出了黑漆漆犹如黑色水晶一般的头骨。大片鲜血从无支祈的脑袋上喷出,他的两颗眼珠差点被姬昊一击粉碎。
无支祈本身就是猴精,一张脸凹凸不平,唯独额头和嘴巴凸起。山川印平平整整的拍在他面门上,就听得一阵骨裂声传来,无支祈的额头和嘴巴被砸得稀烂,整个面孔骤然变得平整一片犹如砧板。
“死!”姬昊仰天尖啸,一个‘死’字犹如巴山老猿齐鸣,整个大殿内,从帝舜以下所有人就被姬昊那充满无尽杀意的呵斥声吓得激灵灵一个哆嗦。
红光照耀大殿,流光飞舞的剑芒中隐隐可见一朵莲花一闪而逝,两条剑气相互交缠,犹如太极双鱼盘旋而上,从剑柄直冲剑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