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一十八章 恶毒水牢

一名冻得浑身惨白,牙齿‘咳咳’直打颤儿的伽族战王抬起了头,结结巴巴的说道:“是好汉……一刀……一枪,正面拼个死活……阵……阵法……算什么?”
突然从头顶上传来了少司的声音:“昊,有人求见……是赤坂山,被你狠狠敲诈了一次的帝洛朗。”
另外一个伽族战王艰难的抬起了一根手指,挑衅的向姬昊勾了勾指头:“娃……娃娃……我让你……一只手……不用……不用兵器……我活活……掐死你!”
用太阳星力在右臂经络中往来冲刷了好几次,麻痹的右臂才回复了正常。姬昊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座水牢,突然开口道:“好恶毒的东西……不过,倒是合乎我心意……呵呵,你们居然没被冻死?”
在监区的后方,一字排开五座厚重的镇狱碑牌,高不过十丈的碑牌按照五行呈现五种色彩,碑面隐隐有各色古朴的符文若隐若现,在百丈方圆内形成了压力极大的禁锢力场。
姬昊http://m•hetushu.com等人来到黑色的水牢镇狱碑下,几个狱卒手持玉牌,对着镇狱碑轻轻一晃,密布符文、厚达丈许的门户‘嘎嘎吱吱’的开启,一道阴风卷着浓郁的水汽扑面而来,以姬昊的实力都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整个垚山城都是按照上古天庭天地大阵的规格修筑而成,这牢房这么歹毒,岂不是上古天庭的天牢更加的狠辣无情?啧啧,这话说出来,会否对上古的天神们不敬呢?
姬昊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催动了本命星力。太阳星力化为金色火焰席卷全身,右臂上的黑色玄冰迅速融化,化为一缕黑气冲了起来,然后无声无息的被黑色潭水吸了回去。
姬昊也咧了咧嘴,这问题真不好回答啊。
冷笑了一声,姬昊看着这些脸色骤然僵硬的家伙说道:“可怜的家伙,连自己被推出来送死都不明白?说罢,你们是怎么混到我们垚山领来的?这一路上,就真http://m•hetushu.com没人发现你们的任何痕迹?”
姬昊和姬夏带着一大队人马急匆匆的返回垚山城,直奔城池西北角落的监牢区。
顺着狭窄、陡峭的盘旋阶梯一路向下,一直走了一刻钟的功夫,深入地下大概十几里,伴随着沉闷的滴水声,一座水牢出现在姬昊眼前。
此刻水牢中各种折磨人的手段还没施展出来,但是光光这黑色的玄阴之水,就浸得一百名伽族战王浑身惨白,一个个好似暴风雨中的鹌鹑一样打着寒战。
尤其水牢内看似空荡荡的别无防备,实则密布无数上古禁制。若是囚犯想要挣扎逃脱,就有无穷玄阴水雷轰击,还有阴风裹着冰霜封冻,各种歹毒的手段一时难以说尽。
“这水牢不错。”姬昊不由得赞叹了一声,他以前还真不知道,自家垚山城里,还有这么恶毒的地方。
伽族战王们打着哆嗦,目光怨毒的看着姬昊:“我们……迟早……”
这些伽族战王没吭声,只是艰hetushu.com难的转过头,用目光交换着意见。
五彩石碑对应五行,石碑下方有矮小的入口,分别通往水牢、火牢、金牢、土牢和木牢。
说是水牢,实际上就是一个直径十里的圆形水潭,里面蓄满了黑漆漆阴寒刺骨的玄阴之水,水潭里矗立着数百根黑色柱子,一百个伽族战士有气无力的浸泡在水潭里,无数拇指粗细的黑色锁链穿透了他们的四肢百骸各处要害,将他们死死绑在了柱子上。
手指刚刚接触潭水,一股可怕的寒气‘呼呼’有声的倒卷而上,姬昊措手不及之下,左肩以下的手臂骤然被黑色玄冰封禁,整条手臂骤然麻木失去了所有感觉。
这座水牢内有玄机无数,看似普通的黑色潭水,实则是天地间至阴至寒的玄阴之气凝聚而成,消融金铁、销魂蚀魄,就算是大罗金仙被浸泡得久了,也会骨肉成泥、魂飞魄散,实在是天地间一等一恶毒的所在。
垚山城天地大阵是上古天庭镇山大阵,监牢区的五行和-图-书监牢也是仿造上古天庭的天牢所设。
单单寒气入侵五脏六腑,冻得他们生不如死也就罢了,这些伽族战王更被阴损狠毒的潭水浸得皮开肉绽,就在姬昊打量他们的时候,他们的皮肤都在缓慢的消融,缕缕鲜血不断在黑色的潭水中扩散,伤口附近已经有黑色的冰晶冻结。
垚山城的监牢区自成体系,外面看来就是一个长宽两里的城堡,护墙不高,但是极其厚重。穿过幽深的甬道,就可以看到几列整齐排布的监牢,但是里面并无一个囚犯。
这些伽族战王论修为,可都是人族巫帝级的强者,而且他们的肉体力量和血气强度都比人族巫帝强出数倍。以他们强悍的生命力都被潭水浸得瑟瑟发抖,可见这水牢的威力有多强。
“五行牢只是最普通的监房。”姬夏在一旁咧了咧嘴:“在五行牢下面,还有五行之力相互生克转化而成的风牢、雷牢、电牢、毒牢等等,一个个歹毒得厉害……昊啊,哪个心狠手辣的混账东西,给hetushu.com你修的这么狠毒的监牢?”
姬昊静静的看着他们,也不吭声。
姬昊打断了这些家伙的狠话:“好了,少废话,你们就不用脑子想想?你们区区一百人,能做什么?我们垚山城有这么强大的防御大阵,派你们来攻城的人,分明不安好心。”
“这些家伙,就是来袭击我们垚山城的人?”姬昊自言自语的问了一句:“你们好大的胆子,区区一百人,就敢来袭击我垚山城,真把我们当软柿子了?”
“好难闻的味道。”蛮蛮皱起了眉头,向后退了几步。
叹了一口气,姬昊蹲在了水牢旁,伸手摸了摸潭水。
姬昊笑看着这些死嘴硬的伽族战王,不由得冷笑连连:“到了这种地步,还说什么狠话呢?我垚山城明明有强大的护山大阵,我为什么要用麾下儿郎的性命和你们死拼?”
水牢内充斥着极阴森的水属阴气,和蛮蛮先天性质相克,蛮蛮只是略微闻到牢内的味道就难以消受。姬昊摆了摆手,叮嘱了少司一声,让她们留在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