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六十章 还是粮食

冷肃的脸很不自然的抽搐着,这条大汉看着姬昊发了好一阵子呆,这才勉强拼凑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垚伯大人,好巧,在这里都遇上了?您这是要去哪里?只要有粮食,干什么都成啊!”
砸吧了一下嘴,陶煞掏出了一条拇指粗细,通体寒光刺目的银色锁链,很是心痛的摩挲起来。
‘嗡嗡’声不绝,两柄飞轮带起了两溜十几丈长的火光,盘古钟表面古朴的云纹不断闪现,飞轮的锯齿没能对盘古钟造成任何损伤。
站在天地金桥上,陶煞双手叉在腰上,瓮声瓮气的咕哝着:“垚伯,你可不许糊弄人,人家答应我的粮食,你真给我双倍?嘿,我们饕餮部,可不是好糊弄的!”
很心痛的摸了摸链条上几条细细的划痕,陶煞上下盯着姬昊打量起来:“你那口鬼钟是什么来路?我饕餮一族的血脉传承记忆中,可没有这口钟的任何印象。嘶,饕餮牙和他撞了几下,怎么就和烂泥一样的被划破了?”
“呔和-图-书!”站在大鹏头部的大汉长啸一声,双手一挥,两枚水缸大小、密布锯齿的飞轮带着森森寒气当头斩落,围着盘古钟就是一通急速的切割飞旋。
“这是?”姬昊好奇的询问陶煞。
姬昊默然不语,越发催快了天地金桥飞掠的速度。
陶煞,这是那头没什么节操的饕餮长老的本名。
‘咄’的一声,姬昊祭起了盘古钟,道道混沌之气裹住了天地金桥,金翅大鹏的爪子狠狠抓在了盘古钟上,只听一声巨响,大鹏的爪子上溅起了无数火星,盘古钟放出的混沌之气却晃都没晃一下。
陶煞沉默了一阵,然后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们想要做什么,我们是不懂的。我们西荒贫瘠,本来族中存粮就没多少,不赶紧弄一批存粮送回去……怕是娃儿们都得饿死!”
金翅大鹏发出一声怒啸,双目中喷出两道金光,狠狠扎在了盘古钟上。
作为一条血统颇为纯正的饕餮,陶煞在西荒饕餮部中www.hetushu.com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他是部族的图腾,更是部族核心的权力长老。
陶煞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大声叫道:“老鸟儿,不要打了……垚伯大方着呢,答应给咱们双倍的粮食。嘿,还打什么?干脆一起帮垚伯打人就是……两倍的粮食,两倍啊!”
一如陶煞所言,如果不干净想办法送一批粮草回去,西荒那些部族的子民真是要活活饿死了。为了自家的子民能吃饱肚子,陶煞只是遮盖了面孔出手拦截姬昊,没有调动饕餮部的大军四处劫掠,陶煞已经是颇为遵纪守法,算得上道德模范了。
瞪了陶煞一眼,姬昊没好气的说道:“自然是双倍,就算我垚山领拿不出这么多粮食,有涂山氏呢,你害怕涂山氏拿不出粮草来?”
摇摇头,陶煞指了指蒲阪的方向,冷声道:“可不止我这一路,还有得是人在后面等着动手呢。我出手拦你,还有人准备拦截姒文命的大队人马哩!”
一道恶风从m•hetushu•com高空呼啸着落下,一对儿锋利之极的大爪子狠狠的向天地金桥抓了过来。
陶煞眨巴了一下眼睛,干笑了几声,用力的拍了拍胸膛说道:“垚伯啊,你给我们饕餮部双倍的粮食,这份人情我领了,所以我帮你打架。但是么,那背后的人是谁,我是真不能说,我这张老脸丢了半边了,总不能全丢了吧?要不是为了族里的娃儿……嘿!”
‘嗤嗤’声响,金翅大鹏眼中金光犹如两柄利剑急速切割盘古钟,金光所及之处火星四溅,但是盘古钟依旧丝毫无损。
站在金翅大鹏上的高大人影身体一颤,他低头看了看姬昊,突然一把将脸上的兽皮扯掉,露出了一张精悍而冰冷的面孔。
姬昊猛地抬头,头顶赫然是一头庞大的金翅大鹏来袭。在那大鹏的头顶,还站着一个同样用兽皮盖住了面孔,身上还裹着一条破烂麻布的壮汉。
陶煞,还有和陶煞一样出手的人,他们的话说得难听,却都是大实话。
太平时候,西hetushu.com荒各部,比如说饕餮部、梼杌部、混沌部这些强大部族,他们可以开采矿石贩卖给其他部族,换取大批的粮食和日常用品。
这条锁链散发出的气息格外的锋利,隔着老远,姬昊都感到皮肤好像被针扎一样,这条锁链太过锋芒毕露,寻常人若稍稍微靠近半点绝对会被他的气息撕成粉碎。
陶煞歪着脑袋琢磨了一阵,似乎的确是这个道理,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满心欢喜的笑了起来:“这话说得有道理,嘿,姒文命那小娃娃,是涂山氏的女婿!啧,我也是急得头都晕了,干嘛答应那群家伙?直接找姒文命不就成了嘛!”
摊开双手,陶煞淡淡的说道:“都要饿死了,人族是否分崩离析之类的……嘿,天大地大,吃饱肚子最大吧?”
姬昊‘呵呵’笑了几声,不解释盘古钟的来历,而是径直询问陶煞:“是谁雇佣了你来拦阻我哩?”
陶煞‘嘿嘿’怪笑,大汉‘嘎嘎’干笑。
“饕餮牙!”陶煞将长长的链条缠绕在了和*图*书左手上,瓮声瓮气的说道:“我们饕餮部的镇族之宝,本体是一条先天生成的锁链,历代饕餮先祖死后,后辈将他们的满口獠牙拔出来,不断熔如那件先天宝链而成的宝贝!”
但是如今洪灾到来,打了人族一个措手不及,就连蒲阪都没有了多少存粮,何况是西荒的那些部族?
“粮食会有的!”姬昊看着陶煞,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水灾总会过去……无论是谁引起的这次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姬昊无奈的苦笑着,粮食,还是粮食,为了粮食,这些部族的长老们都被逼成了什么样子?
西荒是天地间庚金锐气最浓郁的场所,庚金之气浓度太高,本来庄稼作物的长势就极其困难,所以西荒贫瘠,固然多矿石出产,但是食物极其贫乏,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没有隔夜之粮。
姬昊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这些家伙也太胆大妄为了吧?他不由得怒道:“他们想要干什么?真的要让人族分崩离析,所有子民流离失所沦为水族奴隶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