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一百三十八章 平蛮和凶蛮

“娇儿,星儿,你们的阅历还太浅薄,没有看出来也属正常。牧勇士的身份其实很尊贵,很可能是某个大部落出来试炼的王族子弟。”沙朗慈爱的看着一双儿女,眼神中闪过一丝愧疚。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可是蛮族八大部落中的烈蛇部独有图腾!”沙朗面色微变,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石牧和沙娇姐弟坐在他的左手边,边吃边聊,右手侧,则坐着两名三十开外的蛮族大汉,吃的满嘴油光,并不时大碗喝酒。
“谢谢族长大人美意,在下离开部族,只是为了个人历练,增加阅历,并无特别目标。”石牧摇了摇头道。
眼看众人差不多已是酒足饭饱,沙朗拍了拍手,一队十来人的女姓蛮人鱼贯而入,在单调的鼓声中,开始跳起了原始的舞蹈助兴。
而平蛮则大多性情温和,且热情好客,不过由于巨人血脉单薄的缘故,相对凶蛮较难产生图腾勇士,实力也相对弱小,日常多以放牧打猎为生,腾鸦族便是属于此类部落。
难得一见的河中美味,让喜欢逐水而居,却不熟水性的蛮人们兴奋的手舞足蹈,一时间双方气氛更为融洽。
“不错。”石牧想了想后,点了点头道。
“既然如此,牧勇士你不如在我腾鸦部多盘桓几日,也好让我一尽地主之谊。”沙朗笑道,然后他又看了一眼石牧灰尘仆仆的衣服,说道:
“就目前来说确实如此。这些乌鸦虽是荒原里的一种低阶凶兽,但胜在数量众多。其不仅俯冲时速度快如闪电,利嘴更是坚如刀枪,成群结队时,一般的图腾勇士根本不是m.hetushu•com对手。”沙朗点了点头,侃侃而谈道。
与此同时,在族长所在的帐蓬里,沙朗正在回答儿女们的疑问。
“不错。方才近距离接触下,我能够感应到,牧勇士身上封印的兽魂之力非常强大,远不是一般小部落或是普通蛮人可以拥有的。此外,他身上不仅有中阶巫器的法力波动,还有不少低阶巫器。像我们腾鸦部这样的小部落,连一件低级巫器都没有的,甚至绝大多数族人都没见过巫器,所以他的出身肯定不一般。另一方面,牧勇士的实力也相当可怕,据我估算,我们族中所有的图腾勇士加起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沙朗一脸感慨的道。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在这个部落久留,所以对此也不以为意。
当天晚上,沙朗的大帐之中。
一旁的沙星,也是一脸好奇之色。
不过作为回报,石牧也教会了这些蛮人捕鱼的心得。
一只肥羊在大帐一侧被烤成金黄色,诱人的香味充斥着整个帐蓬,笑容满面的沙朗端坐在大帐中间的主座上。
此时的石牧早已洗完澡,在牛皮帐蓬外,正与十几个腾鸦部族人聊得不亦乐乎。
一炷香工夫后。
很快石牧看到中年蛮人开始频频看向自己,和自己身后的四不象,明白他们肯定在说自己救了沙星和沙娇,又降伏了四不象之事。
“莫非贵部落以前的图腾不是乌鸦?”石牧目光一闪,从对方话语中他似乎听出了另一层意思。
那就是蛮人其实分为凶蛮和平蛮两类,凶蛮凶性残暴,嗜杀成性,喜欢劫掠吞http://m.hetushu.com并其他部落,甚至将对人族发动的侵略战争,称之为“圣战”,推崇备至。
片刻之后,石牧一个人站在牛皮帐蓬中,此时沙朗几人已经离开,他把身上的武器全部拿下来,在桌子上摆好。
沙娇和沙星翻身下马,飞快的向中年蛮人跑了过去,中年蛮人一把搂过两人,用力的在他们后背上拍了拍,然后三人轻声交谈起来。
自从进入蛮族荒地之后,他已许久没有清洗过身体了,而且今天跟四不象的一场较量,也出了不少汗,粘乎乎的很难受。
“对了,牧勇士这一路行来饱经风沙,不如先去帐中洗漱一番。”
这种乌鸦确实神奇,不过以石牧估计,最多只能对付一些后天初中期的图腾勇士罢了,还得是数量达到一定规模才行。
“王族子弟?”沙星和沙娇满脸诧异。
沙星、沙娇两姐弟情绪也低沉了下来,石牧也一时不好接口。
此外,石牧还发现一件奇怪的事,那就是今日晚宴上,好像大家对自己都显得颇为恭敬,甚至连沙娇姐弟和自己谈话间都显得有些拘谨起来。
很快,他就学到了不少关于寻找水源,和如何应付毒虫、凶兽的一些技巧。
他们是腾鸦族仅有的两名图腾勇士,都只有后天初期的实力。
“只不过历经战乱迁徙,部落渐渐分崩离析,日益衰落下来。如我们腾鸦部落这一支,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能产生强大的祭祀,所以也就无法封印强大兽魂,部落复兴的希望也就越来越渺茫了。”沙朗说到这里,眼中流露出一丝伤感。
“牧勇士,hetushu.com不知你来到这里是否有什么任务,我们腾鸦部愿意为你提供帮助。”沙朗爽朗地道。
看来沙星方才所说对方神力惊人,确实不是虚言。
可惜自己只是一个初阶祭祀,武者实力也并不强,并没有能力让他们现在就成为图腾勇士。
“我曾见过一种血红色的巨蟒图腾,封印的兽魂强大无比,难道你们部落的图腾秘术,也能封印类似的强大兽魂吗?”石牧问道。
“据本族流传下来的古籍上记载,我们腾鸦部千年之前曾属于一个大部落——金乌部落,传承的图腾秘术也并不是只能封印乌鸦类凶兽的精魂,还可以封印绝大多数的鸟类凶兽。”沙朗眼中自豪之色一闪,开口道。
沙朗有些惊讶的看了石牧一眼,刚才他只感觉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从石牧手上传来,然后就身不由已的就站直了身子。
他心中清楚,沙星和沙娇这两个孩子天赋并不算差,如果在其它条件好一点的部落里,有机会外出历练斩杀凶兽的话,早就有望成为图腾勇士了。
石牧轻咬一口羊肉,目光从对面两名蛮族大汉身上一扫而过。
沙星和沙娇也跟在两人身后,其中沙娇面色有点古怪,腾鸦部落虽然热情好客,但她隐隐感觉得今日父亲对石牧表现的异常热情,并且眉宇间似乎还带着几分恭敬之色。
“父亲,你是我们腾鸦部的一族之长,更是族中祭祀,为什么会对牧勇士如此恭敬。”沙娇看着父亲,不解的问道。
“若是有足够强大的祭祀,自然是可以的。要知道,在本族最鼎盛时期,甚至连传说中的大鹏金翅也和-图-书曾成功封印过。对了,牧勇士说的那个部落之人,皮肤可是青色的吗?”沙朗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话锋一转的问道。
其中一人满头金色卷发,另一个则是标准的蛮人打扮,满头发辫,右耳戴一金环,敞开的胸口上纹着一个凶恶的黑色乌鸦。
突然,他的脸色微不可察的变了一下,随即便恢复如常。
“在下是腾鸦部的族长沙朗。尊敬的牧勇士,感谢你出手救了我的孩子们。”方脸中年蛮人单手抚胸,神色诚恳的躬身行了一礼。
三人在祭坛正对着的巨大帐蓬前停了下来,一个身披黑色披风,浓眉方脸的中年蛮人早已伫立在那。
只不过石牧心中一直挂念着烈蛇部落之事,一直不知该如何开口,显得有些兴致不高。
果然,在他们结束交谈后不久,中年蛮人就大步向他走来,浓黑的眉毛下,充满笑意的眼睛快速把石牧打量了一遍。
沙朗面露喜色,招呼了一名族人将石牧的四不象牵去河边饮水后,便亲自领着石牧向不远处一座精美的牛皮帐蓬走去,这是族里除了族长住所外,最好的帐蓬。
这也就是为何这个三四百人的小部落中,只有区区三名图腾勇士了。
这些东西在这个并不富裕的小部落里,已算是颇为奢侈的食物了,这一切,再次让石牧感受到了普通蛮人善良忠厚的一面。
石牧听了自然大喜,心情大好之下,与沙娇他们边吃边聊,一直到深夜,才宾主尽欢而散。
通过下午与部族蛮人之间的交谈,石牧也旁敲侧击的得知了一个事实。
他本就是海边渔民,自然对捕鱼非常精通,只用http://m.hetushu.com了一些很简单的工具,就在一旁的小河中捕捉了不少鱼虾。
在部落中央位置,是一片颇为开阔的空地,那里有一个三丈方圆的凸起祭坛,通体由某种黑色巨石筑成。
“族长大人,如果我想去这个烈蛇部落附近历练,你可知道怎么走吗?”石牧双眼一亮,毫不避讳的直接问道。
“族长大人不必如此客气!”石牧淡淡一笑,右手伸出轻轻一托,把对方扶了起来。
半晌过后,见沙朗父女三人情绪有所好转,石牧这才缓缓开口,终于问到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沙族长,贵部图腾上所绘的,可就是白天见到的那些黑色乌鸦?”石牧望着这些女性蛮人围裙上的乌鸦图腾,问道。
沙朗虽然有点诧异于石牧的胆量,但也并没有多问什么,直接告诉了石牧烈蛇部的位置。
没多久,两名强壮的蛮人就把加好冷热水的大木桶抬了进来,待二人出去后,石牧麻利地脱掉衣物,舒舒服服的躺入其中。
石牧其实是想趁机跟这些蛮人学习一些在荒原上的生存技巧,所以在他有心引导下,众人的话题自然大多是围绕他极为感兴趣的地方。
沙娇和沙星听到父亲这么说,脸上都露出震惊之色,特别是沙娇,眼神隐隐有些黯然起来。
在来时的路上,石牧便早已得知,沙朗既是这个小部落的祭祀,也是一族之长,族中的三大图腾勇士之首,大概有后天中期的实力。
对于沙娇和沙星带回来的客人,腾鸦部的蛮人表现的非常热情,极力邀请石牧品尝他们自制的奶酒和干酪等物。
“那就多谢沙族长了!”石牧也没有推辞,直接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