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四十三章 小镇偶见

姬昊的眉心竖目骤然张开,冷漠的脸上一缕煞气迅速蔓延开。
看着这些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的人族奴隶,姬昊的心情很是复杂:“帝舜他们如果见到这里的模样,他们会怎么想呢?看看他们,他们已经把这一切当做了一种……理所当然。”
苦叱的脸色变得越发的愁苦,他耷拉着眼皮,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还是上上次赤坂山大战的时候,我被重伤,然后中了那些该死的土著的邪恶诅咒。我的身体机能被彻底破坏了,虽然没死,但是我也没有了上战场的资格。”
“帝氏一族?给我详细说说,就算不是内幕,我也想知道,帝氏一族究竟干了什么!”
“元月一脉迦楼一族在良渚城的三百二十七万五千左右的族人……几乎全部不幸了。”
另外他的左臂齐着肩膀被砍掉了,半截袖子空荡荡的随着他的动作甩动着。
虚影没吭声,一直保持着沉默。
“现在诸位伟大的执政大帝,正在搜集材料,准和_图_书备重建良渚城。”
“不许啰嗦,不要对我说这种酒是什么名字,有什么名气之类的废话。”姬昊一把抓过酒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足足有普通人头颅大小的酒杯被他高高举起,然后一饮而尽。
圆润的石块垒成的酒馆紧挨着湖水,滨水的草地上摆放着一溜儿原木制成的桌椅。桌椅的木腿上雕刻着古朴大方的装饰花纹,数十名身穿长裙、面容姣好的闇族少女正在桌椅之间往来穿梭,为酒馆的客人送上各种美酒佳肴。
进了月湖小镇,眼前是一条三丈宽的街道。平整的街道白沙垫底,白沙上镶嵌着淡青色的鹅卵石。让姬昊无语的就是这些鹅卵石大小形状几乎一模一样,鹅卵石上还雕刻了复杂而精美的花鬘纹路。
道路两旁是颇有异族风味的尖顶小楼,青石垒成的院墙很是整齐,上面缠绕着茂盛的花枝花藤。蔷薇、月季、牵牛花、金合欢,各色各样的花枝很绚烂的盛开着。
和_图_书姬昊冷笑了一声,手指在桌面上重重的弹了弹:“我不是来听你诉苦的。给我最好的酒,顺便我要问点事情。”
伽族大汉的脸骤然抽成了一团,在任何地方,对任何异族而言,衍月一脉的荒野流浪修士都有着莫大的震慑力。尤其对那些家大业大,自家领地发展建设得很好的异族领主而言,衍月一脉的荒野流浪修士更是丧门星级的存在。
整洁的街道上,偶尔可见几个衣衫华美的虞族人在护卫的簇拥下慢悠悠的走过,他们所过之处,沿途众多人族奴隶纷纷跪倒在地,额头紧贴地面不敢正视这些异族。
大汉的声音骤然降了好几个调门,带着一丝近乎谄媚的微笑,他低声下气的说道:“原来是迦楼家的大人,请您原谅我的冒犯。我是绿箭鱼酒馆的老板苦叱,您可以在绿箭鱼尽情的消费,这是我的一点点小小心意。”
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姬昊斜眼看着苦叱,冷声问道:“良渚城究竟怎么回事?http://www.hetushu.com现在是什么情况?迦楼一族的族人死伤情况如何?”
“生面孔,第一次来月湖小镇?”大汉完好的右手放在桌上,完好的三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姬昊:“这里是婆罗氐大人的直辖领,他是衍月一脉排名前列的大执政官,他不希望有奇怪的人在他的领地里搞破坏。”
整个月湖小镇被一片茂密的花海包裹,一眼望去青色的院墙、青色的屋顶,混杂着五颜六色的花朵,整个小镇美轮美奂,优美得犹如梦境。
苦笑了一声,苦叱愁眉苦脸的说道:“尊贵的婆罗氐大人说得对,我们衍月一脉的族人,我们是知识的收集者,我们是智慧的传播者,我们可以研发战技,传授战技,但是我们不该亲自上战场。”
异族奢华的审美让姬昊咋舌,同时也颇为无语。
挑了一张木桌坐下,姬昊还没来得及招呼那些侍女,一个身材高大的独臂伽族壮汉,已经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姬昊身边,身体一歪重重的坐了下来和-图-书
作为巫王级的强者,任何身体伤势都能消耗自身精血而恢复。但是这伽族壮汉偏偏一身重伤,更成了独臂残废,很显然,他的伤势直接伤损了他的本源。
苦叱打了个手势,那些闇族侍女没敢靠上前来,而是两个身材矫健有力,身形匀称犹如豹子的伽族少女轻快的跑了过来。一个少女手中拎着一个硕大的金属酒桶,另外一个手里捧着一个水晶酒杯。
伽族壮汉生得面容粗犷,淡银色的皮肤代表了他起码有着战将级,也就是相当于人族巫王的实力。但是他的一个眼眶深陷下去,黑洞洞的眼眶里空无一物;他脸上有一条狰狞的伤疤,看这伤疤的模样,差点没把他的脑袋切成了两半。
姬昊取下头罩,眉心竖目微微开启,用那沙哑、冷漠、没有半点儿感情的声音冷声道:“我是衍月一脉的荒野苦修士,我来你们这里稍作休息,我并没有任何恶意。”
姬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按照小镇门口那个脩族少年的指点,顺着和*图*书街道向着月湖小镇的码头区行去。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样子,他离开了镇子的主道,顺着一条岔道向下走了一里多地,在小镇的码头旁,紧挨着湖水的位置,他见到了绿箭鱼酒馆。
“良渚城的重建并不迫切,现在最紧急的任务,是重开通往我们故乡的跨界通道。但是事情很不顺利,好几次努力都失败了。”
姬昊紧了紧身上蓑衣,慢慢的走过街道。
“苦叱?”姬昊目光森冷的看着大汉:“你的伤,很有趣。”
苦叱已经不敢和姬昊平起平坐,他站在姬昊身边,一个顿儿都不打的说道:“良渚城被摧毁了,是血月一脉帝氏一族犯下的罪过。当然,这里面还有内幕,但是尊贵的婆罗氐大人已经下了封口令,我们不许吐露任何内幕。”
“至于大人您的族人……还请您节哀,按照上面公布的数据,良渚城被摧毁的时候,城内三日九月十二分脉各族族人都损失惨重,几乎没有伤员,除了拥有足够实力的强者顺利逃脱,其他人全部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