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七十五章 投靠

花道人的脸色也不好看,他盘坐在蒲团上,双手叠加法印默默的推算了一番,过了许久他才摇头感慨道:“好,好,好啊,好一个垚伯姬昊,好一个禹馀道人,嘿,难不成天下的好苗子,都被你们收罗了去?”
花道人受伤了,被一个及时发现他们逃窜的虞族贵族打伤了。那个虞族青年只是晃了晃手中一根黑色法杖,就有一道劫雷呼啸着从天而降,一击轰碎了花道人的护身仙光,打在了他的后心上,打得花道人大口喷血。
等众多门人和祝融天命膜拜之后,花道人这才轻轻的摆了摆手:“事情紧急,毋庸多礼。此番赌斗,看来是中了那些异族的圈套了。想不到,他们居然会作出如此耸人听闻的事情来。”
祝融天命骇然道:“掌控天道才能掌控她?难道姬昊那厮没有欺骗我等?那些异族真的掌控了这一方天道?”
“那女子,是开辟这一方世界的混沌圣人,在这一界的身份,等同于我等故和-图-书乡开天辟地的盘古大圣。”花道人端正了面容,淡淡的说道:“只是盘古大圣开天辟地之后力竭而死,本体化为天地万物。而这盘羲却是……总之,她现在已经被人炼成了战兵傀儡。”
一道白光冲天而起,花道人带着一行人等向陨落绝渊疾驰而来。
“你们是有罪。”花道人淡淡的说道:“人家分明指出了一条通天大道,你们非要走那崎岖羊肠小道。若是能走通也就罢了……刚刚为师推算了一番,这些年本门收罗在手中的那些帝子、俊彦,九成九都已经被异族生擒活捉。”
祝融天命越说声音越小,他呆呆的看着花道人苦笑道:“莫非,他说的是真的?”
花道人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抬头看了看天空,随手打出几朵白莲,将四周天机再次搅乱了一番。
一道白光在高空激射,朵朵白莲时隐时现,在白光四周拉出了一条条朦胧的白色轨迹。
尸道人不敢做声,甚至不敢动弹www.hetushu.com一下。
战兵傀儡,就是炼制僵尸嘛,他尸道人以‘尸’为道号,在这方面也颇有心得,他炼制的各种僵尸战力强横、悍不畏死,是他最为得意的一门神通手段。
苦笑了一声,花道人幽幽叹道:“你们说,这事当如何处理才好?”
“姬昊说,那些异族已经能够控制这一方世界的天道,但凡这方世界天道统治之处,我们就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陨落绝渊是这方天地的崩毁之地,天道之力荡然无存,我们在那里才能和异族公平一战!”
如此疾飞了两三个时辰,不知道飞出去了多远,花道人遁光向下一按,带着尸道人落在了一片荒山之中。砵丘伽和一众门人簇拥着祝融天命迎了上来,所有人都毕恭毕敬的向花道人顶礼膜拜。
尸道人取出一个细草编成的清洁蒲团,取出一张新制成的芦苇席子,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一块山岩上请花道人坐了下来。一行人按照身份辈分,和_图_书环绕着花道人一一坐定了,尸道人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尊,弟子等修为浅薄,还真没发现什么异状。难不成,那女子有古怪?”
尸道人骇然看向了花道人。
但是将一方世界开天辟地的混沌圣人炼成僵尸?
冷哼了一声,花道人淡然道:“你看她眉心,那朵天道之花就是她的掌控符印。想要掌控她,就必须掌控这个世界的所有天道。嘿,人家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亿年的功夫,才琢磨出了这么一具傀儡,想要夺占,哪里有这么容易?”
“不管他,不管他,去陨落绝渊,和垚伯姬昊汇合。”花道人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到了那里,倒还有一线机会扳回局面。为师仔细揣摩揣摩,他们想要让那女子进入盘古世界?这事情,不能按照他们的计划来,否则可有麻烦了。”
祝融天命不敢怠慢,他急忙将姬昊前些日子通过盘羲世界的土著,用各种神通向他发来信件,邀请他前往陨落绝渊汇合,m•hetushu•com联手抵挡异族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被自家祖师当面赞赏别人的弟子,这也太显得尸道人他们无能,一伙人的脸皮哪里还挂得住?
尸道人、砵丘伽面面相觑作声不得,他们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那些支持祝融天命的帝子和各族精英,果然都被异族生擒活捉了。这下子麻烦可大了!
虽然这个花道人不是他的本体,只是一朵白莲显化的分身,但是花道人是何等尊贵的存在?就算是他的一具微不足道的分身,居然被一个渺小的虞族青年打伤,这已经极大的损伤了花道人的脸面。
尸道人、砵丘伽等人一阵面红耳赤,纷纷低头口称‘弟子有罪’。
在普通门人面前,花道人是真正的道德高人,唯有从洪荒中就追随了花道人的这些积年老弟子才知道,花道人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存在。任何冒犯了他的人,能被打得魂飞魄散就已经是幸运了。
花道人脸色阴郁的看了尸道人一眼,他自然知道尸道人和*图*书心里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白光在高空中穿梭,每飞过一段距离,就有一朵白莲激射而出在半空中炸开。点点白色流光四散,将天机彻底扰乱,哪怕那些虞族贵族已经掌控了这一方世界的天道,也无法通过天机推断找到花道人、尸道人等人的行踪。
尸道人兴奋得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他哆哆嗦嗦的看着花道人,低声问道:“师尊,但凡炼尸,若是能夺走她的掌控符印,就能转而控制她。这女子的掌控符印何在?”
花道人面沉如水,看不出喜怒的带着尸道人一路疾奔。尸道人身体微微战栗,面色僵硬的看着花道人袍袖上一点儿血迹。
花道人愕然看着祝融天命:“垚伯姬昊?嗯?他说了什么?速速详细说来。”
“若不是为师本体分不出身来,定要将那小子抽取生魂,打入九幽之中,日夜受冥火熬炼,历经无量量劫不得超脱。”花道人阴沉着脸,气息浮动的低声呵斥着。
“师尊!”尸道人哆哆嗦嗦的看了花道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