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九章 反复

姬昊微笑着看着无支祈:“无支祈,你说我说的是鬼话,那么可否请您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呢?”
没人想到,姬昊会给出这样的答案。
姬昊摊开双手,同样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五具尸体,是刺杀我的异族强者留下;至于攻城的异族大军么……我见到无支祈大人的儿子们被杀,悲愤欲绝,把他们的尸体都拿去喂野狼了。”
大殿内安安静静,没人吭声,没人说话,自帝舜以下,所有人都神色诡秘的看着姬昊。
帝舜微微颔首,他笑着问姬昊:“那只异族大军被你们全歼,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哪?”
姬昊嘴角微微一勾,他看着共工无忧,深沉的说道:“那支差点攻破垚山城,让玉龙河伯和无支祈大人这么多宝贝儿子全军覆没的异族大军,人数不多,区区……千人而已。”
无支祈终于按捺不住,他在一旁疯狂咆哮:“可笑,这些异族的兵器坚固无比,战场上难道就只留下一件不成?姬昊,你真当你的鬼话能瞒www.hetushu.com得过在场诸多伯候?”
和大殿中的诸多伯候一样,帝舜知道姬昊的话里面不实在的内容太多了。比如说,玉龙河伯和无支祈的儿子们统辖淮河水军,是怎么路过垚山城的?
大袖一挥,姬昊骤然变脸,他看着面色僵硬的共工无忧冷笑道:“还不够丢脸的?嘉奖?这么多人被区区千人异族全歼,还想要嘉奖?”
无支祈张了张嘴,指着姬昊,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仔细琢磨了一阵,他突然有点犹豫,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共工无忧。他想从共工无忧这里,给自己弄点建议。
姬昊微笑着看了无支祈一眼,突然右手一挥,一道禹馀仙光洒出,柔韧、纤薄、清澈如水的一道仙光裹住皋陶手中长剑轻轻一卷。就听到‘嘎吱’声不绝于耳,婆罗斯的备用长剑上数以万计的符文密密麻麻的亮起,但是姬昊在禹馀仙光中融入了一点点山川印的力量,这柄长剑发出一阵悲鸣后,顿和图书时被绞成粉碎。
姬昊侧过身体,双手向大殿中的诸多伯候,诸多闻讯赶来的人族重臣一划,放大了声音说道:“还请无支祈大人告诉我,事情的前因后果是什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姬昊的垚山城被异族大军突袭,无支祈的儿子们带着大军路过,不趁火打劫就已经是良心发现了。要说无支祈的儿子会施加援手,从异族手上救下垚山城……
黑色透明的玄冰中一枚枚寒气森森的符文闪烁,一股可怕的壬水气息翻滚汹涌,姬昊骤然看向了共工无忧身后两个身穿黑色斗篷,面门都笼罩在黑影下的男子。
姬昊又指了指皋陶,指了指帝舜:“无支祈,请你告诉帝舜,告诉皋陶大人,如果你的儿子,还有玉龙河伯,不是和异族大军作战英勇牺牲……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是我杀了他们?嗯?我在我自家的领地垚山城,杀了他们?”
姬昊的语气骤然变得冰冷一片:“我垚山领地初建,子民稀少,军力不多,城http://www•hetushu•com防残破,区区异族千人军队,就差点攻破我居城,这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但是无支祈大人麾下淮河水军亿万水族、百万精锐,居然被区区千人异族打得灰飞烟灭,所谓嘉奖就算了吧!”
淮河水军想要过境垚山领,必须有正式的借口,有帝舜批复的谕令,然后由无支祈通知姬昊,姬昊进行书面答复后,淮河水军才能进入垚山领,才能借道路过。
无支祈和他的族人是什么德行,在场的人都清楚。
垚伯领是姬昊的私人领地,就是帝舜的私兵都无权无缘无故的过境。
皋陶看看姬昊,再看看无支祈,黑脸一阵扭曲,有点凌乱的问道:“那么,玉龙河伯和无支祈诸子的尸身何在?”
姬昊笑了,笑容中带着一丝无耻:“好多虞族人,他们都使用着一模一样的长剑,其他的剑都被毁掉了,这是我刻意留下来的一柄证据。”
短短一呼吸间,一柄绝品的符文利剑就被彻底摧毁。
玄冰封印中的无支祈气得厉声嘶吼www.hetushu.com,共工无忧一张脸变得漆黑一片,他指着姬昊,浑身哆嗦了许久,最终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垚伯说得……极是……无支祈有罪无功,不得嘉奖!”
嘿嘿,你开玩笑吧?这话就是拿去哄鬼,鬼都不信啊!
大殿内再次鸦雀无声,姬昊这是狠狠的涮了共工无忧和整个共工氏一把?
大殿内又一片死寂。
帝舜古怪的看了姬昊一眼,思忖了一阵,然后摇摇头不吭声。
带着一丝悲伤,共工无忧向帝舜欠身行了一礼:“帝舜,垚伯和无支祈麾下大军同心协力,消灭了一支异族大军,破坏了他们扰乱我人族腹心之地的计划,这是大好事,值得嘉奖。”
姬昊说无支祈的儿子们‘见义勇为’,见到异族攻城,就悍然出手相助,落了个全军覆灭的下场,这话听起来,每个字都好像上百个耳光,打得无支祈的脸‘啪啪’作响。
被天地大阵困住的无支祈的儿子们,都是姬昊亲手用这柄剑,在他们的要害留下了足够清晰的伤口。
无支祈双眸www.hetushu.com血光奔涌,他震怒的跳起来想要破口大骂,但是无数黑色玄冰从他脚板上喷出,迅速顺着他的身体蔓延了上来,眨眼间就将他封印在了厚厚的冰块中。
共工无忧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温和的说道:“原来事情的前因后果是这样。我就说,无支祈是悲痛过度,所以有点丧心病狂,跑来这里胡说八道是垚伯杀了他的儿子和玉龙河伯。”
姬昊笑了笑,大袖一挥,玉龙河伯和无支祈三十六个儿子的尸身整整齐齐的出现在大殿中,和他们一起出现的,还有婆罗斯备用的那柄长剑。
皋陶一本正经的说道:“异族大军攻城?他们尸体呢?难道只有这五具不成?”
微微一笑,共工无忧温和的向姬昊点头示意:“原来大家是并肩作战,歼灭了一支异族大军,无支祈真的是悲痛过度,所以看花了眼,差点把好事变成了坏事。”
皋陶走到尸身旁,抓起那柄醒目的长剑,在玉龙河伯和无支祈诸子的尸体上比划了一下,突然问道:“这些人,都死于同一柄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