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八章 茫然

“事情的前因后果,还请让我从头复述一遍。”姬昊指着无支祈,有点无奈的叹息着:“至于无支祈的诸般指责,我杀了他的儿子,我就必须偿命……”
“婆罗斯五人劫杀你?”帝舜眯起了眼睛:“他们如何知道你什么时候出发,从哪条路赶来蒲阪?”
姬昊恭恭敬敬的向帝舜鞠躬行了一礼,然后温和的说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还请让我从头复述一遍。但是在这之前,姬昊想将这四座神塔进献给帝舜,以为今年的朝觐之礼。”
但是无支祈距离姬昊还有数丈远,突然他哀鸣一声,浑身瘫软无力的摔在地上,双手抱着肚皮声嘶力竭的哀嚎起来。无支祈全身迅速变成了墨绿色,一滴滴粘稠的绿色毒液不断从他毛孔内渗出,从他身体内,更传出了各种古怪的恶鬼嚎叫声。
惊恐的看了一眼烛龙晷,无支祈摸了摸自己身上渗出的毒液,紧紧的闭上了嘴。
共工无忧张大了嘴,同样不明所以的看着姬昊。
共工无忧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言不和-图-书发,耷拉着眼皮犹如一座雕像。
大殿内死寂一片,所有人都被姬昊这神转折的讲述弄得眼前发黑,不知道该如何评说才好。
“我等返回垚山城的时候,真正是千钧一发,一支异族的精锐军队已经混入了城池,险而又险就要将垚山城彻底攻破。我留在城内的军力不足,根本无法抵挡异族入侵。”
无支祈惊愕的抬起头来,不知所措的看着姬昊。
无支祈龇牙咧嘴,一颗被烧得光溜溜的脑袋左右摇晃,脖子一会儿拉长到十几丈长短,一会儿压缩到几乎缩进胸腔里,配合上他溜圆的小眼睛,满口的獠牙,还有尖锐难听的声音,以及歇斯底里的诅咒谩骂。
无支祈牙齿咬得‘嘎嘣’作响,他狠狠的看着共工无忧。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姬昊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其实无支祈大人错了。真不是我杀了玉龙河伯和他的三十六个儿子。”
饶是凶很残暴如无支祈,在没彻底清除自己身上的巫咒之前,他也不敢发狠了。
姬昊和*图*书看了一眼无支祈,带着‘万分诚恳’的笑容向他深深鞠躬行了一礼:“危难之际,是玉龙河伯大人,还有无支祈大人的儿子,统辖百万精兵、亿万淮河水族过境,为我垚山城解了危难。”
咳嗽了一声,烛龙晷慢条斯理的说道:“烛龙部的人,从来不怕任何人的威胁。只要咱们烛龙部占住理了,嘿嘿,谁敢胡搅蛮缠,当老夫不会杀人么?”
共工无忧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上前两步,肃然向烛龙晷弯身行了一礼:“烛龙老大人,是无支祈太过悲痛,其实他无意冒犯……毕竟,被杀的是他的儿子!”
姬昊笑着向帝舜行了一礼:“帝舜英明,所以我等斩杀这几个胆大包天的异族之后,急忙赶回垚山城。却发现垚山城正在被大水围城,起码有上亿水族、百万精兵围住了垚山城。”
坐在帝舜身边的烛龙晷轻轻的晃了晃巫杖,满是皱褶的老脸上透着一股子让人浑身发寒的狠辣味道:“老夫最近刚刚收了两个小弟子,最小的那个女http://m•hetushu.com弟子名叫少司,她当可继承老夫这一脉巫法。垚伯姬昊,是少司自己选定的夫婿。”
烛龙晷‘嗤嗤’一声冷笑,惨绿色的眸子深深的看了共工无忧一眼,轻轻一晃手中巫杖,躺在地上抽搐的无支祈突然‘嗤嗤’一声倒抽了一口长气,浑身无力的站了起来。
在场的伯候眼睛都充血了,一个个贪婪的看着四座亢月神塔,却没一个人动弹。
无数道目光齐齐落在了姒文命身上。
四周伯候同时动怒,无支祈这是做什么?姬昊可是堂堂垚伯,和在场的伯候们都是同等的身份。无支祈当着这么多伯候的面想要击杀垚伯,岂不是他以后也能对其他人这么干?
“帝舜,还有诸位伯候老大人。”和暴怒的无支祈相比,姬昊显得那样的雍容自在,那样的风轻云淡,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子让人打心里赏心悦目的潇洒自如。
不仅是无支祈,大殿内就没一个人看懂烛龙晷是什么时候、如何向无支祈下的巫咒。这种可怖的,杀人于无形的巫咒手段,和图书让大殿中所有人的后心都一阵凉飕飕的。
倒是姬夏咧嘴大笑,他知道自己这个从小就聪明过人的儿子,肯定要给人心里添堵了。
帝舜、姒文命、皋陶等人一阵凌乱的看着姬昊,不知道他要说出多么石破天惊的话来。
“你必须偿命!帝舜不杀你,我亲自动手!”无支祈已经豁出去了,他暴跳如雷的尖叫着,突然一跃而起,一拳向姬昊当面打了下来。
好像有数以万计的恶鬼蜷缩在无支祈的身体内,他们正在疯狂的撕扯抓咬无支祈的五脏六腑,带给他无边的痛苦。
这时候,谁还管他无支祈的儿子是怎么死的?这老妖怪的儿子这么多,不要说死三十六个,再加十倍、百倍的,反正死的不是自家的儿子,谁还会心痛不成?
姬昊向四周伯候行了一礼,然后一五一十的,将他前往蒲阪朝觐帝舜,却被婆罗斯五人拦路劫杀的事情一一的说了一遍。
但是击杀婆罗斯的功劳,姬昊全部扣在了祝融龙等巫帝身上,没有和自己牵扯上半点儿联系。毕竟他现在只是大http://m.hetushu.com巫的境界,以区区大巫之力,依靠着几件重宝居然能伤到巫帝,这传出去也太耸人听闻了。
摊开双手,姬昊无奈的说道:“不仅如此,淮河水军全军覆灭,连一条小鱼都没能逃回去……帝舜,诸位大人,异族凶残如斯,我们一定要好好报复啊!”
“是他们消灭了围城的异族军队,奈何那些异族凶悍异常,硬是拼死反击,玉龙河伯和无支祈大人的儿子们,硬是被那些异族给害死了。”
单单看姬昊和无支祈外形上的差距,就让好些原本中立的伯候倾向了姬昊。
姬昊已经将亢月神塔送给了帝舜,毫无疑问帝舜自家部族是要弄走一座进行研究的,剩下的三座亢月神塔么,妥妥的要落到巫殿的手中。那么到时候负责处置这三座亢月神塔的,就是姒文命了?
帝舜微微一笑,欣然点头:“如此,好,某也不客气了。这四座亢月神塔,好,好,好得很。皋陶,记下——免去垚伯领地,未来千年的朝觐之礼。”
共工无忧的脸色骤然一变,他一跃而起,想要制止无支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