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章 抗击

一缕刀芒在长戟粉碎的寒光中一闪而过,金唋猛地一扭头,发出了一声低沉的痛呼声。
金唋没吭声,而是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腕。礼节性、试探性的兵器撞击,让他的手腕有点发麻。蚩喳的肉体力量远超金唋,刚刚若不是金唋卸力技巧高明,他差点被蚩喳一刀劈飞。
金唋斜斜举起了长戟,周身气息变得格外冷肃:“我叫金唋,我杀了你后,会抽取你的灵魂,交给本族巫公用巫火慢慢熬炼,你有起码一千年时间可以日夜不停的哭喊我的名字!”
一头体积巨大的穷奇凶兽从天空冲了下来,疯狂的咆哮了几声,然后化身一道黑浊的幽光冲进了金唋的身体。金唋仰起头,发出一声低沉的痛呼,身躯犹如充气一样急速膨胀起来。
蚩喳和金唋相互望了一眼,同时长笑一声,手中弯刀和长戟快若电光石火般向前轻轻一击。
高空中一道恶风呼啸冲了下来,蚩喳皱了皱眉,手持弯刀稳稳的向后退了十几步,拉开和*图*书了和金唋之间的距离。
如果他的反应稍微慢一点,这一刀绝对会将他整个劈成两片。
蚩喳和金唋都是顶级高手,他们挥动兵器稍微泄露的一丝劲风,都可能对观战者造成巨大的伤害。哪怕蛮蛮有祝融氏的分身偷偷保护,姬昊依旧下意识的将蛮蛮当成了当年丛林中软弱的小丫头。
长戟带起的寒光在刀芒中粉碎,蚩喳只用了三刀就轰碎了金唋一百零八击,沉重如山的力道震得金唋双臂酸软,不断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
眨眼的功夫,金唋的身躯就膨胀到了和蚩喳相当的水准,尤其透过他的甲胄暴露出来的手臂更是青筋虬结,通体热浪翻滚,一波波可怕的气息犹如飓风不断向四周急骤吹拂。
少司面前的虚空很不正常的微微波动着,她融合了烛龙晷赏赐的烛龙命珠后,已经继承了很多烛龙一族匪夷所思的本命神通。空间能力就是少司如今拥有的大神通的一种,姬昊笑着向少司点和*图*书了点头,这丫头却是不用旁人操心的。
如此生命力,如此回复力,让盘羲世界对生命能量最为精通的木族祖灵们都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蚩喳大喝一声,弯刀犹如月轮坠落,精准无比的一刀劈在了长戟最前的尖端上。
“因为他们不属于我们这一方天地!”天机长老有气无力的呻吟着。
姬昊挺直了腰,按着蛮蛮的小脑袋,硬把她塞到了自己身后。
就连他流出体外的鲜血,还有破裂的眼球内的晶状体,也都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方式流回了他的身体,一点一滴都没有留在体外。
手持长戟,金唋扭了扭脖子,看着蚩喳大声笑了起来:“三刀就想砍掉我的脑袋?哪里有这么容易?”
一声巨响,蚩喳和金唋身体同时颤抖了一下,居然势均力敌的同时倒退了十几步。
一条刀痕从金唋的左眼劈过,撕开了他的眼窝,划过他的鼻梁,深深切过了他的面颊,一直拉到了他的右侧下巴上。眼窝里无和-图-书数鲜血喷出,更有眼球碎裂后的晶状体流淌了出来。
他们何曾经历过人族和异族之间那样血腥狠戾、毫无保留、灭绝人性、毫无底线、惨绝人寰的残酷厮杀?蚩喳的三刀中流露出的那一丝近乎疯魔的残忍狠毒,让天机长老他们的心脏彻底冰冷。
“这是一个纯粹为了杀戮而生的种族!”一名木族的祖灵,对于生命力量和死亡气息最敏感的木族祖灵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天地之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种族出现?”
蚩喳连挥三刀,金唋则是连续刺出了一百零八击。
不过需要人操心的人可不止蛮蛮一人,姬昊突然想起了一码事情,他转过身去,阴沉着脸将站在一旁探头探脑的太司一把拎了起来,重重的将他杵在了蛮蛮身边。
‘当啷’一声巨响,大片火光迸溅,两人同时向后倒退了三步,按照很正式的决斗礼仪相互行了一礼。刚刚一次出手,两人都只用了一成不到的力量,纯粹是礼节性的碰击了和图书一下兵器。
蚩喳‘呵呵’笑了起来,讥嘲的向金唋勾了勾手指:“金唋?是条汉子,但是你不是我的对手。力量、速度、战斗技巧,你没有一项比得过我。再来三刀,我一定能砍掉你的脑袋!”
天机长老和一众土著祖灵越发惊悚,如此伤势,若是盘羲世界的祖灵们受了势必要沉睡千八百年才能勉强恢复。但是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受到如此重创的金唋,居然只是吸了一口气,伤势就瞬间愈合,没有留下哪怕一丝半点的伤痕。
金唋厉声长啸,面对势不可挡的连续三刀,他蛮横的挺起长戟迎了上去。长戟带起了一道道弧形的寒光,庚金锐气化为肉眼可见的一根根利齿附着在长戟上,发出尖锐难听的裂空声,犹如鬼怪嚎叫一样狠狠的撞击着弯刀。
“有胆气,我喜欢!”伽族战士首领赞许的向金唋点了点头:“我名,蚩喳,等我砍下你的脑袋,把你的颅骨制成酒器后,我会在碗底雕刻上我的名字。”
‘当当当’连续hetushu.com三声巨响突然爆发,就在姬昊招呼蛮蛮和太司的时候,蚩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金唋猛劈了三刀。直上直下,没有任何花俏,每一道都是笔直的劈向金唋的头顶,刀光猛烈,一副要将天地都劈成两片的惨烈煞气扑面而来。
“有点力气,接下来就要小心了!”蚩喳‘咯咯’笑着,四个眼睛瞪得溜圆,眼珠子犹如猫儿眼一样熠熠生辉。
天机长老等土著祖灵看到这三刀,顿时一个个脸色惨变,变得近乎没有了半点儿生气。
歪了歪头,姬昊看了看少司。
低沉的咆哮了一声,金唋抬头看向了天空。
盘羲世界是个动荡战乱的世界,各族土著每年、每月、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征战不休。但是毕竟大家都是同族的族人,就算是厮杀战斗,也总有一条底线。他们的战乱频繁,但是战局整体而言并不残忍。
伴随着刺耳的啸声,金唋挺起长戟撕裂空气,带起一条白印刺向了蚩喳心口。
金唋闪避得快,这一刀只是切开了他半边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