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一百八十三章 重返故里

这时有不少村里人也发现了石牧,只不过他身上的衣衫一看就是价值不菲,身后又背着一柄黑色长刀,看起来彪悍异常,众人都只敢远远的张望两眼。
突然,其胸口青光一闪,周身顿时一枚枚青色鳞片浮现而出,双目变得赤红一片。
因为事先仔细规划,加上他一直昼出夜伏,所以一路上除了遇到少数凶兽外,非常顺畅。
“放心吧黑鱼哥,我会小心的。”石牧心中一暖地说道。
“嘿嘿,有意思!”
此时的长辫中年蛮人眼神已恢复了冷静,眼中闪过一丝沉吟之色。
他刚才已检查过了营地,乌角部这队骑兵已被人尽数屠杀,连先天初期的都统乌格尔也是死状惨烈,不过从杀人的手段和功法来看,似乎和其此前得到的信息不太一样。
“嗷!”
半晌后,长辫中年蛮人不怒反笑,喃喃说了一句。
做完这一切后,石牧背起鼓鼓囊囊的牛皮包裹,跨上剩余的那匹蛮马,沿着在地图中查好的方向,迅速离开了此地。
半晌过后,他才回过神来,轻轻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嘘,小点声!”
石牧走到九叔公身前,蹲下身子,与其随意攀谈了几句,同时不动声色的塞了一张用布包着的金叶子在其手中,嘱咐其屋中再拆开后,便起身离去。
一个额头前秃,后脑勺留着一根麻花长辫的中年蛮人出现在乌角部营地篝火旁,右手手臂之上,缠绕着一根青色长鞭。
和图书接下来的时间里,石牧先是从营地外找来四不像,将身上的破碎衣衫撕下部分,连同一块巨石一起绑在其身上,随后搂住其脖子轻抚了几下。
他自然不会去和这些村民计较什么,毕竟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会再在意什么金家吴家了。
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他自然归心似箭。
村口,一只土黄狗正懒洋洋的趴伏在地上,沐浴着晨曦。
渔村靠海,周边的土地盐度高,非常贫瘠,所以渔民多是用来种些对土地要求不高的瓜果蔬菜。
石牧看着四不像,朝其摆了摆手,以示告别。
……
村子里男人不少,现在这个季节,并不是海上捕鱼的好时候,所以男人们大多没出海,否则这个时候,早就出海早渔去了。
他先是凝神环视了一下四周地面,接着换了几个方位,鼻翼翕动几下,似乎在嗅着什么气味。
此刻他正双目冒火的盯着面前巨石上的字迹,手中长鞭上青光渐渐亮了起来,手臂一抖,青色长鞭如一条青蛇一般,一卷而出。
……
随后,他选择了一个与自己查好路线相反的方向,右手用力在四不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更多的村民则在屋前屋后忙着晒鱼网或鱼干,有的则恬静的坐在自家门口,一边晒着太阳,一边补着渔网。
石牧目光四下一扫,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渔村一点变化也没有,依然和他记忆中一模一样。
他望着眼前www•hetushu•com有些漏风的屋子,脸上露出复杂之色。
“牧子,你快走吧,很快就会有人来抓你的!当年你离开渔村后不久,村子里就多了不少陌生人,挨家挨户打听你的行踪,他们自称是丰城金家和吴家之人,并扬言悬赏一万两银子买你的消息,现在村里肯定已经有人去告密了。”黑鱼目带关切之色的看着石牧,急声催促道。
这些村民的话全部一个字不拉的落在石牧的耳中,其中不少人看向石牧的目光隐隐带着几分古怪之色。
一日后。
石牧忍不住笑了起来,俯身摸了摸老黄狗的脑袋,老黄狗也兴奋的舔了舔他的手指头。
此时东边太阳刚刚升起,海上烟雾浩淼,大风未起,有数艘小舟星星点点的停在海面上,随着海浪飘摇起伏。
不少光着屁股的小孩,在村中嘻戏打闹,做着他们百玩不厌的游戏,淘气点的,还会跟在觅食的鸡鸭后边跑来跑去。
“什么武师,当年他不是杀了人吗,那吴家……”
这里正是石牧的家乡,也是其从小生活的小渔村所在。
说起来,他自从当年跟着成管事离开渔村后,五六年时间一晃而过,而自己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曾有机会再回来。
转眼间,整个村子狗叫声响成一片。
既然这乌角部和烈蛇部勾结,想要取自己性命,自己也不介意将事情挑挑明,看看谁更怕事情曝光。
话章刚落,一个三十多岁皮肤黝黑的和图书汉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当年他年幼时,母亲带着他艰难度日,村里人大多漠然视之,这位叔公是极少对他们还算不错之人,时常接济他们。
一听到两人的对答,附近围观的男女村民表情各异,并三三两两的议论起来。
村子周围的田地上,不少早起的老人、妇女,正弓着腰在自家的菜地上忙碌起来。
“什么,他就是石牧,变化好大啊!”
突然,老黄狗鼻子嗅动了几下,好像发现了什么,原本耸拉着的眼皮突然睁开,汪汪的向着村外吠了起来。
毕竟此番再次返回炎国黑魔门后,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再回来了。
在足足走了大半个月后,他才来到了东海边,然后他沿着海边向人族方向前进,途径煌国进入大齐国境内。
黑鱼是他的邻居,因为皮肤黝黑,而被称为黑鱼,从小与石牧一起长大,要说村里与石牧家关系最密切的,就是数他家了。
“是我,九叔公,我回来看看母亲。”石牧心中一暖,看向这位老人,微笑着答道。
从其一身松弛,布满皱子的皮肤来看,它已经很老了,甚至老的都不太想动弹了。
这头四不像从石牧入蛮没多久,便一直陪伴左右,已渐渐有了些感情。
被人如此真诚关心的滋味,他已是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此时,一个身着黑色衣衫,身后背一个硕大牛皮包裹的高大青年,深吸了一下略带海腥气的空气,征征的站在村口,眼www.hetushu.com神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
“你看身后那把刀,好威武,他不会真的成为了武馆的武师了吧。”
石牧拍了拍老黄狗的脑袋,然后起身,健步如飞的向村子里走去。
四不像似乎知道了什么一般,发出几声哞哞叫声,用毛茸茸脑袋蹭着石牧,一副不舍模样。
从前的一切记忆慢慢涌入他的脑海,石牧嘴角挂着一丝微笑,静静的站在房间中。
在日夜兼程的横跨了数个州郡后,最终在两日前,进入了大齐国泉州境内。
就在石牧出神的时候,村口的那只老黄狗突然停止了叫唤,向石牧飞奔过来,在他身上嗅了嗅后,撒欢似的围着他转起圈来。
一个月后,大齐国开元府,某个偏僻小渔村。
石牧刀势一收的将陨铁黑刀扛在肩头,上下打量了几眼面前的巨石,嘴角泛起一丝弧度。
此人正是从蛮族荒原归来的石牧,而这里就是他从小居住的渔村。
四不像一声痛叫,四肢一动,立刻如箭一般急驰而出,四足如飞,转眼间就到了不远处的矮坡上,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石牧一眼。
“是的,我回来了。黑鱼哥,好久不见。”石牧转身微笑的看着这个一幅渔民打扮的汉子。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人似在回忆什么,喃喃自语道。
不知多长时间后,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惊醒了他。
石牧不用猜也能知道,当年他杀了金吴两家之人后,两个家族肯定早就派人来过渔村,并开出了http://www•hetushu.com诱人的悬赏,这些村民中,恐怕有人已起了通风报信的心思。
“看他的样子,应该在外面应该发财了吧。”
他脚步不停,很快来到一间破旧木屋外,这就是他和母亲的家。
接下来的时间里,石牧又将乌角部众人的马匹一一牵出,留了一匹后,其余的分别塞上了沾有自己气息的破碎衣衫,并绑上一块巨石,让这些马匹朝四面八方奔驰离去。
说起来,炎牙祭司所给的令牌还是颇为好用的,一路上无法避开的关卡要塞,亦或是蛮族巡游骑兵,只要见到此令牌,无不恭恭敬敬的直接放行,让其省去了不少麻烦。
屋子里一切如旧,只是蒙上一层深深的灰尘。
四不像仰天发出一声哞声后,转身离去,消失在了夜幕中。
老黄狗摇着尾巴跟了一段距离后,便气喘吁吁起来,于是张口伸舌,缓缓跑回村口去了。
不过此物终究属于蛮荒,不太适合常伴自己左右的。
“牧子,你回来了!”一个低沉的男音响了起来。
当日他离开乌角部营地后,为了减少麻烦,再次装扮成蛮族,一路向海边前进,很快就进入了炎牙部的势力范围。
然而在即将触及巨石之时,不知何故,又飞快的一卷而回,复而缠绕在手臂之上。
“是牧娃子吗?”一个正坐在自家门口织渔网,满脸沟壑,目光浑浊的老人突然开口道。
这只老黄狗是石牧隔壁邻居黑鱼家的,以前跟石牧颇为熟稔,在石牧离开之时,还是头壮年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