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第十三章 虹彩乍现

符太没好气道:“没用,这么小的事竟应付不来,徒令宇文朔看不起老子派出去的人。”高力士道:“经爷骂得好,所以说话出口后,小子补上一句,就是‘还可问经爷因何派小子来’。”
符太道:“这么简单的事,花去三天?”
龙鹰掩卷,心内伤情。
符太冷然道:“尙有何事?”
龙鹰道:“我们的香大师既否极泰来,皇甫长雄还不改走霉运?他奶奶的,他做初一,我们做十五,如何加重他的霉运,恰为香大师乐趣所在。”
汤公公像千黛,失去活下去的意愿,走到人生的尽端。
郑居中道:“嗅过香后,现时人人信心倍增,香大师在这方面确非同凡响。”
其他房舍内的兄弟,放下手上的工作,闻风赶至。
龙鹰顺口问道:“你嗅出甚么来?”
香怪一掌拍在桌子上,狂喊道:“我们的第一道彩虹,终于出现了!”
龙鹰欣然道:“你老哥的情不自禁,代表我们未来的成功。”
龙鹰喝掉最后一口粥,放下碗子,好整以暇的道:“坦白告诉你,我昨天才和宇文朔达成和平共存的协议,希望他遵守,即使反悔,我们便来个兵来将挡。他奶奶的,不瞒自己的兄弟,即使在西京,由于我可直达朝廷的天顶,本身又有两下子,敢来惹我的,须先秤秤本身的斤两,香怪是长安人,故比你更清楚我在西京的影响力,公然闹上门来的情况,绝不再现。人人客客气气的,包括老田在内。”
郑居中道:“田上渊以眞面目来行刺范爷?”
郑居中脱口道:“我想到了。”
近五十位兄弟,在等于把七、八个厅堂连接起来的广阔空间内忙个昏天昏地,人人脸孔发光发亮,为设立各式装置努力。大部分人肯定没干过这类粗活,笨手笨脚,却没一个人以此为苦,笑闹声中,众志成城一起奋斗努力。
符太问道:“见由你去知会他,宇文朔有何反应?”
高力士大喜道:“谢经爷!”
郑居中心神恍惚的道:“不知今次是否因特别用心去嗅,确与别不同,有种往上提升http://m.hetushu.com的古怪感觉,难以形容,又有醒神的作用,令脑筋活跃起来,想到一些早被遗忘的往事。香味隽永持恒,非常古怪。”
龙鹰微笑道:“田上渊来杀小弟。”
地上放满皿具、器材、木料,东一堆、西一组的,龙鹰可想象经昨天一日的辛勤后,购买了多少东西。
高力士道:“但小子眞的毫不知情,到此刻仍不明白经爷因何见他,而他又一口答应。”
龙鹰道:“幸好他没这么蠢,否则日后要他来教我该如何与他相处。我的娘!是甚么香?”
符太吃早点时,高力士来了。
龙鹰道:“你是指间接的方法,例如煽动其他人?”
外面闹哄哄的,人声车响,潮水般隔门传入来。
香怪坐在场子内中间一张临时急赶出来的长方桌前,桌面放着大大小小十多个三彩瓶,闻龙鹰的说话声抬头往两人瞧来,大讶道:“范爷这么远竟嗅得到。”
郑居中心悦诚服的道:二切依范爷意思办。”
吁出一口气道:“确是令人生出感触,既伤感又愉悦的气味。”
接着猛睁双目,道:“你奶奶的!究竟是如何配制出来的?用了甚么香料?”
郑居中义愤坟膺的道:“对这种狼心狗肺、卑鄙无耻之徒,我们绝不可留手。暗的又如何?”
龙鹰道:“眞热闹,从没想过住在闹市内。”
郑居中陶醉的道:“我想到了如何形容香大师调校出来的合香,就像洗濯后晒了整天阳光香洁衣物的那种气味,嗅到时,使我记起童年的光阴。”
郑居中苦笑道:“他该认为我没这个资格。”
符太暗赞宇文朔了得,轻描淡写、合情合理的一个问题,高力士不论答知或不知,均暴露与王庭经的关系,非常难答。
门环扣响。
龙鹰闭上眼睛,捕捉着仍残留在空间内的余香,梦呓般道:“我的娘!有点似初生婴儿的气味,充满生机、健康的愉悦,令我想起阳光遍洒下幽林的安谧,超凡脱俗,惟有寂静,可是平静底下又澎湃着奇异的动力,但愿和图书能化身彩蝶,只吸吮花蜜为食,还选月夜行动,就像活在林内的精灵,只是留下来的少许香气,已令我生出香气层层交迭,使人心荡神驰,仿佛回到了记忆深处某一使我毕生难忘的地方,若如赋予了我某种奇异的力量,浸润着整个人。”
符太打量他两眼,点头道:“小子果然有天分,不见数天,已开始随心意约束声音,确非池中物。”
巧笑倩兮的玉女宗第一高手无瑕俏立门外,活色生香,本身便是横跨天际的彩虹,现今降落凡尘,化身为绝色美女。
龙鹰一怔道:“原来你眞的着迷了。”
符太感到拿此人没法,岔开道:“我交托你的事,办妥了吧!”
符太示意小敏儿退避,俏宫娥乖乖的离开,高力士道:“眞为她高兴,从未见过她这般轻松写意的。”
心忖田上渊昨夜刺杀自己,该是连手下也瞒着,独自行事,甚至没取得宗楚客的同意,属个人决定。
高力士追在他后侧,道:“经爷到哪里去,小子可陪走一段路吗?”
又道:“剩下的问题是卖香,这方面,我和你是门外汉。让我们分配工作,小弟负责外面的事,郑兄主内,财资方面不成问题,虽然我目前手上头寸不多,却有办法借点来周转。”
黄河帮和洛阳帮的败亡,唇亡齿寒,令他们陷于屈辱无奈、朝难保夕的惶恐里,更从改朝换代的变化里,感到迫于眉睫前的危机。发生在两个兄弟帮会的事,随时临身。那种目前所拥有的,可旦夕间化作飞灰的恐惧,折磨着每一个人。
高力士俯首受教,道:“经爷每骂必中,小子逾越哩,弄不懂位置和身分,是小子不
符太一呆道:“为何不找我去医他?”
今次留下来的乃竹花帮的精锐,属敢拚肯搏的年轻一辈,没家室之累。加入竹花帮,或为帮众的后代,又或因仰慕竹花帮之名,不论如何,竹花帮就是他们所属的帮会,忧戚与共,血肉相连。
郑居中知机的指指关闭的铺门,以眼神询问龙鹰是否嗅到敲门者是女的。
高力士道:“公公知会皇上,和图书须休息几天,皇上当然批准。”
高力士听得大惑难解,满脑子疑问,苦恼地道:“怎可能忘掉自己在出拳?”
稍略一沉吟,道:“我已请京城内有势力的人出手,起清他生活的行止和细节,暂且放过他,先夺去他在香料行的龙头地位,和他比拚做生意的本领,是明的一面。”
高力士道:“因为没法假手于人,又不想通过宇文破去约宇文朔,不得不花点时间,始得到告知宇文朔的机会。”
被她艳光所摄,龙鹰说不出话来。
龙鹰和郑居中吃着由兄弟买回来的清粥和油条,不知多么滋味。
郑居中失声道:“甚么?”
符太哑然笑道:“这句话确表现出你的拿手本领,既表示你看透了他的话,也表白你非完全不知情由,但又不用清楚说明。”
符太再没法就此续骂下去,起立离轩。
高力士轻松的道:“小子告诉他,最好当面问经爷你老人家。”
龙鹰若无其事的道:“你杀我,我杀你,争地盘从来便是这个调儿。”
终读毕《实录》第三册。
接着说出详细的时间、地点。
符太道:“有志气者,应设法摸索自己该走的路向,大方向已传了给你,就是‘长生拳’,只可意会,又或体会。哈哈!到你出拳时忘掉在出拳,就是学成的时候。”
符太道:“我们到大宫监府去。”
高力士低声道:“汤公公病倒了。”
旁边的郑居中介绍道:“这位是香大师的高徒何凡康,昨天到后,留下来帮手,乃义气中人。”
龙鹰道:“套句香怪大老板说的话,气味就是生命,想想如果嗅不到任何气味,如何可怕。你试着到外面逛一阵子,各种气味如大杂烩般钻入鼻孔去,闭着眼睛也晓得经过的店铺卖的是甚么,气味就是生活。”
龙鹰一时看呆了眼,感觉奇特。
忽然间,龙鹰把整个情况逆转过来,要在敌人腹地内大展拳脚,虽然不是拿刀、枪、剑、棒来反攻北帮,已足令一众兄弟感到再非全无作为,并且有凭创业,参与香料行,将竹花帮的势力扩展往京城的动人滋味和_图_书
郑居中问道:“田上渊会否用其他手法,打击我们?”
郑居中道:“香大师现在只是调香,未开始炼制,。”
团团围着香怪者有十多人,除其中一人外,其他是熟面孔的兄弟,包括李趣在内。
龙鹰探手抓着郑居中的肩膊,传音道:“美女的气味是活的香气,同样迷人。”
高力士听得双目放光,不住颔首受教,叹道:“经爷说的,乃当今天下最厉害的心法,以前小子学来的,全变至黯淡无光。感觉非常古怪。经爷多揍点小子好吗?,”
高力士瞧他容色,担心的道:“该怎办呢?”
对。”
龙鹰点头赞许,来到桌子另一边,兄弟们搬来椅子,让他坐在香怪对面。
前铺。
郑居中道:“一般的情况,我有把握应付,只要多点时间,摸熟这个地方,最怕的是田上渊动用官府的力量,就非是可凭江湖手段解决。”
接着问道:“天明前发生了何事?”
符太皱眉道:“皇上竟不晓得?”
见龙鹰瞪着他看,四目交投,两人同时放声狂笑。
高力士道:“他问小子,经爷因何事找他?,”
郑居中叹道:“想不到范爷似是随口说说的事,成为了眼前现实。”
龙鹰笑道:“人生就是这样子,我们适逢其会,推都推不掉,因是老天爷的安排。”
符太生出不祥预感,早了无生趣的汤公公,失掉活下去的兴致,情况比高力士说的更严重。
龙鹰道:“你嗅过了吗?如何?/
龙鹰道:“利害关系算否一种关系?利大于害时,关系良好;反之不好。你放心,既干不掉小弟,那保持好的关系对他就是利大于害,所以大家见面时,照样称兄道弟,这就是江湖!”
“砰!”
高力士恭敬的道:“幸不辱命,这次来是向经爷报上此事,今天黄昏在城南一道小桥下,他在舟子上等经爷。”
何凡康三十多岁的年纪,长相朴实,闻言道:“师父落难,小人不知多么痛心,幸好有范爷为他出头,守得云开。”
符太哂道:“有何事是不可能的,你清楚自己出拳,是因落于下乘,流于和_图_书形式,还囿于以前庸师所传的所谓招式。上乘武功并非这么的一回事,意至拳去,如流水般任乎天然,没丝毫斧凿之痕,何来招数。招非凡招,而是针对那一刻的形势,别出心裁,发乎自然的招数,那时你想不忘记以前的甚么‘双龙出海’、‘横扫千军’也不成。”
香怪在五十多个兄弟围观下,双目放光的瞧着龙鹰,语调却非常平静,与他眼内狂热的神色,表里绝不配合。道:“是何气味?”
龙鹰摸不着头脑,讶道:“郑兄想到了甚么?”
郑居中道:“我们撑香怪的腰,等于冲着皇甫长雄而来,他定有反应。”
能于如此时势,到这里争地盘、占位置,等若奇迹,事前没人想过。本虚无缥缈的事,因香怪变得实在起来,而“范轻舟”竟能在京城这么吃得开,也令他们信心倍增。
符太失笑道:“老子心情差时,定找你来出气。”
龙鹰移到铺门前,暗叹一口气,心忖来的终于要来,只没想过今天由她开始。
符太道:“你如何答他?”
无瑕笑吟吟道:“婢子隔远听到范爷的笑声,未知因何事如此开怀?”
龙鹰点头应是,示意他避往铺后,郑居中起立离开。
郑居中不解道:“他不是和范爷关系良好?”
龙鹰着他在外面等他,将卷册毁尸灭迹后,并肩到设在四铺中央的临时工场去,不解道:“香怪说过须多天时间工场方可运作,为何不到一天工夫,已有成品?”
众人轰然叫好。
符太骂道:“你何时过关了?”
两人跨过门槛,踏足工场。
高力士谦虚道:“经爷提点。”
高力士道:“事情非常奇怪,他不准将生病的事泄露开去。”
想想今次到西京来,本意是要卖房卖地,可设想其穷途末路的颓丧失落。
符太再次下笔,是《实录》内三天后的事。
郑居中来了,报喜道:“香大师请范爷去试嗅。”
门开。
郑居中不好意思的道:“失态哩!”
龙鹰淡然道:“那就须看他有何所好,钻他的破绽弱点,一旦瞧准,立即锲而不舍的来个穷追猛打,直至他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