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二十章 神阵启动

地下大殿中,十几名帝氏一族的长老怒气冲冲的围住了帝释杀。
又一位长老很是恼怒的朝着帝释杀喷吐着心头的愤怒:“因为你的无能,就和你的儿子帝刹一样,家族已经损失了太多太多。但是这一次,我们还将损失更多,你……”
“但是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优雅、尊贵、超脱凡俗、犹如神灵一样高高在上的虞族贵族,有属于我们的独特的行事风格。”帝释杀手指一弹,被他掐着喉咙的家族长老就惨嚎一声,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弹飞了数十丈远,一头撞在了一根柱子上撞得头破血流。
众人围住了帝释杀,七嘴八舌的要求他给家族一个解释,同时警告他必须承受一切后果。
“一百名家族的精锐,是啊,一百名高阶战王,对于生我养我的帝氏一族而言,是家族的核心力量,是家族的一根有力支柱。”帝释杀轻蔑的看着不敢说话的家族长老们:“多么微薄的见识,多么浅薄的眼和图书光啊。离开了真正的权力中枢,负责镇守这些土著世界的旁支家族,也就这么点出息了。”
四周帝氏一族的长老们吓得向后跳了几步,急忙远离了帝释杀。一群身披黄金甲胄、手持黄金长戈的帝氏一族护卫急忙冲了上来,装饰意义大于实战效用的黄金长戈猛地探出,差点就捅到了帝释杀的身上。
但是帝释杀居然越过他们,直接调动了一百名家族战略储备级的高阶战王潜入人族腹地,为了他的私人恩怨去突袭垚伯姬昊的领地。
“知道你们在圣域的代称么?‘乡巴佬’,一群连真正的三日九月的光辉都没沐浴过的‘乡巴佬’。”帝释杀轻蔑地说道:“我不指望你们能理解我的做法……就像你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我要牺牲那一百个蠢货伽族战王一样。但是我为什么要给你们解释呢?”
帝释杀慢慢的走到了湮灭神阵面前,淡淡的说道:“既然你们恰逢其会,那么就www.hetushu.com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力量和真正的智慧结合在一起,会造成多么辉煌的结果。”
“所以,我没有动用暴力夺取家族权力。”帝释杀轻松的耸了耸肩膀:“我采用策略,我用迂回的手段,用我的智慧,建立旁人无法抹杀的功绩,堂堂正正的为我谋取巨大的荣耀,迎来诸位帝君的瞩目,获取权力和地位。”
但是帝释杀弄砸了,一百个高阶战王被垚山城生擒活捉,家族高端战力的损失让人心痛,但是更让人愤怒的是——家族的威望、家族的荣耀受到了侮辱。
“你们忽略了一件事情。”帝释杀死死扣着不断挣扎的长老咽喉,慢条斯理的说道:“你们都只是虚空境的渺小存在,你们拥有的实力,不过是和孱弱的人族土著所谓的巫帝相提并论。”
“没有人能够将个人凌驾于家族之上!没有人!哪怕是你,哪怕是你!”
“不,我藐视的是整个盘古世界的所有家族www.hetushu.com。”帝释杀淡然一笑,低沉的咕哝道:“你们……我实在懒得和你们多废话,你们自从出生,就一直停留在这个土著世界,你们已经遗忘了宗族的强大,你们根本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力量、真正的荣耀,你们甚至从来没有沐浴过真正的三日九月的光辉。”
“我一个人,可以抹平帝氏一族……”帝释杀威严的看着噤若寒蝉的众多家族长老。
另外一名长老同样威严的绷着面孔,瞳孔内却闪耀着兴奋的火光:“帝洛朗长老会将忠于家族的战士平安的带回来。但是这里面的一切损耗,一切损失,都必须由你承担。”
帝释杀‘呵呵’笑了一声,轻声念出了一声咒语,双手一弹,一道黑色神光猛地注入了神阵。
“而我,我度过了日月大劫的考验,我现在是日月境的强者。我融合了血月一脉代表黑暗和诅咒的法则之力,只要血月的法则不崩毁,我就不死不灭。”帝释杀眉心竖目张开,和-图-书他的眼眶里看不到眼珠,只有一团粘稠的、深邃的黑色在缓缓的旋转。
那些家族护卫手中的黄金长戈被黑色气息侵染,一弹指间就急速的腐朽、崩坏,眨眼间就变成了黑色的灰烬随风飘散。
“我们的力量超乎你的想象。”一名帝氏一族的长老威严、同时不无得意的看着帝释杀:“我们甚至已经做出了紧急应对的措施,帝洛朗长老现在应该已经赶到垚山城了。”
“但是既然你们见到了,那么事后你们只有一个选择……要么臣服于我,要么你们就去死吧,就和这些卑贱的脩族奴仆一样,去死好了。”
“为了私人恩怨,让家族付出巨大的代价,某些人必须为他的胡作非为负责。”
一众长老七嘴八舌的向帝释杀宣泄着心头的怒火,参加生死赌战的家族精英全军覆没,这已经让帝氏一族的长老们心痛不已。
如果成功了也就算了,斩杀一个人族重臣,对整个帝氏一族的家族威望很有好处。如果一hetushu.com切顺利,那么帝氏一族的长老们会很欣然的领受这一份荣耀。
“我本来以为,你们还要过几天才会知道这件事情。”帝释杀镇定自若的看着围住了自己的家族长老们,很轻松的笑着:“没想到,你们的情报渠道比我想象的还要管用得多,你们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他们被生擒活捉了?”
五指微微用力,这位帝氏一族的长老就浑身抽搐起来,他的面孔憋成了紫色,眉心竖目猛的瞪圆,血光四射的眼眸差点从他眼眶里跳了出来。
“我们需要一个解释,为什么越过我们,调动一百名家族精锐潜入人族腹地?”
帝释杀一把掐住了这个长老的脖子,很轻松的将他拎了起来。
“帝杀……说话不要太过分。”一名家族长老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你是在藐视整个家族么?”
一股黑色的气息从帝释杀的体内扩散开来,阴邪刺骨、寒气森森的黑暗力量逼得在场的帝氏一族的长老们纷纷色变,逼得他们不断的向后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