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章 灭门血仇

风行伤口上犹如跗骨之蛆的外来力量被黑色幽光吞噬,眨眼间就消失无踪。风行的生命精气迅速聚集在伤口附近,那些深可及骨的伤口急速愈合,不多时就没有半点痕迹留下。
在雨牧眉心,灰白色的瘟神幡若隐若现。无数扭曲的灰白色符文不断顺着他的双手注入剧毒气息中,让这些本来就可怕的毒气凭空增加了百倍的威能。
‘叮叮’响声不绝于耳,大片大片的箭矢犹如暴雨落在雨牧身上。
金色和青色的箭芒撞击在一起,伴随着可怕的碎裂声,金色箭芒纷纷崩溃,上千道青色箭芒毫无损伤的向风行全身激射而来。
共工无忧看着向自己回礼的少女,目光越发的炽热,甚至隐隐带上了一丝疯狂:“耶摩杉椰?现任闇日一脉执政大帝耶摩椤椰的亲妹妹?啊,闇日一脉最尊贵的耶摩家族的核心血脉!果然是尊贵,而且美丽……难怪帝释杀要为人向你求亲!”
一道神光从风行的左手喷出,风行举起一张奇形长弓,巫力轰入造www.hetushu.com型古朴的长弓,顿时一道熠熠神辉冲天而起。大片狂风化为肉眼可见的青色狂飙横扫四周,无数向雨牧射去的箭矢突然在飓风中停滞,然后迅速被风劲搅成了无数渣滓。
四面袭来的东夷箭手使用的箭矢都是精致的符文箭矢,杀伤力极其惊人,而且那些东夷箭手的修为都比风行要强,风行的伤口急速的蠕动着,但是伤口上纠缠的外来力量不断发作,伤口迟迟不得愈合。
少女近乎本能的拎起了脏兮兮的裙角,屈膝向共工无忧行了一礼:“神灵的后裔,世界本源的化身,不管在哪个世界,神灵血裔都值得尊敬。我是耶摩杉椰,闇日的信徒。”
耶摩杉椰吓得飞快倒退了一步,她瞪大眼看着共工无忧轻声喝道:“你,你怎么知道?”
“羿神!你杀我满门的时候,我就发誓,总有一天,我同样要灭你十日国上下!”风行腾空跃起,厉声喝道:“我不是羿风,那个该死的姓氏,总有一天,我要彻底和*图*书将这该死的血脉彻底埋葬!”
黑雾笼罩之处,虚空绵韧犹如胶水,任何人在这里的速度都下降到了原本的一成左右。
“羿风,就算有姬昊庇护你,你今天也必定要死。”羿神厉声喝道:“镇族神器,永远只能是我的!”
共工无忧的脸抽了抽,他迅速向风行的方向逼近了两步,厉声喝道:“你是逃跑出来的?也就是说,没人知道你的行踪?太,太好了……该死的,风行,离耶摩杉椰小姐远点,要是因为你的缘故,让耶摩杉椰小姐受了半点伤,把你碎尸万段都不足以赎罪呵!”
羿神在一旁握紧了拳头,冲着共工无忧厉声喝道:“无忧太子,不要为了一个女人坏了我的大事。这厮不是什么风行,他本命羿风,他是我族叛徒,他偷走了我族镇族之宝!”
双手把玩着一根玉质柔润的黑玉箫,共工无忧很是雍容大方的向少女行了一个虞族贵族特有的宫廷礼节,他温和的笑道:“美丽的虞族小姐,以水神共工氏之名,请问和-图-书您的芳名?”
黑雾弥漫,隔绝了一切光线,断绝了一切声音。
河伯坐在船头上,神色阴鸷的看着河湾上快速向雨牧和风行逼近的人影,手指一弹,一个黑色钵盂腾空而起,悬浮在离地里许的空中,钵盂中大片黑雾喷薄而出,化为一个直径五里的雾罩将小半个河湾笼罩在内。
风行踉跄着从空气中冲了出来,他身上龙皮软甲裂开了七八条裂痕,鲜血不断从裂口中涌出。
两颗比黄豆略大一圈的小眼睛扎巴扎,雨牧的手掌再次变成了墨绿色透明状。他双手用力的摩擦着,手掌缝隙中无色无味的剧毒气息不断扩散开来,迅速向四面八方涌去。
贪婪的看了一眼少女精美精致犹如精灵的面孔,共工无忧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炽热的贪婪。
雨牧身后的空气轻微的荡漾着,有奇异的几乎听不到的笑声从空气涟漪中悄然发出。瘟神幡的力量腐蚀了空间,让一些奇异的生灵被剧毒吸引,从不可测的虚空中窥探了过来。
羿神冷哼一声,http://m•hetushu•com在共工无忧的惊呼声中,他同样拔出了一张长弓,手指在弓弦上一弹,顿时有数千道极细的青色箭芒激射而出,狠狠轰向了风行和他身边的耶摩杉椰。
更有一丝丝犹如刀锋的黑色玄冰丝从空中垂落,无数黑色冰丝缠绕成一张大网,将这一方空间彻底的封锁了起来。若是有人敢一头撞上这层大网,绝对会被锋利且阴寒刺骨的冰丝割得遍体鳞伤。
少女和风行相隔只有不到半尺,袭向风行的箭矢骤然停止,只有无数箭矢依旧一波一波的向雨牧射去,打得雨牧护身光罩不断发出沉闷响声,震得雨牧浑身肥肉荡起了大片波浪。
“风行,小心!”
风行回头看了耶摩杉椰一眼。
“我是风行,我也只是风行。”
铁色的光幕急速旋转,大铁锅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密布破甲、撕裂、剧毒、爆破等恶毒巫咒的金属箭头在光幕上不断爆裂,溅起了无数条刺目的火光。
“无忧太子,我要杀了这小子。”黑色雾气翻滚,羿神大步走了进来,他和_图_书很不快的看着和少女肩并肩站在一起的风行,厉声喝道:“给我将这小子射成肉渣!”
“至高的闇日在上。”黑裙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风行身后,她双手轻轻挥动,一道柔和的黑色幽光笼罩了风行。
一叶扁舟顺着大河漂下,在雨牧和风行做鱼汤的河湾处突然停下。
很显然,刚刚共工无忧的那一嗓子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四周箭手唯恐误伤少女,所以停止了对风行的进攻。
大地更是被黑雾强力侵蚀,厚达里许的底层被刺骨的寒意冰封,变得比钢铁还要坚硬百倍,就算精通土行巫法之人,也无法从地下遁走。
“慢,慢,慢,怎能唐突了佳人?”共工无忧轻快的穿过了黑色雾气,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
雨牧稳稳的站在地上,有禹馀道人炼制的大铁锅护身,他的防御力极强,普通箭矢根本无法碰到他身体,对他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风行长啸,浑身巫力涌入长弓,同样拨动弓弦,上万道金色箭芒密密麻麻的激射出去,和青色箭芒狠狠的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