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天地明环

作者:黄易
天地明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第四章 谋定后动

到西京后,两人既如兄弟般合作,亦像敌手般交锋,只差没动刀动枪。
此时的状态,与早上有着天渊之别。
龙鹰苦笑道:“老兄勿耍小弟了,她若想见小弟,有她的办法,对吗?”
宇文朔问出了最令他难解,也是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陆石夫凭甚么,能硬挡田上渊蓄势以待、雷霆万钧的突袭?
不解道:“倩然小姐何时向宇文兄表达这个想法?是在甚么情况下说?”
宇文朔深深看他一眼,道:“在下是顺口一提,范兄不用将在下的话放在心上。范兄到西京后,掀起的风风雨雨,至今不但没有平息之象,且愈演愈烈,隐有失控之势,无人可置身事外。像今夜,如一切依范兄所料发展,后果难测,一旦范兄给认出来,斗争将从暗转明。”
宇文朔道:“她想你光明正大的登门造访,不想偷偷摸摸。哈!这全是我猜的,代她说出来。”
宇文朔叹道:“到现在此刻,在下才真正明白鹰爷确对皇位没有野心。当时他手上不但有飞骑御卫,原来城卫也因有陆石夫给他控制在手。凭鹰爷的威望,背后尚有武则天,是稳操胜券。只要将我们牵制在玄武门,然后发动城卫,我方肯定没-个人能活命。”
龙鹰暗呼厉害,一个似没何相关的问题,却最易使人不经意下误坠其中,随口答是或不是,下-个问题势为范兄又非鹰爷,凭何知悉个中情况?
宇文朔现出惊讶之极的神色,欲言又止。
龙鹰道:“人多易乱,势弄巧反拙,宇文兄须扮作恰巧在附近,故可及时帮忙,亦只有宇文兄单独行事,可瞒过田上渊。以老田的小心谨慎,行事前会踩清楚场子,如没有良辰吉时这一招,恐怕宇文兄仍避不过他的耳目。于小弟而言,第一个念头通常最正确,临时变阵,心中不舒服。”
宇文朔还有甚么话可说的,话锋一转,道:“倩然世妹想见你。”
这番话不能不说,试问天下间,谁有这般的人力物力,先有翠翘楼,后有因如坊。
接着问道:“范兄和荣士的交情是怎样来的?”
龙鹰告辞离开。
要取得宇文朔的绝对信任,是没和*图*书可能的,但起码须令他不怀疑自己,找不到破锭。
龙鹰从容答道:“是旧识,在大江一些场合见过几次面。”
宇文朔若无其事的道:“如果今夜范兄没邀在下出手帮忙,是否仍依计行事?”
龙鹰没犹豫的道:“小弟试过少尹的底子,凭小弟曾和田上渊交手的经验,挡老田一击、半击该没有问题。”
宇文朔淡淡道:“若经长期筹划,便非不可能,现在是转让。”
船子泊往岸旁,停下。
经过多年精修,丹清子的高徒明惠,继师妹明心之后,内丹初成,早斩断男女之欲,明心见性。
龙鹰清楚他在怀疑甚么。
接着目光回到龙鹰脸上,道:“陆石夫之所以能连升几级,是不是与鹰爷有关?”
说话时橹桨轻拨,小船于交汇处,左转进漕渠。
龙鹰道:“岂敢!岂敢!求教宇文兄,在这样的情况下,小弟该怎么办?”
因壮大了体内的至阴之故,龙鹰踏出庵门的一刻,浑身舒泰,更有信心度过从“老妖”变回“范轻舟”的天大难关,可保证令田上渊绝不怀疑他是其中一个老妖。
龙鹰在庵内度过了动人的两个时辰,绝不涉肉体交欢,可是其热烈缠绵处,不在男欢女爱之下。
宇文朔道:“因如坊在北里的位置,得天独厚,比秦淮楼更优胜,因北里靠漕渠,可用上河道的方便。坊内人员的住宅,就在北面崇仁里龙首渠北岸,荣士一口气购下十多间宅第。舟船往来,轻松便捷。”
龙鹰趁机问道:“因如坊的姑娘们住在哪里?刚才在坊内不觉有供她们住宿的地方。”
宇文朔咬着“暴露身份”不放,是因宇文朔想不通,“范轻舟”体型非常易认,又曾与田上渊交过手,加上满脸须髯,罩头蒙脸仍可隔远将“范轻舟”认出来,偏是“范轻舟”并不当此为一回事。
归根究柢,就是“范轻舟”锋芒过露,处处显出能人之所不能的本领,宇文朔提出今晚行动多处可能出现漏失的地方,“范轻舟”依然信心十足、成竹在胸,不启他疑窦才怪。
宇文朔不解道:“少尹为何肯不惜冒生命之险,与范兄和_图_书合作?武三思知道吗?”
龙鹰离开因如坊,朝东市和兴庆宫的方向走,不入东市,改朝北行,抵达龙首渠南岸,到了约定地点,宇文朔早来了。
在竹笠的暗影里,宇文朔的面容格外古奇魁伟。
以宇文朔的豁达大度,要管的不是他们间的私情,而是想晓得独孤倩然所知道的,而他却不知道的事。
天色阴暗如前,密云不雨,午后曾有小段时间见到阳光。看天色,若再下雨,肯定雨势汹汹。
英雄所见略同,宇文朔现时对“范轻舟”的看法,就是台勒虚云在证实“范轻舟”身份前的瞧法,宇文朔因欠了台勒虚云“分头验人”的手段,故疑虑未消。
在宇文朔前,他最大的破绽始终是独孤倩然。宇文朔熟悉这位高门贵女,不论她掩饰得多么好,仍可从蛛丝马迹察觉出美人儿的不同处,且美人儿与他在应付韦后上也太天衣无缝,对此宇文朔感受极深,其“偷偷摸摸”之语,意有所指。
龙鹰心忖窍妙就在这里,不愁田上渊不选城外而拣城内,因此入彀,又是没法说出来。胡诌道:“宇文兄对小弟的跟踪之术,须有信心。”
龙鹰暗松一口气,知因触动了宇文朔心底对自己的敬意,再不那么计较。
宇文朔沉吟道:“我们怎都要留有一手,就是当他留在城内,找他将比在城外困难。假若有人帮手,则是另I回事。”
宇文朔道:“她表面的借口,是要亲自多谢你有关皇甫长雄的事。”
宇文朔仰首望天,道:“雨停哩!”
此事至关重要,属成败的关键,否则收之桑榆后,失之东隅。
龙鹰一呆道:“见我?”
龙鹰道:“翠翘楼背后的大老阅,与荣士当脱不了关系,至乎是同一人,小弟甚至想过荣士与大江联有一定的关系,只是没有证据。”
宇文朔愕然道:“范兄意何所指?”
正因如此,明惠像明心般,无心理会尘世事,更不愿卷入道门的斗争里,决定返回道山,继续修行。
宇文朔沉吟片刻,点头道:“事实确然如此。”
漫空烟雨下,宇文朔坐在船子中央,问道:“清楚时间了吗?”
http://www•hetushu•com宇文朔哑然笑道:“何用到坊内去看?坊内的姑娘如一般人的生活,总有抛头露脸的时候,出来添衣治装,购买胭脂水粉,又或品尝地道美食,惹得议论纷纷,未开业已先声夺人。”
雨愈趋绵密,于此天气下游城,别有一番醉人滋味。
唯一仍能保住自己是“范轻舟”的原因,是放着这么多深悉龙鹰者,如太平、武三思、上官婉儿,以前洛阳时的张柬之,至乎“李清仁”,没人怀疑“范轻舟”是龙鹰乔扮的,独宇文朔有这个想法,确站不住脚。
龙鹰说出因如坊开张的良辰吉时,笑道:“甚么择日择时,肯定全无作用,谁不择日择时,成功者固有之,失败的也不少,可见成败仍看运数。”
龙鹰展开脚法,到大慈恩寺会符太去。
即使田上渊内伤未愈,可是陆石夫亦非陶过,两下扯平。
宇文朔洒然笑道:“范兄不耐烦了!”
龙鹰心忖“山人自有妙计”,只恨没法说出来,避重就轻的道:“是值得的。据妲玛夫人透露,五采石对修炼其教‘明玉’或‘血手’,有神奇效用,且可治愈任何严重内伤。田上渊得五采石随身,等若成了没人杀得死的恶魔,如虎添翼。夺去他的五采石,与取了他半条人命无异,对他是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故此,即使他猜到是小弟干的,我仍认为是值得的。当然I.小弟不会以本来面目去对付他。”
对龙鹰,她眷恋如旧。龙鹰有过与明心道丹结缘的珍贵经验,在明惠的静室内,凭其“至阳无极”,引发明惠的至阴之气,双方同时得益。
宇文朔道:“在下并非怀疑少尹的武功,可是从田上渊力能搏杀陶过于长街的惊天手段,此人当有奇功异技,能使武功强如陶过者,亦被他杀个措手不及,当场飮恨。”
宇文朔道:“早在荣士偕武三思买下翠翘楼,我便留神他,他的财力从哪里来,到现在仍是个谜。范兄又怎瞧他?”
陆石夫在十足准备下,能捱过田上渊的首轮攻击,第二轮又如何?情况一如陶过的遭遇,在“血手”下陆石夫和他的护驾高手似陷梦魇,有力难和*图*书施,田上渊得手的机会,不在刺杀陶过之下。
皱眉道:“这方面小弟并不清楚。”
宇文朔道:“在下做好本份,只要少尹抵得住他全力一击,我可保证没第二个机会。不过,在下须声明在先,如田上渊伤上加伤下,大失水平,我将毫不留情趁机取他的狗命。”
龙鹰淡淡道:“鹰爷到神都后的第1一天,便碰到陆石夫,自此结下不解之缘。”
宇文朔答道:“大家邻居,是她来问及有关皇甫长雄获释的情况,当听到任何人亦该因而叫绝的‘亥子之交’放人,她竟然丝毫不以为异,还似认为事该如此,唯-与平常有别处,是心情挺佳的,说要亲自多谢你。”
龙鹰点头道:“能杀他当是最理想的结果,我和太医会尽力一试。”
龙鹰祭出终极法宝,一下子镇着宇文朔,道:“宇文兄尚有甚么想说的?”
龙鹰道:“怎可能呢?”
幸而龙鹰早猜到他有此一问,道:“那时小弟和太医就在北里而非城外,直追老田至天涯海角。”
龙鹰离开玉鹤庵,离天黑约个许时辰。
龙鹰道:“认出来又如何?老田哑子吃黄连,张扬出来就是自认为刺客,十个宗楚客都护不住他。”
宇文朔道:“荣士出身南方士族,怎会干起赌坊的生意?且是西京历来最大的赌坊,更出奇的是美女如云,这么多年轻貌美的女子,是从哪里来的?”
听得龙鹰这么说,宇文朔似松了一口气的微微颔首,道:“范兄的猜测,合乎情理,但如非范兄一直与大江联周旋,不容易联想到他们去。”
宇文朔道:“就这么一个理由?代价可能非常高昂。”
言下之意,就是陆石夫的武技是在陶过之下,纵有预防,该好不了多少。问题在陆石夫不能向护驾高手发出预警,那时人人打足精神,目光灼灼的监察四方,陷阱再非陷阱。
宇文朔仰首观天,道:“这样的天气,对行刺的一方有利。”
龙鹰道:“内里又如何?”
龙鹰道:“上次匆忙,很多事没解释清楚。”
宇文朔恁是厉害,先问些没那么关键性的题外题,乱龙鹰之心,于他左支右绌之时,来个单刀直入,好和_图_书杀龙鹰一个措手不及。
最后道:“直到现在,世上恐仍未有能破‘血手’的武功,故此那晚小弟只能坐看田上渊脱身逃掉,亦不可能困得住他。所以今次我们只将目标定在为妲玛夫人取回本属她教派之物,玉成她的心愿。”
龙鹰讶道:“宇文兄也像我般曾到过坊内去?否则何知内里美女如云?”
今趟与他通力合作,对付田上渊,疑点不减反增,刚才他说甚么找人帮忙,诸如此类,意在试探。
在全无男女之防的爱恋里,激发出魔种的特性,亦因而宣泄疏通龙鹰过犹不及、偏阳偏刚的死结。
龙鹰晓得因香霸锋芒过露,令宇文朔动疑,问道:“宇文兄如何看这个人?”
宇文朔点头。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宇文朔道:“城外荒山野原,跟踪田上渊而不被他发觉,难度非常高。”
目光落往龙鹰脸上,道:“范兄有多少成把握?”
道:“今晚少尹的安危,全倚仗你老兄了!”
龙鹰从容道:“不低于九成,此为最难得的机会,既可掌握陆少尹的行藏,又可藉鞭炮燃点作掩护,且一石数鸟,同时打击武三思、小弟和以韦温为首的地方势力,掀起天大风波,老田则趁机混水摸鱼。何况老田以为只举手之劳,怎想得到有我们在旁?最诱人的机会,是最危险的陷阱。”
没有龙鹰种入陆石夫体内的“魔气伏兵”,压根儿解释不了“范轻舟”的有恃无恐,一点不担心陆石夫的安危。
龙鹰淡淡道:“他懂‘血手’。”
又道:“他根本没想过我们在城外守候他,而他撇掉宇文兄的方法,莫如趁水闸未下前借水遁,故而目标明显。”
宇文朔撑着小船在等他,龙鹰登船后,宇文朔递上竹笠,让他戴上。小船开出,往西走。
宇文朔道:“可是少尹仍须硬挡老田的全力一击,肯定非常难捱。”
龙鹰头痛的道:“老兄是否在怀疑,我和倩然小姐曾偷偷摸摸见过面?”
应付宇文朔,比对付田上渊更困难。
接着实话实说,藉妲玛所知,说出田上渊的来龙去脉,以及大明尊教的“明玉”和“血手”、光明和黑暗两大绝学,并解释“血手”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