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6章 万水千山,陪你看

“哎呀呀,被发现了呢!”涂山容容恢复原貌,却是陡然发现蜘蛛精不见了。
王权富贵缓缓拔出王权剑,他父亲的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
小师妹在一旁紧张的看着王权富贵,你会……杀了她的吧……
在学校更是成绩优异的学霸,校中上赞下爱的偶像。
王权富贵不知道他从外面的世界中得到了什么,但是,他知道,他很喜欢那些织锦,而且……再也无法对妖怪下手了……
蜘蛛精身形突然用力,原本堪堪刺中她心脏的长剑一贯到底,蜘蛛精紧紧抱住了王富贵,口中鲜血不断的流出,却是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王富贵晃晃悠悠的昏迷,记忆再次涌来……
王权富贵的父亲紧紧捏住了手掌,人善智而不善力,若是没有法宝,法力再高,也只不过是肉体脆弱的人类,放弃了王权剑,你……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王权家……
蜘蛛精强忍住身上的疼痛与麻痹,一点点靠近王富贵,手中紧紧捏着幻忆粉。
王富贵表情慢慢变得呆滞,回忆再次涌来。
王富贵手提长剑,一步步走向蜘蛛精。
http://m.hetushu•com只是……因为一个名字吗?既然你不喜欢,那么……就杀了我吧……
“为什么要杀你?”王富贵轻笑一声,言语中满是怨气。
最可怕之物,非妖魔鬼怪,而是绝境中……恋人的背弃之笑……
看着飞蛾扑火一般的蜘蛛精,王富贵嘴角狞笑,“你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吗?”
蜘蛛精每天都会找王权富贵,为他织锦,描述外面的世界,终于有一天,蜘蛛精被王权富贵的父亲发现了。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
王权富贵温柔的看着怀中的蜘蛛精,脸上露出笑容,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的话……万水千山……你愿意陪我一起看吗……
王富贵看着手上的蛛丝,上面……有着粉末!
蜘蛛精满身伤痕的被丢在地上,奄奄一息,王权富贵跪在一旁。
王权富贵低垂头颅,看不清表情,“她已经身受重伤,能不能放了她?”
然而,看着地上娇小的蜘蛛精,王权富贵却是将王权剑插在了大厅,抱着蜘蛛精独自走了出去,“对不起,父亲。”http://www.hetushu.com
甚至,在我救了美女之后,都不敢留下自己的名字!
王富贵满脸恨意的看着蜘蛛精,“都是你,害的我拥有如此愚蠢的名字!上辈子的记忆我已经想起,尽是些无聊的东西。听说只要结缘的妖怪死掉,再世续缘就会自动结束,哈哈……新名字,在呼唤我!”
王富贵睁开眼睛,“我怎么……又睡着了?”
落枫叹息一声,上前拦住王富贵,将蜘蛛精救下。
院子中,王权富贵一剑劈下,剑气与蜘蛛精擦身而过,“父亲说,频繁来府上的都是刺客,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吗……”
蜘蛛精远远的看着王富贵,将幻忆粉撒到蛛丝之上,而后射到了王富贵的身上。
陡然间,蜘蛛精口中的彩色蛛丝被砍断,王权富贵的长剑指着蜘蛛精的脖子,“杀你,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我发现,无论我获得多么伟大的成就,只要这个成就化作前缀落在王富贵上,就会显得愚蠢透顶!
一根根白色的蛛丝从蜘蛛精口中吐出,在地上蔓延交织,密密麻麻。
蜘蛛精笑颜如花,“这和-图-书是你家的全景图,我爬过好几座山头,找了最好看的角度。”
蜘蛛精缓缓闭上了双眼,一滴泪水滑落,还未落地,便被大火炙烤为虚无。
王权富贵长发飘飘,怀中的蜘蛛精已经可以化为人形,小巧可爱,此刻却是陷入了昏迷。
一道雷电从王富贵手中的法宝上激射而出,击中了蜘蛛精。
而透过监控,可以看到那些人类身上的厄喙兽。
白衣狐妖打开了监控,画面中,刚刚约会楼中的人类,因为闻到了幻忆粉,而全部回忆起前世。
“王富贵请上来领奖!”
我曾找过父亲改名,但是父亲却是态度坚决的拒绝了,要想改名,就必须放弃家族的继承权。
蜘蛛精有些胆怯,却是最终鼓起勇气,大声道:“对不起!”
“厄喙兽本为苦情巨树的寄生虫,以苦情树的爱情之果为食,偶尔会随着许愿者中的人类转世,吞噬续缘者对妖的情谊,本来厄喙兽的实力并不强,但最近却是突然实力暴涨……”
“王富贵先生,您的无上金卡已经刷好了!”
“用妖丝织锦是被抓的时候训练的,听说你不能出门和_图_书,即使出门也只能待在轿子里,所以我就织给你看,你住的地方很漂亮的,我以后还要去更多的地方,把外面的世界,一点点织给你看……”
我自出生以来就极为富有,有花不完的金钱和无数的仆人,拥有昂贵的法宝,众妖闻风丧胆。
问世间情为何物……落枫很庆幸他遇见了痴情的她们……
终于,我找遍了记载,终于让我发现了,转世恋人,易姓不易名。
光天化日之下被授予奖状那更是随随便便的事情,但是……
王权富贵,王权世家培养的最强兵器,斩妖除魔,从来都是一击必杀。
果然,下一刻,蜘蛛精口中吐出彩色的蛛丝,五颜六色,唯美梦幻。
王富贵抬头,看见了屋顶上的蜘蛛精,“又是你啊,这些乱七八糟的回忆,根本就不会感动我!”
“唔,我们还是先去找蜘蛛精吧,不然这个傻妞恐怕会送出自己的性命。”
周围是漫天的大火,王富贵挺拔的身形在烈焰中帅气傲然,只是,蜘蛛精的心却是已然凉透。
等了这么多年……她不要,再等待了……
王权富贵话没说完,回过头去,却是看见蜘m.hetushu.com蛛精蛛丝编织的并不是什么阵法,而是一副栩栩如生的画……
王富贵手中的长剑贯穿了蜘蛛精的心脏,刺目的鲜血喷溅而出,蜘蛛精身形被长剑固定在半空,嘴角却是突然露出笑容,手中的幻忆粉洒出。
落枫对着白衣狐妖微微一笑,跟着她来到了一间密闭的小房间中。
“锦画?不错,很风雅!给了这个小妖通行符,我该说你太天真,还是这个幕后主使太高明?仅仅是一只小妖,就让你的王权剑不再出鞘了吗?”王权富贵的父亲看着王权富贵,“念在你经验尚浅的份上,只要拔出你的剑,杀了这个妖怪,我就说服族人,既往不咎!”
落枫看着蜘蛛精偷偷跑了出去,却是并未阻拦,反而转身看向白衣狐狸,“容容,变成这幅样子干嘛?”
王权富贵冷眼看着蜘蛛精,“这就是你的阵法吗?真正的杀招应该还在后面吧?”
于是,我屈服了……
王权富贵愣住,眼帘低垂,“做我的……眼睛吗……”
“富贵……你为何……”
蜘蛛精喃喃:“会吞噬情谊……”
“杀了她!”王权富贵的父亲语气愈发冰冷。
“这是……”