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仙灵封神卷

第292章 印

“一个非常纯静的灵魂。”
他猛地转头低吼一声,便是却又瞬间压了下来,因为拍他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一个和尚,这个和尚自来到这座恶鬼城之中后,初时谁都要吃了他,但是最终他仍然好好地,不过那些想要吃他的恶鬼同样也是好好地,只是却一个个的都逃避着他,因为若是离得他近了,便会有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向善的念头,这种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是可怕的。
听了这话,她立即念了起来,随着清神咒的念起,原本耳边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瞬间远去。城门就在不远之处。
城并不大,进城之后两边是街道,街道两边有着各种的商铺,有卖衣服的,有卖首饰品的,喜女虽然很少外出,但是一眼也能够看得出来,那些衣服与首饰并不是普通的衣服与首饰,而是各种的宝衣与护身的灵饰,或是对修行有益,或是能够防备某种诡秘法术的偷袭。
喜女第一次觉得别人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她手中的那根金针正指着这个盒子,她将被放在王座上的盒子打开,里面有着一枚大印,印上有着一头仿佛在振翼而飞的凤凰。这是一枚经历许多年头的大印,是一枚有着岁月沉淀的大印,她虽然见得少,但是感觉却很清。
“他说如果接下了这个,就要头也不回的直接回来你来的地方,路上不要有任何的耽搁,更不能够回头,不管是谁喊都不要理会。”凤头老人说道。
一只手凭空而生,朝着她抓来,就在这时,虚无之中却突然有三支箭矢落下,箭矢落在那从虚无之中出现了来的手背上,手在箭下瞬间飞散而去。
她飞快地跑动着,向那城门口跑去,可就在跑到城门口之时,有鲜血从城上滴下,转眼之间,竟是已经血流满街,一个和尚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那里,他在鲜血之中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她跑的并不快,前路泥泞,走的不快,但是脚上却感觉有人拉着和图书一样,她不敢回头看。
千城山又叫千城国。
喜女再一次的左右看了看,然后弱弱的点了点头,说道:“有些大。”接着问道:“那国师呢,他叫什么?”
“许多年没有见过这么可口的晚餐了……”
若是这个声音是叫她停下或是干什么的,她一定会认为这是幻觉,但是这声音一出却是给她一种实在和安心的感觉,让她知道这一定是殿下的声音。
这是一个不太正常的和尚,是一个诡异的和尚,但是无论是什么和尚,他都终归仍然是和尚,而不是妖或者魔。
若要说这恶鬼城之中最神秘之人,则非这和尚莫属了。
喜女转身就跑,瞬间出塔,在她的眼中,这整个座恶鬼城已经变了,变成了一座座流淌着黑乎乎恶臭之物城池。
“因为这大印是用来镇封一个恶魔的东西,若是这大印离了这城,那么很多人将因此而死去,我想,这肯定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吧?”
喜女抬头看着面前这一座城,城头有着一个恶鬼雕塑,鬼无形,随心而幻,当他能够于世界显露,能够让凡尘肉眼见到之时,便已经不是普通的鬼物了,要么是已经入了修行道的鬼修,要么是恶鬼,恶鬼显形,因其心恶,显形之身必定扭曲而邪异。
对于这座恶鬼城来说,喜女就像是一盘丰盛而美妙的糕点送到了一君饥肠辘辘的人面前,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事,喜女才一入这城中,便觉得自己正慢慢地走入野兽的嘴里,感受到四周投注到自己的身上的目光,那是一道道赤裸裸的,不带半点掩饰的目光。
普通的人类是弱小的,在这个天地之间,单独的人类永远是处于低下地位,即使是修行人在面对那种生灵之时,也带着天然的畏惧。
她的耳中听到阴风在呼啸,听到了无数人的呐喊声,其中隐约听到有人在呼救声,突然有一个声音喊道:“喜女,你不要怕,我来保护你。hetushu.com
喜女觉得莫名其妙,她根本就不知道这凤头之人为什么这么说,难道是认错了人,她回头左右看了看,对方却说道:“说的就是你,小姑娘,跟我来。”
这一座城头既然有这样塑像,那么可以肯定这一座城一定是代表着邪异的。
“是什么样的人让你把这个交给我呢?”喜女终于问出了她心中最想问的话。
“为什么。”喜女问道。这是还是第一真正的出现在她的面前阻挡她的人,所以她停下来问为什么。
在她心中默念着清神咒的时间,眼中看到的污浊也快速的消退,脚并不是再陷入污泥之中跋涉了。
“不要怕,你只管往前走就行了。”突然有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她微微一愣,随之惊喜,因为她听出了这个声音是殿下的。
这声音是弓十三的,在她的心中知道,弓十三一定不会任由她一个人来这种地方的,一定会跟在后面保护的,就在她停下来,想要回头看时,心中惊醒,连忙大步的朝前跑去。
“他还说了什么?”喜女说道。
喜女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被人喊过小姑娘了,自从他跟随清阳修行以来,便没有人这么喊过她了,尤其是过了这么多年以后,更是不可能会有了。
这一座镇妖塔并不高,只是两层,塔身通体却像是一座巨岩雕刻而成的。塔身并不是很规整,明显的能够看得出其中斧凿痕迹。
喜女只是微微一迟疑,便跟着这个凤头人走了进去,里面有些黑暗,但是喜女即使是不用法术依然是能够看得见,这里面非常的简陋,跟随着这个凤头老人走上第二层,喜女看到一张斑驳的王座,王座的一边扶手上有一个凹处,上面放着一个黑色的盒子,老人仿佛有些迫不及待般来到了那王座前,捧起盒子,来到喜女的面前,说道:“他说让本王交给一个看上去非常干净的人,一个月之内,今天正好是最后一天。”
“这是和图书殿下的声音。”
面容从新恢复成为人类面孔半妖鬼,嗡声地说道:“她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这样邪异的宝物。”
喜女左右看了看,这布满了灰尘的塔中,空荡荡的,小声地问道:“请问,国王,您说的乌凤国在哪里,国师又叫什么?”
喜女心中回忆着关于清阳样子,回想到的却是一个还未成年清阳,她不知道成年之后的殿下会是什么样子。
那些房屋也是如此,难道这才是这座恶鬼城的真正面目,喜女并不知道,她只觉得手中的这枚大印好重,非常的重,就像是在搬一座大山一样。
“本王,本王是谁,本王是国王,一个堂堂正正的国王,这个印是我们乌凤国的王印,现在交给你带去给国师,有了这个印,国师就能够杀妖救乌凤国了。”凤头人说道。
突然,又有一声怒喝声:“哪里走。”
“能不能……”喜女迟疑着,看着面前的凤头人,说道:“能不能,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这个人比较的笨,以前殿下在的时候就这么骂我,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你到底是谁?”
喜女点了点头,但是却并没有立即去接,她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而且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问国师啊,国师叫什么来着。”凤头从拍着自己的凤头想着,说道:“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本王要去问问大臣们。”说罢,他转身便跑到塔的角落里问起来,喜女跟着去一看,那里竟是有一窝蚂蚁在。
“那她来这里做什么?”
即使是原本生活在邪异的城池之中的生灵,他们来到一些守序的城池之中,也会变得守序起来,而原本守序城之中的生灵,来到了邪异的城池之中时,却也会邪异起来。
新的世界形成,原本中元世界之中的生灵也在这新世界之中开枝散叶,繁衍生息。这里有些城之中邪异无比,有些城之中却又平静安详。
千城国处于一片和*图*书山中,每一座山上都有一座城,或大或小,星罗密布于这山中,形成一个千城国。从高空看去,能够看到这山中的一座座的城,景致独特。
喜女的手中托着一根金针,金针悬浮于掌心上空的虚无之中,此时正指向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正指向一个地方,那是一座塔,一座只有两层高的塔,塔名“镇妖塔”,塔名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曾经的剑河世界之中,起名为镇妖塔的名字很多,而现在,大多起名为镇妖塔的塔都已经不复存在了,甚至有些镇妖塔之中住的是妖。
他在看到喜女的第一眼,便说道:“你终于来了,本王已经等你好久了。”
即使是最顶级的灵宝,也是有薄弱的地方,只有修行到极致的人能够做到破灭万法。然而,有些人天生便对于某种东西恐惧,万物相生相克,有些生灵天然的便对于另外的一些生灵感到畏惧,这是天敌。
喜女走了进去,她从虔耳那里知道,自己的殿下曾在千城国之中的一座城头有恶鬼雕塑的城中出现过。她皱了皱眉头,她还没有进城,已经感受到了这城中邪异气息,她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长年生活在虎陵城王宫之中的她,心中极为纯静,喜怒都在脸上,她有着一个纯洁的心灵。
整座恶鬼城之中,阴风四起,抬头看天空,竟是阴云滚滚。
和尚在这城之中并没有名字,大家都是叫他和尚,因为整个千城国只有他这一位和尚。和尚看着喜女,脸上露出了深思之色。
喜女一愣,便耳中再次的响起了声音:“念我教给你‘清神咒’。”
“这里就是本王的王国,怎么样,大吧。”凤头人得意地说道。
喜女静静的走着,旁边一座酒楼上有一人在看到喜女之后口流淌,在口水流出的那一刹那,他的脸快速的扭曲着,变成了一张青面獠牙的脸,他是一种鬼物与妖的结合生下的,在他成年之后,便将自己的父母给吃了,就在他显和*图*书露原形的一刹那,旁边有人拍了他一下。
“也许是找人,也许是迷了路,也许是好奇。”和尚眼中充满了审视之色。
也就在她认定这个是殿下的声音之时,又有一个声音响起:“快停下来,把那印丢掉,要不然的话我就要死了。”
有人说,千城山是就是千族山。
“一个年轻人。”凤头老人说道。
……
“不,这是殿下要我拿带出去的,我就一定要带出去。”喜女坚定地说道。
他并不在意这半妖半鬼的示威低吼,而是指着走在大街上的喜女,说道:“贪欲使你的双眼受到了蒙蔽,你应该想到如此一个女人,为什么敢于走进这一座城中,又为什么没有在进城的那一刻被撕成无数块。”
当喜女走在这塔前之时,塔中正好走出人身鸡头的人来,或者说是凤头,但是喜女看到他的第一眼时,就觉得他非常的老了,在他的身上穿着一件王袍般的衣服,锦黑色的,有金丝绣边。
喜女一身宫装衣服,头上黑发被一缕红色丝带缚着。
和尚顿了顿,伸手指着喜女说道:“你看她头发上的那一根红色的丝带,那是用无数的鲜血与邪魂祭炼而成的,如果你刚才冲了出去,那么我现在已经只是一具干枯的尸的,你的灵魂被吞噬,化为那红丝带之中的一点灵力。”
“这枚大印,你不能带走。”和尚说道。
总体来说,每一座大山之上的城都并不大,但是每一座城的城的风格都不一样,有些是妖城,有些是人类的城池,还有些是各种生灵种族的城池。
当她触摸上这大印的一刹那,她的眼中景象瞬间变换,有一个声音响起:“回虎陵去,不要回头。”
“宝物是外物,她使用,并不代表她邪恶,就像你,全身上下没有半点邪恶的东西,但是你身上却无一不散发着邪恶,而她,全身上下无一邪恶,但是就那发丝上缚着的那根丝带,整座恶鬼城加起来也比不上,邪恶不在外,而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