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仙灵封神卷

第291章 金针寻人

王天君心中再一次的冷笑,有许多人意识到前面的危险,便会想要趁机顺势靠近来,这种人有许多,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死了。
“极有可能,若非如此,凭殿下的修为,当不会有气息外泄的。”聆耳说道。
吞食天地这神通并不是某种单一的神通,而是一套严谨的法门。
“是。”林逍再次的回答道。
“原来是虎陵顾道友,贵侄要阻我未央宫处置本门叛师之人,并朝我出手,道友可要带回去好好教一教才好,遇上我倒没什么,若是遇上一些心狠手辣之辈,刚才那一下只怕贵侄就要丧命于此了。”王天君说道。
虽然可惜,但是他也并没有半点容情,心想,若是虎陵城除了那两人之外都只是这样的修为,又何足惧哉。
当真是可惜了,即使是修行人之中也难有她这般的气质与姿容。单论长相,顾寒说不上是绝无仅有,但是她显露出来的那份静淑之中带着坚定的姿容却天下少有,至少王天君没有看到哪个女子的身上是这般的。
顾寒却是说道:“既然如此,那不如让他随我回虎陵城,待贵宫查明之后,再交由贵宫门规处置,如何?”
林逍看着那顾寒远去的方向,眼中充满了神往之色。
王天君心中冷笑,吞食天地又岂是这般简单,任你静如山岳,任你坚如磐石,在吞食天地的“鲸吸”之下,也要倒塌,因为他吸的并不是那有形实体,而是那无形的灵力,即使是真正的山岳,在这鲸吸之下,也要瞬间被吸干生机。
随着他的话落,一个女子在夕阳之中慢慢地浮现,就像是画一样,由淡淡地一抹到清晰。夕阳光芒在这个女子出现之时散去,楼中恢复了原本光亮,出现的女子让楼中之人感到熟悉,这熟悉并不是指他们见过,而是因为她的装扮气质有些熟悉。
“好啊,听说虎陵城是人间圣地,无论是谁进了那里面,一切的恩怨都要放下,不能在那里面斗法,我们进了那里,未央宫就不能来抓我们了。”子叶高兴地说道。
大多修士对于虎陵的了解非常少,最多只是知道虎陵有一个紫微星君,有一个十三魔王之一的弓十三。对于虎陵城之中其他的修士则知之甚少。
“话不能这么说,他们两个成名多年,即使是有些水份,也不至于差太多。”又有人议论着说道。
王天君有些倨傲的点了点头,虽然顾寒出现之时显露的那一手法术极为不俗,但是顾寒之后的言语表现,却让他觉得她的底气不足。既然对方如此表现,那么他自然的就要表现出大门派的气度来。
原本中元世界的建灵池这个境界已经不再适用了,因为这个世界的修行人并不需要建灵池,而原本剑河世界的道境,也并没有流传开来,反而被大罗金仙所替代。
“前辈如何得知。”林逍惊醒过来问道。
整座楼之中的灵气朝着他的嘴里涌起,狂风乍起。楼外的灵气都朝楼内汇集,转眼之间竟是以观龙楼为中心形成了www•hetushu.com一个斗形漩涡。
那两排牙齿竟是在这一刹那之间化为黑色,尖锐无比,朝着顾寒一口咬下。
王天君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个名字他从来没有听过,又觉得她语气生硬,竟是有一种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感觉。
“锵……”
他再一次的挥动衣袖,只是这一次他的衣袖之上涌起一团清光,清光之中仿佛有着密密麻麻的金色蝇虫飞出,那不是真的蝇虫,而是神念凝结化生的符文。
“他。”
“不是,赵元师伯只是我的二师伯,我还有一位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师伯,大师伯神通极强,曾在剑河世界千余年之久。”林逍原本很少说,只是因为他自己都不是很相信,因为那位大师伯已经太久没有出现了。
这一刻,她的身上再也没有半点的老成,有的只是少女的娇嗔。
“啊,你大师伯,是你的赵元师伯吗?”子叶问道。
楼中有人看到顾寻灵瞬间被困住了,不禁笑道:“还当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
这剑不寻常,只见那剑身透着来的锐利精金之气让人生寒,这不是一把普通的灵剑。
顾寒却并没有理她,而是说道:“把他带回虎陵,交给小红处置。”
楼中之人中惊骇而起,他们一个个如飞的蛾蝶,朝着楼外遁去。因为这正是未央宫最终的神通——吞食天地。他这一吸在吞食天地这神通之中又叫鲸吸,视众生如鱼。
一声剑吟响起,剑吟如清风掠过剑锋发出来的清吟,随风流转。
“哼,不知天高地厚。”
“姑姑,你怎么才来啊。”顾寻灵眼中那一只只飞舞的金蝇消失的刹那,她便看到了自己的姑姑站在那里。
更主要的是,虎陵城真正出名的修士并不多,但是被大家所知道的却有两位金仙,一位名叫哭父,一位名叫弓十三。
王天君看向鹿笃,鹿笃连忙说道:“师父,我当时并不知道那个人是他们虎陵的人。”
“先不说这个人,你可知道你的弟子做过什么?”顾寻灵冷冷地说道。
他自然是指鹿笃,此时的鹿笃还处于呆滞之中,他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那强大无比的师父居然就这样败了,被人一剑击败,生死不知。
顾寒一手指着那林逍。王天君脸色一变,说道:“原来顾道友今日是来者不善。”
这一波三折之下,原本是的立威竟是一直没能立成,好在这个虎陵的顾寒出现,她的身份又高了不少,她在自己面前都不敢放肆,倒是让自己为未央宫立威之事平添几份柴火。
而顾寻灵手中的剑在风中劈斩,发出哧哧的声,三剑两下便将那风斩破刺碎。
在他的对面坐着的是喜女,过了许久,虔耳将手枚金针收了起来,说道:“这金针是殿下亲手炼制而成的,当年无法聆听到殿下的消息,是因为我们与他身处两个世界,而现在同在一个世界之中,按说是应该能够找得到殿的。但是由于我的修为太低,殿下的修为又太高,所http://m•hetushu.com以无法让金针找到殿下。”
一声娇叱,一剑便已经朝着王天君刺了过去,不知道的人还会认为她与王天君是平辈等同的修为,但是王天君却清楚的知道,面前这个女子的年纪最多只有自己徒弟那么大,但是她却没有半点的怯场。
“是啊,刚才说话时还以为她至少也是个散仙,敢如此跟王天君说话,怎么也应该有等同的实力,呵呵,虎陵除了那紫微星君与十三魔王外,怕是无人了。”
虽说那千城山是个当下天地间十大凶邪之地之一,但是喜女却没有半点的犹豫。
王天君大惊失色,头一晃,便快速的缩小,又快速的朝着虚无之中隐去。
楼中其他的人也同样的露出了深思之色,他们也并不了解顾寻灵这个人到底是谁。
王天君虽然有些意外于她居然能够突破自己的风缚,却也没有多么的在意,本来还只是要她知难而退,可是她硬是要如此,那也不能怪了,他日她的师长若是找上门来,自得地说道。心中又想,既然如此,那就把她抓到未央宫去,等她的师长寻上门来再说。
“我要去千城山。”喜女站起身斩钉截铁地说道。
林逍看着子叶高兴,注视着子叶的双眸,那份死里逃生的悸动与喜爱之人能够在一起的身甜美这才涌上心头来。
就在这时,他突然大嘴一张,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在这吼声之中原本的吸食之力顿时止住了,而一声吼低沉而霸烈。曾有许许多多的人在他的这一声低吼之中肉身炸散。
“问你话呢,是还不是?”旁边顾寻灵大声地问道。
一个地方有这样的两人就足矣,又有谁敢轻动,而且这虎陵更是原本剑河世界在时便存在的,曾经的剑河世界与中元世界都有许许多多的修士陨落,而虎陵城却巍然不动,即使是里面的凡人也大多是老死的,这让看上去只是城高墙厚并无特别之处的虎陵城多了几分神秘。
林逍看着这个静淑婷立的女子,心中百味俱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他可谓是受辱又受气,还在生死边缘徘徊。原本他以为自己要死了,没想到居然还活着。
来者推门而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号称十三魔王之一的弓十三。
因为之前那顾寻灵从发式到衣着,再到那腰间的剑,无一不是与现在这个女子相同。当看到这个女子之时,他们便立即恍然,难怪之前总是觉得顾寻灵有些别扭,她的气质并不是适合这样的装扮,但是却强要如此,难免让人看上去有些别扭。
“嗯。”王天君眉头一皱,说道:“是否真是如此,还要查清方知,此事在未央宫之中有专门的执法长老,待我向长老禀明,长老自会派来查明此事,若是真有此事,定当给贵城一个交待。”王天君说道。
“执行门规吧。”王天君暗暗的深吸一口气,将心中那一丝怒意压下,他不再理会那两个虎陵弟子,不理会对方的话,对方根本就无法做什么,他们难道还和*图*书敢对自己出手不成,若是他们真的不知死活,他倒是有机会教训教训对方了,也叫她们知道未央宫不是好惹的。
“天君误会了。”顾寒说道。
每一根金针从虚无之中出来之时,他都要放在耳边聆听,仿佛在听着那金针说话,又像是在聆听着金针从虚无的阴阳之中带回来的消息。
顾寒腰间的碧鞘短剑出鞘了,虚空之中划过一抹秋水般的碧绿,她就像是随风起舞的蝶,一转一折之间,竟是不知怎么出现在了王天君的额前,那短剑直刺眉心。
“顾寻灵。”那头发盘起的女子说道。
分别的为吸、吼、咬、吞、食,每一步都是一门强大的神通。
她已经不知有多少年没有出过虎陵城了,现在每一年她都有许多次来到虔耳这里,期望虔耳能够寻到清阳的气息,时间久得她都有些麻木了,然而这一次却有一个确切的消息,殿下在千城山出现过。
这也不能怪鹿笃,因为他自己在知道对面的两个女子是来自虎陵城之后,说话语气便谨慎了许多,这也给鹿笃造成了错觉。
“那,如果这位虎陵的顾寒仙子是你大师伯的传人,那虎陵的另外两位金仙呢?难道他们也是你大师伯的传人吗?”子叶再次地问道。
“放肆。”王天君怒喝一声,大袖一挥,一阵狂风涌出,这狂风竟是有形之物,并不在这楼中扩散,而是朝着顾寻灵的身上缠绕上去,刹那之间,顾寻灵便已经被笼罩在了风中,让人看不清楚,只见那一团风如有生命了般,将顾寻灵紧紧地缠绕着。
然而,那秀气小巧的碧色智剑却像是有生命一样,在王天君的眉心一点,随即便又收回,就像是情人在情郎的眉心娇俏的点了一下。
她定是在模仿此人。
“还要多谢天君手下留情。”顾寒说道。
“我不知道。”林逍说道,他心中突然有了去虎陵一探究竟的念头,立即说道:“走,我们去虎陵城看看。”
不等林逍回答什么,顾寒已经朝楼外而去,顾寻灵早已经解下一个小袋朝着地上的鹿笃一招,一团风卷出,将鹿笃卷入袋中消失,顾寒与另一个女子大步地跟上去。
“怎么称呼?”王天君有些谨慎地问道,虽然这些年来未央宫如春花般的绽放,但是虎陵却是可以称得上是神秘而久远存在之地。
他只是点了点头,转头又对鹿笃威严地说道:“还不动手。”
然而就在这时,观龙楼之中突然明亮了许多,诸人微微一愣,只见楼中不知何时竟是有一抹夕阳照了进来,他们初时并没有在意,随即很快便愣了,因为这夕阳根本就无法照进来,即使是照进来也无法这样遍洒楼内每一个角落。
他的话才落便已经已经引嘴轻吸,之前他是衣袖轻挥,挥出的风中符文如金蝇,将顾寻灵困住,而现在竟是引嘴轻吸,仿似要将顾寒吸入嘴里一样。
“天君,贵派弟子害了我虎陵弟子,不知贵派是否有处置门规?”说话是顾寒,她的声音依然是那和-图-书么的有礼貌,很是温和。
“是就好。”顾寒说道:“你是天衍派的?”
然而正当他微抬着头,背着双手,踱步来到窗边看着外面的夕阳,他再一次的听到了别人阻止的声音。
她一出现,一开口说话,虽然说装束与顾寻灵是差不多的,但是那份气度却比之顾寻灵高太多了,她言语之间的谦逊,却又不带半点的怯。身上又自有一股见惯风浪的感觉。
“多说无益,手底下见真章吧,早就听闻虎陵城莫测高深,有人间圣地之称,今日便领教虎陵妙法是否真如传说中那般高妙玄奇,又或者是如贵侄女一般,空言大话。”王天君冷冷地说道。
至于散仙则是指并没走出自己道的修士,是一个统称,散仙之中有着即将触摸到金仙门槛的修士,也有才刚刚成就元神的修士。
“什么,千城山!”外面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这人一身劲装,手腕衣袖扎得紧紧地,整个人看上去干净利落。
王天君脸色微变,他并没有再动,只是看着自己的法术被破,张口说道:“不知是哪位道友到来?”
“你既然要把这位小姑娘带在身边,那就要好好地修行,你自己可以死,但是不能够连累了别人,更不能够辱没了你所修的《灵心万象》。如果有哪一天,我听说你在外面做恶,我一定会让人来杀了你的。”顾寒说到最后声音颇冷,显然她说的是真心话。
“谁?”
王天君心中一凛,面前这个顾寒看上去谦逊礼貌,但是却内里蕴含着针样的锋芒,他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竟是大意了。
“也不是一点消息也没有,至少知道殿下还活着,并且曾在千城山出现过。”
“若是容后再说的话,那我也想向天君讨要一个人。”
刹那之间,楼中风云俱消,顾寒短剑归鞘,而王天君的身体自虚无之中掉出,砰的一声倒在楼的中央,竟是已经点散了窃穴之中的神识,他的眼中仍然凝止着最后那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
虎陵城之中,虔耳手中的九根金针不断地穿插入虚无,又不断从虚无之中钻了出来,他就是在绣着一件无形的衣服一样。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我大师伯在剑河世界的弟子。”林逍说道。
“姑姑,你真是太美了。”顾寻灵兴冲冲的跳过来,大声地说道:“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谦逊之中透了来的倨傲,喜欢你这种看似静淑婉约之中隐藏着的绝世锋芒,姑姑,你教教我,怎么才能够像你这样吧。”
他的嘴一张再张,整张嘴竟是超越了人类极限的张大,竟是如一个山洞一般,在王天君的周围虚空涌起灵光乱流。而他的身体其他部分都隐没于虚空之中,看不见了。
虎陵城虽是人间城池,但是却又绝对不是人间城池那么简单。有些人甚至将虎陵与霸陵相比,认为虎陵城与霸陵是一阴一阳,一个阴森诡异,遁于虚无之中,难以寻到,一个正大光明,就坐落在那里,城高墙厚,堂堂正正,纳八方来客。
这一剑拔出,hetushu.com那种锐利与凛然,竟让这个女子看上去有着一种凛然不可侵之态,这种姿态不是做作出来的,而是心性相合,是常年处于一个环境之中孕养而出的。
“难道前些日子千城山的那一场不明所以的大战有殿下在。”弓十三说道。
也就在这时,顾寒突然动了,她像是承受不住那强大的吸食之力,如树叶一般的朝着王天君飘去。
那些符文在风中出现的那刹那,顾寻灵便觉得满眼金星,耳中嗡嗡作响,竟是刹那之间分不清东南西北,眼中的观龙楼不见了,王天君不见了,其他的一切都不见。
他虽然知道,这个顾寒不会这般的容易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低吼的吼死,但是他却知道,这位虎陵的顾寒一定逃不脱自己后面的“咬”。
“此事容后再说,可好?”王天君威严地说道,他说到最后两个字之时,已经是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气息,这语态之中透露出来的味道只有一个,那便是若是顾寒不同意,那就要凭本事分高低了。
“难道一点消息都没有吗?”喜女问道。
她的姑姑却根本就没有理会于她,只是朝着王天君说道:“可是未央宫王天君在此,在下虎陵顾寒,小侄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也许,那哭父与弓十三也只是浪得虚名也说不定呢。”有人小声地说道。
……
散仙这一境界之中,又被许多人称为之天君、真君之类的,不一而就,各有不同。而成就了金仙之人,则一般都有着自己的称号,如哭父便被其他修士称之为紫微星君,弓十三被称之为十三魔王,是当今天下十三位魔王之一。
鹿笃只微微一愣,便立即大声地应道。可就在他朝着林逍出手的那一刹那,那顾寻灵竟是锵的一声将那秀气的绿鞘短剑拔出来,剑指鹿笃,冷冷地说道:“辱我虎陵弟子,谁也别想无事。”
而王天君旁边的鹿笃在看到顾寻灵他们之时,脸上便露出了一丝的惊慌。
他看到顾寒脸上的痛苦之色,看到了她脸上的一抹潮红,他知道,她是内腑受了重创。
只见顾寒站在那里,在王天君引嘴长吸的那一刹那,她原本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刹那之间竟是显露山岳般的凝止。
顾寒的眼神落在林逍的身上,她问道:“你修行的可是《灵心万象》?”
这夕阳红光照在身上并没有半点的暖意,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半点的感觉,然而那一团如网一样将顾寻灵困起来的金风却在夕阳之中快速的消融。
但是王天君却知道虎陵除了那紫微星君和十三魔王之外还是有着不少厉害的修士。
“你们虎陵这是要插手未央宫内之事吗?你的师长可知道?”王天君那可是成名多年的人,被一个看上去这般年轻的女子用这般的语气说话,让他心中极为愤怒。
旁边的子叶则是说道:“林逍大哥,她看起来与你有些渊源。”
王天君心中暗骂,暗道:“你这样说不是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了,说出这样的话,岂不是认为未央宫怕了他虎陵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