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二十七章 雨势汹汹

拳头大的雨滴几乎是一颗挨着一颗从天空坠落,好些树枝都被打断了,地里的农作物也都被打得稀烂,短短两天的大雨注定了今年中陆世界颗粒无收。
“共工氏,你真该死!”姬昊眯着眼,仔细的琢磨着一些他还没想通的问题。
旷野上,原本齐人脖颈高的长草被打得匍匐在地,有气无力的长草趴在那里,有如无数死人的尸体堆砌在一块儿,天地间一片死气沉沉。
他倒是开口向姬昊借兵呢,但是姬昊垚山城的兵力正忙着运送领地内的子民去垚山城周边躲避,哪里有空余的人手借给他?
“喂,你们可是盘古世界的守护啊!”
大雨倾盆,撞在议政大殿的屋顶上,‘隆隆’雨声中,无数雨点在大殿屋顶撞得粉碎,一层浓郁的水雾包裹了整座大殿。雨太大了,巫殿的大巫师们用巫法升高了议政大殿的地基,议政大殿高出其他地方十几丈高,滚滚白水顺着大殿外的广场向四方流淌,简直犹如一条瀑布。
但是现在和*图*书中陆世界的大雨比南荒雨季还要离谱,鸦公愤怒的冲上了天空,倾尽全力的喷射体内的金乌神炎,想要烧穿这一片天空,让那该死的大雨停歇下来。
空中不见飞鸟,原本浩浩荡荡的兽群蜷缩在潮湿的草地中动弹不得。泛滥的河水冲刷着河道,很不安分的咆哮怒吼,似乎随时准备冲出河道狠狠的肆虐一把。
“这雨不对啊,鸦公!”姬昊手掌轻轻拍打鸦公的羽毛,鸦公身上的雨水迅速蒸发。一道道热流顺着姬昊的手掌输入鸦公身体,鸦公消耗的金乌神炎在急速的恢复着。
随着鸦公不断的消耗火力,此刻他只能勉强维持自身的干燥,他在空中带起一条清晰的水蒸气尾迹,浓浓的水汽迅速被狂风吹散,露出了憔悴万分的鸦公。
但是那些老人和孩子可就麻烦了,他们气血虚弱,被大雨冲刷了两天,好些人也都快扛不住了。
娲灵没管共工氏,东公、西姆更是不知去向,大赤道人、清微道人和hetushu•com帝舜稍微聊了几句没滋没味的话,他们就带着翻天印胚扬长而去,丢下了人族自行处理这一摊烂摊子。
刚开始鸦公火力充足的时候,他所过之处方圆数百里内的水汽被蒸发一空,数百里方圆内大雨骤然停歇。但是一旦鸦公飞过,四周的水汽迅速补充过来,依旧是绵绵大雨不绝。
帝舜还有数千各族族长、长老聚集在大殿中,一个个脸色极其的严肃。
“这雨会是一场大灾。”姬昊进门的时候,崇伯姒熙正在侃侃而谈:“得想个办法,这雨究竟从何而来,要下到什么时候,还有,如果河道里的水再涨下去,一场大洪水是免不了的了。”
削弱整个人族么?
或者还有其他的目的?
那些精壮的战士还好,他们一个个皮粗肉厚经得起折腾。
姬昊心头一抽,大洪水,谁说不是呢?
姬昊有点郁闷的抱怨着。
空气中的水汽太浓郁,而且每过一刻钟,空气中水汽的浓度都在增加。
踏着齐膝深的积http://m•hetushu•com水,姬昊大步走向帝舜的议政大殿。
加上不周山天柱的倾塌,盘古世界的天地元气失去了天柱的镇压、调和,已经躁动不安的天地元气就按着自己的性子开始发作,占了绝对优势的水元气立刻演化成了滚滚大雨。
挣扎了许久,鸦公终于还是被倾盆大雨弄了个浑身湿透,他无力的从空中坠落,气喘吁吁的趴在了姬昊的肩膀上喘着粗气,一双凶光四射的小眼珠恶狠狠的盯着天空。
天空没有多少云彩,但是空气中的水分在不断增加。滔滔大雨纷纷坠落,蒲阪周边的所有河流都水势飙涨。
但是祝融氏也只敢堵住天庭大门,以他现在调集的人手,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进攻天庭。
反正姬昊有点难以理解这些大能的想法,共工氏占据了天庭这种事情,加上他故意撞毁了不周山,这种罪行应该满门抄斩才对,但是那些大能似乎并没把这事情当做一回事?
撞毁天柱,然后是大雨倾盆,难不成共工氏有意造成一场hetushu.com大洪水么?但是造成了大洪水,对他有什么好处?当然,他北荒子民是不会受到大水侵害的,但是中陆和其他三荒大陆的部族可就有难了。
姬昊抬起头看向了天庭的方向。
河道中不是可以看到被冲走的野兽、家畜在分离的游动,他们想找到可以休息的陆地,但是河水太湍急了,他们游不了多远就被漩涡卷入了河底。
倒是祝融氏还没忘记共工氏,他抽调了大批人手堵在了天庭外。
鸦公气恼的叫了几声,认真的点了点头。
白浪奔涌,浊浪滔滔,一眼望去,大大小小的山峰上,一条条大大小小的水迹向下流淌奔涌,汇聚成一条条大大小小的河流,最终汇入一片茫茫大水。
其他的金、木、火、土诸般天地元气并没有任何衰减,盘古世界最基本的五行元气中,唯有水元力在疯狂的增加。短短两天时间,水元力浓度已经增加了一倍。
顺着临时造成的台阶走上了议政大殿,在大殿门外抖了抖身上的水,姬昊大步走了进去。
更可和图书怕的是一些大山上的植被被大雨砸毁,失去了植被的庇护,土壤也被冲刷脱离,蒲阪的一些地方已经有泥石流出现,好些小村子遭了灾,各部族都在紧急动员精锐战士四处援救。
‘嘎嘎’声冲天而起,鸦公愤怒的在高空往来飞舞,金色的羽毛带起了一道道黯淡的火光。
各族族人的房屋被大雨冲垮了,村子被大雨冲毁了,农田被大雨破坏了,最重要的是都快要有收成的庄稼全都完蛋了。牲口圈里的家畜家禽被大雨冲得死伤狼藉,好些家畜家禽都生了疫病。
娲灵等大能并没有对侵占天庭的共工氏出手,或许是碍于当年的誓言契约,或许也是因为不想插手人族的内务?
这大雨实在是不对劲,鸦公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天空没什么雨云,却一直这么下雨的事情。
作为三足金乌的后裔,鸦公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南荒的雨季。那绵绵大雨不断落下,人浑身湿哒哒快要发霉的感觉极其难受。
短短两天时间,四面八方传来的都是不怎么乐观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