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二十八章 登门质问

怪笑几声,共工氏冷酷无情的说道:“无忧孩儿一个人死了,孤零零的,寂寞得很。有这么多熟人陪他一起死,这才不会寂寞,是不是?”
“不要浪费力气。”祝融氏阴沉着脸说道:“这是天地大阵的南门牌坊,天庭最主要的四方出入口的阵法枢纽。不要说你,百八十个我也别想伤他分毫。”
祝融氏挥动手中双剑,指着天庭厉声吼道:“共工氏,是好汉,出来和我决一生死!你,你,你居然敢借我之力,撞毁不周山,你简直罪大恶极!”
“除此之外,你们还能做什么呢?我在这天穹之上,看着你们哩!”
“要么,你们乖乖的,跪下向我俯首称臣!”
高达百里的巨型牌坊前,祝融氏身披重甲,双手握剑站在一片彩云上,周身杀意凛然的盯着这座散发出无穷压力的牌坊。听到姬昊过来的动静,祝融氏头也不回的向他问着话。
一路向上不知道跨越了多少万亿里,撞破了数百层湍急的罡风、凶猛的雷暴、沸和_图_书腾的天火、肆虐的彤云,诸般天险都被一层层的丢在了后方,头顶终于一亮,一片七彩祥光纷纷扬扬的洒了下来。
吐了一口气,姬昊神色阴郁的说道:“不知道上次和异族签署的和平契约有用不,千年和平呵……呵呵,如果他们现在打过来,我们连送往战场的军粮都难得筹备。”
吐了一口气,姬昊上前了两步,厉声喝道:“巫殿所有毒巫……”
祝融氏回头看了他一眼:“蒲阪各处的粮仓呢?”
沉默了半晌,共工氏慢悠悠的笑了:“洪水滔天之时,你们才会记得本尊的好处。”
姬昊喘了一口气,冲破了厚重的云层,来到了天庭正门外。
南荒战士顿时踏云退却,姬昊向前飞了一段距离,径直来到了天庭门外。
“要么,你们有能耐,自己停掉这场大雨。”
吐了一口闷气,收起天地金桥,鸦公一个盘旋,身躯膨胀到数丈大小,托起姬昊向天庭大门飞了过去。
姬昊摊开双手,脸和-图-书色越发的难看了:“都进水了,要么发霉了,要么发芽了,总之都吃不得了。蒲阪用来备战的三千个大粮仓,完好无损的只有一百五十个。”
“要么,你们有能耐,闯入天庭将我斩杀。”
茫茫雨幕遮天蔽地,一道暗金色神光击碎了无数雨点,在空中留下了一条雪白的水迹,从地面近乎垂直的冲向天空。
几座火烧云上有南荒战士向姬昊迎了过来,他们正要厉声呵斥让姬昊推开,祝融氏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姬昊,你来这里做什么?下面听说雨势越来越大了?”
尤其是和前两日相比,不知道天庭内触动了什么禁制,一座古朴厚重、雕龙绘凤的青铜牌坊矗立在了天庭大门外,高达百里的巨大牌坊祥光喷涌,道道七彩云光不断从牌坊内涌出,化为一座巨大的光幢将整个天庭大门拥在了里面。
姬昊点了点头,抬头看着那座巨大的牌坊放出的大片云光瑞气,抖手就是一通禹馀神雷混着清微神雷www.hetushu.com轰了出去。禹馀神雷快捷刚猛,清微神雷威严宏大,青色、紫色两色雷霆犹如暴风骤雨般落在了牌坊上,就看到一团团直径百里的雷光爆炸开,一股焦灼的雷电气息迅速扩散开来。
低头看了看几乎缩成了灰尘粒大小的中陆世界,姬昊不由得连连摇头。洪荒之时,真有人族勇士能够顺着不周山一路爬到天庭门前叩见天帝?
姬昊的威胁很有效用,一句话刚说完,共工氏冰冷、沙哑的声音就远远传来:“开什么玩笑,我北荒大溟乃有名的天险绝境,任你多少大军打过去,能耐北溟如何?”
姬昊看了看祝融氏,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放开声音大声呵斥道:“共工氏,出来回话,否则你北荒子民就全都是死人了!”
共工氏奸猾的笑了:“唷,祝融娃娃,你可别冤我,分明是你将我打得撞向不周山的,哪里是我有意冲撞呢?一直是我受委屈罢?我唯一的儿子都被你们整死了,你还往死里下手打我,打得我抵挡不m.hetushu.com住撞塌了不周山,这能怪我?”
姬昊动用了天地金桥都耗费了这么长时间才来到天庭门外,洪荒时的人族单单靠两条腿,他们要爬多少年才能抵达这里?他们估计要在不周山上生儿育女、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经过无数代人的接力才能来到这里吧?
狂轰猛炸了一刻钟的时间,这座巨型牌坊继续不紧不慢的喷涌着七彩云烟,姬昊的雷法攻击,就连牌坊上喷出的几片彩云都没能轰碎。
话没说完,共工氏已经冷笑起来:“对了,我还忘了一件事情,无忧孩儿已经死了,我唯一的孩儿已经死了,既然他都死了,北荒的那些子民死伤多少,和我何干?你们只管放手去做。”
这是开玩笑吧?还是人族的老人们编造的故事哩?
祝融氏的脸色有点僵硬,他沉默了一会儿,低沉的说道:“给帝舜带话吧,我南荒囤积的那些粮草,可以紧着蒲阪使用。但是从南荒运粮……星空中,那些异族的巡逻舰队可不好对付。”
不等祝融氏开口,共工和*图*书氏又继续说道:“不周山塌了,我也诚惶诚恐哩,我发动天地大阵,降下神雷,是为了劈死你,可不是有意冲着不周山出手。所以,我们要讲道理,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一定要弄清楚才好!”
失去了天柱做对比,悬浮在半空中的天庭正门反而显得更加雄浑壮丽。
天庭的正门后面大片云光升腾,彩色云光中可见无数的宫殿楼阁若隐若现。偶尔有几声沉闷的雷鸣声从天庭深处传来,似乎里面正在发生某些巨变。
“很艰难。”姬昊站在祝融氏身后沉声道:“其他地方我还不知道,但是蒲阪周边已经有上万个村子遭了水灾,地里的庄稼全完了,蓄养的家禽家畜也都完了。”
数千团百亩大小的火烧云悬浮在牌坊外,祝融氏统辖的南荒各族战士整整齐齐的站在火烧云上,大声的咒骂着共工氏的祖宗。
姬昊懒得和共工氏耍嘴皮上的功夫,他怒声吼道:“共工氏,若你还是一男人,坦白说罢,你究竟要做什么?连绵大雨不停,你知道要死多少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