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一百三十九章 鸦神祭祀

沙朗又与沙娇及沙星说了几句后,便招呼族人上前洗剥蟒蛇。
几人快步跳到了黄色蟒蛇尸体旁。
一股淡蓝色的粘稠晶莹液体流淌而出,正是其离开岚城前购入的独角蝰蛇精血。
“牧大哥好厉害。”他满脸崇拜的看向石牧,嚷道。
除此之外,只需注入些许法力催动,便可使此弓在一定范围内变化大小,携带非常方便。
他从那个青肤蛮人处抢来的追风箭一共仅有十三枚,此箭威力极大,但是每使用一次,箭身上的巫文之力便消减几分。
周围几人脸上望着石牧手中的弓箭,脸上满是羡慕神色。
“沙朗族长您过奖了,我本是外人,参加贵部大典无以为赠,便斩杀这头蟒蛇,算是为鸦神增添一些贡品吧。”石牧收回目光,洒然一笑道。
“呵呵,牧先生实力真是深不可测,连黄线蟒也能猎杀!”族长沙朗听罢,走向石牧,大笑道。
黄色巨蟒巨大身体扭曲翻滚,粗长的尾巴横扫,周围几棵参天大树摧枯拉朽一般被扫到一边,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嘈杂声,倒在了地上。
他看着手中长弓,眼中露出一丝深深的满意。
石牧收起葫芦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目光看向东边远处苍茫的天际,紧握双拳,目光渐渐变得幽冷起来。
这黄线蟒类似变色的能力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棘手,但是他的目力何其锐利,加上破天弓,追风箭刚好克制。
原来那一段黄色枯木竟然是一头水桶粗的巨大蟒蛇的蛇头和_图_书,其蛇体长超过五丈,身上布满岩石般的鳞片,上面有些线条形状的花纹。
被射杀的这头蟒蛇体型巨大,论实力绝对堪比后天中期武者,然而在破天弓,追风箭的配合下,却脆弱的仿佛普通野兽一般。
“可不是!这黄线蟒身上的鳞片会根据周围环境变色,行动起来更是丝毫气息不露,极其狡猾。且其鳞片坚固如铁,重武器也未必能砍开,牧兄弟竟能用弓箭将之一击必杀,你是我们蛮族中真正的巴鲁特!”另一个金色卷发的蛮族大汉大声说道,眼神中满是钦佩之色。
一行人带着巨大的黄线蟒回到村子,立刻引起了轰动。
严肃的祭神之后,便是彻夜的狂欢。
他说着,上前几步,俯下身子,小心的从蟒首中抽出追风箭,拭去上面的血污,放回腰间的箭囊。
腾鸦族一年一度的祭神大典也随之拉开了帷幕。
石牧小心的将这些蓝色血液涂抹在了胸口的赤蟒图腾之上,一股透骨凉意散发开来,赤蟒图腾散发出的红光立刻缓缓消退,片刻之后终于消失。
这件破天弓威力远在之前的紫钢弓之上,弓身上的符文据冯离所述,是蛮族部落特殊的巫文,蕴含某种神秘的洪荒力量,和人族的符文差不多,两者隐隐有些相通之处。
沙朗虽然知道这是石牧客气之言,不过听得十分舒坦,不由得开怀大笑。
蛮族所酿的酒自然不如人族美酒清冽,只是这酒却是用了他白日斩杀的hetushu•com那头黄线蟒的蛇胆炮制而成,散发出一阵独特的清香,甚为爽口。
其胸口的图腾诅咒之力竟骤然爆发,一股灼热痛楚仿佛锥子猛然扎入他的神魂深处。
牛角杯,驼骨碗盛放着美酒,十二弦声悠扬,腾鸦族人双手相挽,踏足齐声而歌,热烈彭湃。
“忽汗兄你过奖了,我也是占了武器的便宜罢了。”石牧微微一笑。
特别是其血红色的双眼,隐隐散发出幽幽红光,仿佛一双真的眼瞳在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腾鸦部落为了晚上的祭典,已经做了不少准备,部落中央的空地广场上,已搭建起了几个高高的木台,周围竖起了十几个火把,不过并未点燃。
高台前燃起了一个熊熊的火堆,高高腾起的火焰照亮了整个部落。
“牧先生,你没事吧?”一旁的沙娇注意到了石牧的异样,关切的问道。
大典分为两步,第一步是族中祭祀沙朗来到祭坛前,诵念对鸦神的赞歌,而后举族向高台上的鸦神献上供奉,祈求鸦神保护部落来年平安。
这柄长弓正是破天弓,为了怕被蛮族认出,他在弓身上涂抹了一种凶兽血液,加了些装饰后,又染成了黄色。
足足翻滚了一刻钟后,巨蟒终于白色的肚皮朝天,抽搐了几下后,便再也不动弹了。
“好了,天色不早,猎物也打到了不少,回村子吧。”沙娇察觉到石牧不欲多谈此事,岔开了话题说道。
石牧站在一旁,突然眉头一蹙。
石牧微微一http://m.hetushu•com笑,仰头一饮而尽。
火堆前的人群中央,沙娇不知何时出现。
部落中的一些蛮人孩童没有见过巨蟒尸体,更是发出阵阵惊呼,围着追逐打闹。
二三十丈外的一块巨石上跳出几个人影,站在最前面的正是石牧,其身后的其他几人是腾鸦部落中人,沙娇和沙星都在,他们身上都或多或少背着一些猎物。
他脸色骤然一白,身体摇晃了一下,不过又很快站稳。
火堆边上人头济济,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各种肉食美味满满的摆放了出来,任凭腾鸦族人自行取用。
一路上欢声笑语。
眼见此景,他脸色一沉,万劫尸魂咒终于开始侵蚀他的神魂。
石牧手持一个三尺长弓,弓身黄色,两头呈现出蛇头形状,双蛇口中连接着一条黑色弓弦。
“牧先生,请。”沙朗满满的给石牧斟了一碗酒,递了过来。
原本丝毫不动的黄色枯木突然动了,凌空而起的疯狂翻滚起来,将附近的灌木树丛打得粉碎。
“母亲,牧儿一定能够活下去,成为至强者的,你就放心吧!”
一支青色长箭仿如一道青色闪电一般,在半空中横贯而过,没入了斜躺于巨大山石上,被灌木所遮掩的一段黄色枯木之中。
“牧先生客气了,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我们这部落劣酒哪能入你的法眼。”沙朗谦逊地说道,眼中喜色却不由加深了几分。
巴鲁特是蛮族中对于勇士的称号,蛮人尚武,只会对自己打心底里佩服之人说和图书出这个词。
腾鸦部落比较贫穷,金属钢铁锻造的武器都很少,大多数族人使用的还都是兽骨制作的兵器。
按照他的预计,一只追风箭最多只能使用五次,上面的巫文之力便会完全消失。
其他几人轰然答应了一声,几个人手脚麻利的合力将黄线蟒尸体捆绑抬起来,兴高采烈的朝着村子方向走去。
石牧深吸了口气,从身上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青玉葫芦,拔掉塞子,小心的倾倒在了手心。
他身为族长,又是祭祀,对鸦神敬畏之心远胜寻常族人,石牧此话极合他的心意,不由得对石牧好感大增,之前的些许防范之心,也随之荡然无存了。
沙娇看着石牧的背影走远,清淡素雅的脸上微微有些怅惘。
石牧眉头微皱,凝神细看,那种感觉又一下消失,仿佛方才是自己的错觉一般。
石牧负手站在一旁,目光朝着周围看去。
就在此刻,一阵欢呼声传来。
“族长太过自谦了,贵部落的烈酒酒味不仅甘醇,尤其以蛇胆泡制后,更有一番独特风味,在其他地方可都没有的。”石牧哈哈大笑道。
“算是吧。”石牧微微点头,手中的破天弓光芒一闪,飞快缩小,变成了巴掌大小,收进了怀里。
“好酒!”石牧放下驼骨碗,抚膝大赞道。
黄线蟒凶兽一身是宝,蛇皮可以制造极为上品的软甲,蛇筋蛇骨是制作弓箭的好材料,也可以和其他部落换取不少东西。
箭矢直没入其头颅,只留下了一小节尾羽还在外面。
“牧大m.hetushu.com哥,你的那个弓箭是巫器吗?”沙娇妙目闪闪的问道。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片刻功夫,全身上下已是汗液淋淋。
夜幕下,篝火烈烈燃起,转眼间映红了天空。
石牧回到住处,连忙脱掉衣衫,胸口的巨蛇图腾散发出淡淡红光,一道道红光仿佛血液一般流淌着。
有了这些巫纹之力的加持,破天弓不但射程远超紫钢弓,便是射出的寻常弓箭也能附带上一些破甲效果。
此外,蛇肉还可以拿来充饥,足够整个部落一两天的食用。
祭神高台之前,腾鸦族的所有族人齐聚于此,石牧和沙朗,还有其他族中长者坐在了一起。
祭坛之上摆放着一个不知用什么东西雕刻的黑色禽鸟,栩栩如生,传神之极。
“嗖!”
“没事,只是有些乏了,我去歇一会便好。”石牧深深吸气,勉强对沙娇摇头一笑。
“牧先生热情慷慨,我在此代表鸦神,接受你的真诚。”沙朗单手抚胸,肃然说道。
他上前和沙朗打了一个招呼后,便转身朝着部落中住处走去。
她此刻身穿一袭火红长裙,圆润的额头上戴上了镶嵌着月牙石的银环,手腕脚踝上系上了红线银铃,和平日英姿飒爽的蛮族少女气质大不相同,长裙更是衬托出了她玲珑雅致的身材。
沙星踢了巨蟒一脚,然而巨大的蟒身只是微微动了一下,其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惊骇之色。
沙娇等人将石牧猎杀黄线蟒的过程说了一下,部落众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呼,看向石牧的目光又多了几分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