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一章 天地为敌

姬昊看得头皮一阵阵发麻,他突然感受到了四面八方传来的恶意。
无论是银白色的庚金煞气所化沙尘暴,还是金唋长戟的异变,都是对庚金之力的绝妙掌控,这是近乎于道的术法神通,和金唋的作战风格完全不同,这显然是穷奇兽的功劳。
“不错啊,穷奇家的小子。”看到蚩喳和金唋势均力敌的正面撞击,敖礼不由得大吼了一声。
一旁敖礼突然开口道:“四眼怪,人家可是把甲胄都脱了!”
敖礼话一说完,蚩喳就低沉的咆哮一声,身上甲胄犹如爆炸一样飞出,露出了暗金色半透明的肌体。腾腾热气不断从蚩喳头顶喷出,他的右臂也带起了大片残影,刀光如水向前不断涌去。
险险能够挣脱禁锢的金唋闷哼了一声,这些融化的地砖带着可怕的高温,不断的向他七窍钻去。任凭金唋如何的谩骂怒吼,这些熔液依旧犹如灵蛇一般,轻巧的钻进了他的身体。
骤然间两人同时痛呼出声,大片血光飞溅,http://m.hetushu.com蚩喳突兀的一刀劈出,犹如羚羊挂角毫无踪迹可寻的刀光深深劈进了金唋的胸膛。但是同时金唋手中长戟也犹如电光裂空,两根长戟同时刺穿了蚩喳的胸膛。
几条色彩鲜明的兽纹在金唋的脸上悄然浮现,他看着蚩喳‘咯咯’笑道:“蠢货,金唋不会做这种事情,但是大爷我可不是金唋!”
“无耻的人族!”蚩喳看着金唋歇斯底里的嚎叫着:“你真给你们先祖丢脸!你们人族居然会用这么卑鄙无耻的手段!”
“穷奇!”蚩喳怒视着‘金唋’,心知肚明这家伙已经被刚刚附身的穷奇巨兽取代了自身意识。
蚩喳很是严肃的看着爆发状态的金唋,他右手轻松挥动弯刀,一轮明月般刀芒挡在胸前,无数黑线锐气撞击在刀芒上发出刺耳的撞击声。蚩喳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双足虽然没有动摇,但是巨大的冲击力依旧逼得他一丝一丝的向后滑去。
金唋‘咯咯’狞笑,手www.hetushu.com中长戟剧烈震荡,犹如两柄锯子狠狠拉车蚩喳的身体。银白色的庚金煞气冲刷着蚩喳的脏腑,大片血雾不断从两个伤口中喷出。
“杀!”金唋被穷奇凶兽附身后,骤然变成了一头凶猛异常的野兽,他高声嚎叫着脱去了身上甲胄,双手握住长戟左右一分,长戟光芒闪烁,凭空从一柄长戟变成了两根。
僵持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两人同时飞起右腿朝着对方小腹狠狠一踹,又是一声痛嚎,两人同时喷出一口血箭向后飞退。
两根弯曲、狰狞的兽骨重重的对碰了一下,‘金唋’大声笑道:“能杀人就是好事,卑鄙无耻什么的……多谢你的夸奖!”
蚩喳弯刀锋利,刀面光滑如镜,弯刀从金唋身体内抽出时并没有造成任何二次伤害。
敖礼的脸顿时拉得比马脸还长,他冷冷的看着蚩喳,龇牙咧嘴的冷笑了几声。骄傲如龙族,他甚至不乐意和蚩喳斗嘴,而是脑袋一晃,直接将人头化为本相龙头,和_图_书张嘴喷出了一道黑色的水箭重重溅射在地上。
还不等金唋从固态空气中挣扎出来,蚩喳微微一晃手中法杖,四周虚空裂开,一条条弯刀状的空间裂痕无声无息的向金唋削了过去。
蚩喳痛呼怒嚎,手中弯刀一转,差点将金唋整个剖开。
金唋晃了晃脑袋,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几乎将他身体劈成两片的伤口就在长啸声中急速愈合。
‘铿锵’一声,金唋身上传来穷奇巨兽的咆哮,金唋手中的两根长戟突然就变了形状。
蚩喳咧嘴一笑,手中弯刀左右虚劈了一记,向敖礼看了一眼:“龙族?我一直想着有一块龙皮做软甲,今天看样子能弄到一块好皮子。等我干掉这小子,就轮到你了!”
金唋惊愕的咆哮了一声,一声大吼硬生生将固态空气震开了数十条裂痕,但是圣殿广场的地砖骤然融化了数万块,犹如水晶一样晶莹的地砖熔液呼啸着翻滚而来,迅速拥入了这些裂痕。
怪笑了一声,金唋舞动着两条狰狞的兽骨,带和_图_书起一道锐利的恶风向蚩喳冲了上去。
短兵相接,纯粹力量的冲击,无论蚩喳还是金唋都没有动用肉体力量之外的任何神通法力,他们出自战士的骄傲,完全用最原始、最纯粹的力量相互冲撞。
原本寻常人手腕粗细、光滑如镜的长戟枪杆突然变成了两个嶙峋的巨兽脊椎骨,一根根尖锐的骨刺从长戟上不断刺出,庚金煞气化为银白色的沙尘暴,呼啸着冲进了蚩喳的身体。
蚩喳阴冷无比的笑了笑,金唋身体四周的空气突然凝固,气态空气骤然压缩成了蔚蓝色的固体状晶体,金唋的身体一僵,好像琥珀中的苍蝇一样被死死封印在了固态空气中。
天地万物,这一方世界的所有存在,包括那些细微的灰尘,都对姬昊表现出了极度的恶意。
但是蚩喳很显然被穷奇巨兽的偷袭暗算激怒,他不顾自己身上惨厉的伤口,怒视着‘金唋’,反手掏出了一根一丈多长的黑色金属法杖。
姬昊站在一旁挑了挑眉头,穷奇巨兽和金唋合二为http://www.hetushu.com一后,居然有这么奇妙的变化?金唋本来就是一个猛打猛攻的粗鲁战将,得到穷奇加持后,他居然能如此精妙的驾驭庚金之力?
空气中响起了细微的风声,无数道细密的锐气带起一丝丝黑线射向蚩喳全身要害。每一条黑线都是长戟的一次刺杀,短短一弹指间,金唋挥出了不知道几千、几万击。
双手各持长戟,金唋化身一道狂风,狠狠的向蚩喳杀了过去。
高高举起金属法杖,蚩喳低沉的呼喝了一声咒语,法杖顶部一道幽光喷出,一颗水缸大小的黑色竖目在幽光中悄然浮现,森冷的瞳孔紧紧锁定了金唋的身体。
不仅是姬昊,他身边的蛮蛮、少司、天机长老等人也都是一般感觉。就好像这一方天地中的一切存在,都变成了他们的敌人。
但是金唋的长戟突发异变,变成了两根狰狞的兽骨,无数尖锐的倒刺拉扯蚩喳的身体,硬生生从蚩喳身上拉下了大块的肌肉和骨骼,痛得蚩喳‘雪雪’惨嚎,胸腹之间两个巨大的伤口内鲜血好似泉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