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九十一章 十二大帝

“甚至,在我们的故乡,因为我们这些幸运儿传送回去的资源,我们背后的家族也开始兴盛、发达,逐渐拥有了更强大的权势和力量。”
“不要用我们的愚钝,去揣摩他们近乎神的无所不能。”
“但是要谨记,在我们来的地方,在我们的先祖们生存的那个世界,我们的家族,我们的祖辈,他们只是强大而可怕、森严而无情的‘盘虞’大世界的底层存在。”
帝释阎罗舔了舔嘴唇,贪婪的看了一眼耶摩椤椰绝美的面庞:“是否背叛,你说了不算,嗯,我有个提议,耶摩椤椰必须配合我们的审查,在这期间,她应该交给一个可靠而稳重的人监护!”
‘咚’的一声响,大片符文火花从圆台上迸射出来,帝释阎罗这一拳用足了力气,硬是在密布了无数防御符文的金属圆台上砸出了一个三寸深的拳印。
说到‘不朽’这个词的时候,梵骸的身体下意识的蜷缩成了一团;说到‘永恒’这个词的时候,梵骸更是身体瑟瑟发抖,眸子里和-图-书惨绿色的鬼火都缩成了针尖大小,可见他的心情是如何的紧张甚至是恐惧。
百丈方圆的密室相对于异族的其他殿堂而言,规模堪称渺小。一张圆形金属台子端端正正的摆放在密室正中,十二张雕工精美的高背王座矗立在圆桌旁,耶摩椤椰等十二位执政大帝面色阴郁的坐在上面一言不发。
梵骸阴森异常的笑了起来:“难道你要说,你就是哪个可靠而稳重的人?噢,得了吧!”
“但是,永远不要忘记我们的本来。”
“至高武装,那绝对是至高武装的气息。而且,比我们曾经拥有的,血月一脉的血弑武装级别更高。血弑武装只是最低阶的至高武装,只是‘万劫’级别的武装,而且是老古董级别的老货色。”
“说什么呢?开什么玩笑?‘不朽’级别的至高武装,那需要耗费多少资源?要掏空多少个世界的所有资源,动用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制造一套‘不朽’级的至高武装?”
“至于说‘和-图-书永恒’武装,哈,哈,你们谁亲眼见过‘永恒’武装么?那只是传说!诸位亲爱的兄弟……还有姐妹……那只是传说,知道么?我们的故乡,现在还有哪个大势力能够拥有足够的资源,制造一件‘永恒’武装么?”
梵骸、迦楼暝相互望了一眼,两个气息阴森的家伙同时举起了手。
过了许久,周身死气萦绕的梵骸突然开口,他尖锐的声音犹如一根钢锥,狠狠刺破了密室中的宁静。
这位执政大帝压低了声音,语气中充满了某些不可测的神秘意味:“我们在这个世界,我们能呼风唤雨,我们掌握了巨大的权柄和无数生命的生死荣辱。”
紧接着,其他的诸位执政大帝,一个接一个的举起了右手。
“不要用我们卑贱的见识,去猜测他们的意图和目的。”
帝释阎罗突然一拳砸在了面前的金属圆台上。
“不要用我们的无知,去窥视他们的全知全能的能力。”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名身形飘忽犹如阴影的执政和图书大帝低沉的咕哝道:“诸位呵,在这个原始而野蛮的世界,我们是高高在上的虞朝统治者,我们拥有的文明,远远超过那些卑贱而没有开化的土著。”
幻月一脉的执政大帝迦楼暝身形越发的迷离飘忽,他阴恻恻的说道:“那种力量,我们都感受到了,残酷而恐怖,充满了毁灭和吞噬的力量。闇日一脉的力量,大家都能感受到那是闇日一脉的气息。”
尚未完全建好的十二执政大殿内密布着无数身披重甲的精锐,团团环绕住了一间圆形的密室。
“而这一件,他是‘不朽’么?还是……‘永恒’?”
“原始而洪荒的盘古世界,蕴藏了无数的资源,无数的奴隶,在盘古世界周边,还有三千世界若隐若现,我们的祖辈,就是依靠掠夺这个世界的资源,奴役这个世界的奴隶,以盘古世界为据点,开辟周边的三千世界,从而拥有了以前不敢想象的权势和财富。”
一尊高大异常的赤色人影站了起来,他用力的拍了一下金属圆台:“我,毗矢伮和图书相信耶摩椤椰不至于作出那样的蠢事。我们必须联手,必须共同应对这次的危机!”
毗矢伮拍了拍手,大声说道:“以赤日的名义,我建议我们将探索十二个新世界的军队全部撤回……全力备战。我希望,在我们内部,只有我们十二个人的声音。”
密室内又是一阵死一样的寂静。
帝释阎罗站起身来,他双手杵在金属圆台上,看着迦楼暝沉沉的说道:“迦楼,我的老兄弟,你是说,耶摩椤椰这个女人背叛了我们?”
耶摩椤椰猛的站了起来,她厉声喝道:“你们想要挑起十二家族的内斗么?不要忘记,当我们十二个家族的先祖发现盘古世界时,我们缔结的最神圣的盟约……我,绝对不会背叛!”
“但是一定要想到,在我们之上,有真正的权势家族,有真正的永恒存在,他们才是可怕而强大的盘虞世界的主宰,在他们面前,我们只是瑟瑟发抖的小虫子。”
耶摩椤椰第一个举起了右手:“我赞同。”
良渚。
帝释阎罗颇有点鸡蛋的看了和图书看毗矢伮,慢慢的举起了右手:“赞同……毗矢伮,这可是看在你的份上!”
“我们建立了雄伟的城池,我们建造了精美的城堡,我们高高在上,尽情的享受,我们品鉴艺术,我们举办各种高级的聚会,尽情的享受我们漫长而优雅的生命……就犹如真正的贵族一样的享受!”
耶摩椤椰终于忍不住了,她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迦楼暝大人,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当他们没有注意到我们的时候,我们还能独占盘古世界的利益;当他们的目光凝注在我们的身上以后,我们的命运会是怎样?欺瞒和隐藏,真的就万无一失么?”
“我们的祖辈,一群破落贵族,失去了家业的流浪武士,甚至是被流放的犯人,逃亡的死囚,不入流的艺人,下贱的娼妓……是这样的一群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前往这一片从未有人涉足的蛮荒,碰运气的发现了‘盘古世界’!”
一个深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够了!危机就在眼前,不要动那些乱七八糟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