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六章 认罪

数万年的威名一朝翻为画饼,无支祈的老脸被彻底践踏在了地上,这是多么赏心悦目的事情啊!
虽然大家都没弄清姬昊怎么会有这么强横的力量,但是他实实在在有着这么强大的力量。
帝舜的脸骤然抽了抽,下意识的看了无支祈一眼。
很缓慢的点了点头,无支祈转过身,向帝舜深深鞠躬行了一礼:“人王,是我无支祈的错。这次怪不得垚伯,是我无支祈的崽子们做错了事情,也是我无支祈错了。”
姬昊眯着眼,同样认真的打量着近在咫尺的无支祈,所以无支祈可以很清楚的看清姬昊脸上的每一根汗毛,连他汗毛下的毛孔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当着这么多绷紧了面皮的人族重臣,帝舜很轻松、很快意的笑了起来。
如果不是帝舜当面,肯定有人已经扯着嗓子唱起了山歌小调。
他一世英名就此毁掉,他的英名已经成了姬昊的垫脚石,姬昊踏着他的脑袋一夜成名!
大殿中的笑声骤然停歇,好些人忍不住深深地抽了一口冷http://www.hetushu.com气。
好几次无支祈很是得罪了一些实力强横的大部族,那些大部族纠集高手背后下手,对无支祈又是暗杀又是强攻,折腾了数十次,每一次无支祈都全身而退,反而是去狙杀的他基本上全军覆没。
而大家一旦说起姬昊,肯定会这么说——‘哦,姬昊,垚伯嘛,差点打死了无支祈那猴子的人’!
好些人看着狼狈的无支祈,看着他满身长毛上挂着的淤血块,只觉得今天的夜风是如此的馨香,今天的空气是如此的甜美,今天真是个良辰美景,让人心情愉悦得想要放声歌唱。
这是什么?这是人才,绝对的人才!以那些部族族长和长老的习性,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往姬昊的床上塞三五千个姑娘,让他的血脉尽快的在自己的部族中繁衍壮大。
不管是天生神力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姬昊以区区大巫的修为,拥有了正面对抗巫王的力量,他的前途广大可想而知。这样的青年英雄,不好好笼络http://m.hetushu.com的话,他们都一个个瞎了眼了。
从今以后,大家说到无支祈,都会轻蔑的说——‘是那个被一个小娃娃差点打死的无支祈’?
他指着姬昊笑道:“垚伯,垚伯,在赤坂山,吾和诸位大人商议,要册封你为垚伯的时候,还有人说你年龄太小,实力不够,坐不稳垚伯的位置,守不住垚伯的基业。”
姬昊生得英俊、挺拔、干干净净,表面上的气质温婉如玉,但是透过那一丝薄薄的伪装,无支祈一眼看透了姬昊骨髓里的本质——凶狠、残暴,和无支祈一样,在姬昊的心头同样有一头洪荒巨兽隐藏!
帝舜坐在正中,人族臣子按照身份高低、资历多寡分列左右,数万人鸦雀无声,纷纷看着站在大殿中的姬昊和无支祈。
无支祈双眸通红,气得身体剧烈颤抖。
更不要说姬昊刚刚浑身一抖,居然将好几个巫王都给掀飞了出去!
以大巫的实力,未满二十岁的小小年纪,一通乱拳打翻了凶名赫赫的无支祈!
m.hetushu.com了顿,无支祈冷声道:“乌云那小猴崽子,无缘无故闯到垚伯行宫口出无状,那是他罪有应得,就算被垚伯生生打死,那也是活该。但他毕竟是某的猴崽子,某愿意出百万玉币赎买他回来,还请人王为某作个公证。”
天,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吧?这头凶悍绝伦的老猴子,他会认错?
不说其他人,就连坐在帝舜下手的祝融氏和共工无忧都骇然瞪大了眼睛!
但是差点打死无支祈的不是什么积年的老怪物,不是烛龙晷那样的历经了好几代人王的老古董,而是姬昊这么一个新鲜水嫩的小年轻人。帝舜静静的看着姬昊,突然就笑了起来。
无支祈认错?
满大殿的人族臣子、部族高层同时放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这笑声就有点控制不住,好些和无支祈素有仇怨的人纷纷抱着肚皮狂笑,同时对无支祈的各种嘲讽就好像潮水一样涌出。
这种事情发生得多了,无支祈也就成了人族内部最著名的一块滚刀肉,除了龙族、凤族、祝融神族以和图书及其他几个古老的族群,硬是没人敢招惹他。
好些次,无支祈招灾惹祸的时候,帝舜都起了亲自打死无支祈的念头,但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帝舜不好出手。这一次,无支祈真的差点被人打死,这让帝舜都好好的出了一口心头恶气。
这还是无支祈第一次如此认真,如此仔细的观察一个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无支祈直起身体,冷声说道:“垚伯放在奴隶市集发售的那些私兵奴隶,某会按照市价多加五成的价码全部接手,这件事情就这么揭过。”
大殿内气氛怪异,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除了无支祈,其他人看向姬昊的目光却是无比的狂热。小小年纪,哪怕是无支祈喝多了酒,在毫无防范的情况下被姬昊乱拳打倒在地,但是他毕竟重伤了无支祈!
这老猴子生性野蛮彪悍,行事凶残狠辣,仗着共工神族的势力,在蒲阪横行霸道,欺行霸市、欺男霸女的事情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因为共工氏的庇护,从三皇时代开始,历代人王硬是没能奈何他。
就连帝舜和-图-书都在组织话语,盘算着要怎么开口才好。
狂风卷过议政大殿,酒肉气息被风一吹顿时无影无踪。几口硕大的石香炉内堆满了龙涎香,火起处香烟四散,顿时大殿内浓香四溢,最后一点异味都被驱散。
双手用力一拍掌,帝舜笑道:“小小年纪,能够重伤无支祈,垚伯啊垚伯,谁还敢说你年纪小?说你实力不够呢?”
但是今天,众目睽睽之下,人族的庆功酒宴上,当着所有的人族重臣的面,无支祈被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娃娃一剑洞穿小腹,又用印玺砸破了脑袋。
无支祈‘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强忍着心头的杀意,缓缓转过身,认真的上下打量着姬昊。
除了共工无忧和他的党羽,其他人看向无支祈的时候,目光多是幸灾乐祸。
无支祈,凶名广播的无支祈,在人族的庆功大典上被一个小娃娃给毒打了一顿,如果不是有这么多人族臣子劝阻,无支祈很可能被活活打死!
就连无支祈都不敢在人族的庆功酒宴上暴起伤人,但是姬昊就敢,而且还这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